花城谢怜肉车长深入文字 妖妇强力吸尽男子元阳练功

此时学校门口的地方,一名女老师突然的晕倒在地上,口吐白沫疑似突发疾病。

身子猛然的摔倒在地。

“姜老师,快醒醒,你怎么拉?”周围的学生们,立马围过来,试图将她救醒,不过,此时疾病骤发的她,显然,病情极危。

“坏了,我知道姜老师有体寒的毛病,平时她身上都带着药的,一般发病的时候,只要及时用药都不会有大问题,但是眼下,她忘记带药了啊。”有名学生跑进人群,向大家解释道。

这名学生就是她班里的学生,对她的情况极为的了解。

“什么?寒毒么?听说这种病一旦得上,和渐冻症一样,用不了多久,就会死于非命。”“另外,好象这病还有传染性,一旦传染到你的身上,你就没救了。”

“我呸,你他么的嘴真臭。敢咒我,老子打死你。”现场一片混乱。

不过,原本要出手救治她的几名学生此时全都跑开了,没有一个人愿意接近她。

刚走了没多远的江月华又走了回来。

看了一眼叶飞,犹豫了一下,还是向他跑了过来。

“怎么了?”叶飞正在看手机,刚刚接到几条消息,和他母亲的下落有关,所以,他及时打开消息,就忘记开车了。车还停在原地。

而这时听到江月华的声音,他的心中猛然的吃了一惊。

明白了事情的原委之后,他立马下车,跑向姜老师,伸手在她的脉门上轻轻按了一下,感觉一股寒流倒涌,差点侵入他的体内。

不过,叶飞的反应也极为迅速,直接一股真气涌出,将寒气逼回。

接着将一束真气源源不断的涌入到对方体内,没一会功夫,这股气息行开将寒毒禁锢在了一个地方,这才转危为安。

“老师怎么样了?没事了吧?我就知道,我弟是一个天才,格格,你们也看到了吧,我弟医术很厉害的对不对?”看到姜芸芸转危为安,一边的江月华,兴奋的直想跳。

拍着小手,对周围的围观的学生们说,对他们刚才敬而远之的表情,相当的厌恶。

“好了,没事了,不过,寒煞之体,日后要想彻底的清除掉体内的寒毒,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

此时正在说话的时候,姜芸芸老师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花城谢怜肉车长深入文字 妖妇强力吸尽男子元阳练功
双手撑地,想要坐起来不过,力量有些不足,试了几下,都不行。而周围的人都是一付敬而远之的态度,根本没人敢靠近。

叶飞轻轻伸手,扶住了她的后背,轻轻发力,扶她站了起来。

不过,姜芸芸似乎站立不稳,身子一软,再倒下去。叶飞无奈,只好搀扶着她,上了自已的车,“谢谢你救了我。不过,我体寒之症,天下无人可治,你算是懂我的第一人。”一句懂我,让叶飞不禁呆了一呆。

扭头看了她一眼,淡淡道?:“为什么这么说?”

“唉,我也说不清,快开车去我家,我家里有药,只要我吃上药,就没事了。”感觉到身体还略有不适,她的情况只是缓解,并非是根治。

所以,回家吃药,才是最稳妥的办法。

问清了地址之后,叶飞载着她,一路风驰电掣。

进入碧桂园小区,在一栋奢华的独栋别墅前停了下来。

吱嘎……

车子停下,叶飞抱起有些虚弱的她,迈开大步,向着大门的方向跑去。

里面的人,已经听到了动静,有人迎接了出来。当他们看到姜芸芸被一个陌生男人抱着的时候,都面带惊诧不过看到姜芸芸的脸色,他们似乎明白了什么?

叶飞呢,也乘机把她的情况说了一遍,听到叶飞是见义勇为,几位青年的眼中,都涌现出一抹淡淡的感激。

“谢谢你,叶先生。请到里面坐吧。”

一名外表温文身穿着白色练功服的青年一脸恭敬的说道。

眼光上下打量了叶飞一下,随后又收回。不过,脸上的随即被一付颓然和失落所笼罩。眼睛看到昏迷之中的姜芸芸,如同在看一个死人。

有人立马取药。很快,有人喂了姜芸芸吃下了一颗绿色的丹药,叶飞眼尖,已然认出了这枚丹药并非普通。立马道:“能否把这丹药拿给我看一下?”叶飞感觉有些好奇,于是问道。

“不行了,这丹药,只有一枚了,这次的吃完之后,她就再没有药了。”那名青年淡淡的说道,表情复杂。隐有悲色。

“什么?只有一枚,这么说,这枚解药吃完之后,就再没有解药了?如此一来,那不是要白白等死么?”叶飞一听,彻底的震惊了。想想这施毒者,到底藏着什么心思竟然如此的歹毒。敢于让少女承受如此的折磨,究竟有何目的,竟然还要人命不可?

“唉,叶少,你有所不知……”姜涛摇头叹息,表情痛苦。想说却又隐忍了下来。看起来,这其中一定隐藏着一个天大的机密。

看到姜家人沉默不语的痛苦表情,叶飞也没有再多说。

“好吧。”叶飞没有多说,转身来到她的面前。

“叶先生,难道你也懂医术?”为首的青年名叫姜涛,看了一眼叶飞,不禁奇怪道。

“呵呵,略懂一二。”叶飞谦逊的说道。

“对了,小女是拜你所救,所以,还是请阁下给小女看一下吧,但愿她可以彻底的清除掉体内的病毒。”姜怀志走过来,他是姜芸芸的爹,姜家的家主。

姜家作为一个小家族,影响力非同小可。

作为姜家的家主,他的眼界极宽,叶飞的名字,他听说过,但是真正的和叶飞见面,他还是不敢相信,如此有名的天才,竟然会是一个如此年少的人物。

姜涛刚想阻止却是给他爹姜怀志直接一个眼神钉在原地。

姜涛无奈的闪身,给叶飞让出一条路。叶飞迈开大步,来到姜芸芸的床前。

伸手按在她的手腕之上,细心的感应了一下,随后,冷冷的开口道:“她中的是慢性毒药,如果我没有猜错,这种毒,就是号称无药可解的极寒玄毒,这种毒,和体质相关,如果一般人,恐怕早就死了,只有真正的极寒玄体,才能忍受下来,不过,为了解毒,终身服药。”

叶飞叹了口气。

对于这种特殊的病人,他的办法也不多。

“叶飞,你什么意思?是说我妹的病,无药可救了么?”姜涛一脸不相信的说。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199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