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在车里做 在泳池里做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文娱圈被几大组织瓜分完毕。

“曲协”、“词会”、“影坛”是其中最为有名的组织,这其中因为国外影视的强力渗透,华国“影坛”只能勉力生存,唯一能稍微掰掰腕子的,就只有“曲协”和“词会”两个组织。

曾经两个协会也是好的蜜里调油如胶似漆,但是一次小小的误会,使得两大协会分道扬镳,老死不相往来。

这件事还要说起一位网友做的小诗。‘曲做筋骨词为魂,歌者演绎定乾坤;一曲奏毕音悠渺,再闻已是话中人。’

本来人家说的是,歌曲中词曲不分家,再加上好的演绎者,初听时的感悟还在心间,再听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是歌词中描写的人了。

但是就是挡不住有那么几个老鼠屎,就是要歪曲一下本意,非要分出个王大王二。结果这事情就越搞越大,最后两个协会的大佬都亲自下场肉搏,势必要兼并了另外一家才善罢甘休。

那段时间的网友们极其幸福,天天翻车无数,各种大瓜管够管饱,吃不下都给你硬塞。最后直接惹的华国总督府直接出面,才将事态逐渐平息。

不过自那之后,“曲协”开始全力打压“词会”,爷们儿不用你的词!没有好词干脆就直接上音乐!看谁耗得过谁!

最终的结果不言而喻,“词会”大败亏输,最终落得个解散收场。

但是一首好的音乐,必须是乐曲、歌词、演唱者三者合一,才会成为一首经典歌曲。

于是,一个隐秘的小协会也就应运而生,正是-撰词人。

但是撰词人也定了一个奇怪的规矩,不成立协会,不主动作词,只有找到他们的时候,才会看心情进行词的创作或者修改,更多的时候完全就是自娱自乐,自家人关起门来自己玩儿。

本来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儿,毕竟词谁还不会写么?但是自从华国50周年庆典的时候,一首炎歌唱响大江南北,所有的歌唱家才知道,一首词曲相符的歌曲到底是有多大的威力!

于是,各大公司纷纷出手,就为了找撰词人为自家艺人做一首词或者是改一下歌词,让自家艺人能够一炮而红。每一位以歌成名的艺人,都希望自己能够得到一首自撰词人手中流出的词稿,让自己在事业的高峰中更进一步。

许多成名多年的歌手,也纷纷出言支持,豪掷千金,就为求词谱一首。

迫于舆论的压力,撰词人们经过商议,对外公布在华国八个

城市各开设了一家小酒馆,名字就叫八杯酒。

八杯酒不设门槛,任何人都可以进,但是店里招牌的八杯酒,最便宜的一杯也要华币50万。而正常一首词曲同出,30万已经算是天价,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一般不会有人登门。但是只要进店点了八杯酒之一,就会有撰词人进行审核,如果符合要求,或作词,或修词,不满意不收费。

而今天,八杯酒的大门再一次被推开,进来的却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

位于冰城的八杯酒酒馆,并无招牌,装修的也是十分低调。两层的小楼临街而立,古铜色的大门上两只门环正在其中。门口挂了一副对联‘良辰共饮八杯酒,美景同观四方秀’。知道的是个酒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深宅大院,非请勿入。

推开酒馆大门,映入眼帘的就是招牌八杯酒。

一曰朝阳,二曰月光,三曰故乡,四曰远方,五曰明天,六曰过往,七曰自由,八曰死亡。

八块木牌,就挂在吧台的正上方,木牌下方系着七彩流苏,透过大门开启时穿过的风,轻轻摇曳。木牌的上方还有一块小型的匾额,上书‘消愁不易’四字,银钩铁画,入木三分。

据说,这块匾,是八杯酒的创建者所书,但因为年代久远,具体何人已不可考量。

酒馆内部的装饰更偏古风,虽不是雕梁画栋,但纯木的雕饰却也趣味盎然。几张八仙桌错落有致的摆在一楼的大堂,木质的屏风相隔,既能随时撤掉让众人高谈阔论,又能给喜静的人一处私密的地方。

吧台左手边就是去往二楼的楼梯。但是在扶手处挂了一条红绸,下方一块木板上写了四个大字“闲人免进”。

吧台里的酒保正在清洁着酒杯,杯架上已经晶莹剔透的酒杯正在被酒保依次拿下,仔细的清洗后重新擦拭,再依次挂回杯架上。

‘看起来这里的生意实在是惨淡。’推门而入的少年不见一丝的腼腆,稳步来到吧台面前。“您好。咱们这里招人么?”

本是悠然自得的擦拭着酒杯的酒保差点将手中的杯子扔了。来八杯酒应聘?咋的?不是蓝星人啊?还是来捣乱的?

酒保的想法一点没错。眼前的少年还真不是蓝星人。

时间回转到三天之前。

少年姓许名凡,地球人士。本是地球上的一个小宅男。自幼父母双亡,靠着国家的救济读上了大学,顺便认识了自己的损友和预计要携手一生的良伴。

谁知损友是真良伴是假,嗯,损友和良伴搅在了一起,他成了小三…

悲愤之下的许凡给自己寝室的哥们儿打了电话,非要请人家吃饭。但是实在是囊中羞涩,只好选了学校边上一处犄角旮旯的小饭店。

本就是失恋了想和室友出去喝点小酒,没想到无良的老板提供的酒水用的是工业酒精勾兑的,结果二两没下肚直接送到医院洗胃。

也是这老板太牛,人家勾兑好歹是兑点水再卖,这老板也不知道是粗心还是咋的,直接纯浆就给上了!

豪气干云的许凡还没等给朋友表演完一口闷,直接就干进了医院。也是难为这孩子,那么刺鼻的味道也能喝得下去。

等许凡悠悠醒转,等待他的不是漂亮可人的护士妹妹或者和蔼可亲的医生姐姐,而是自己在蓝星的老妈-刘美娥女士。

对于自家宝贝的赖床行为,刘美娥女士表示,必须予以严厉的惩罚!今天中餐儿子原定的红烧肉没有了!改蒜泥白肉!因为这是许爸爸要吃的~

许凡将自己的便宜老妈推出房间,却发现床脚边有着几团纸巾,鼻尖还隐隐传来似麝非麝的味道。什么叫大型社死现场?不外如是!感情儿原主是因为樯橹飞灰湮灭!

也不知道这孩子是咋想的?是妹子全是平a了?还是家里的饭菜不香了?为了3秒的快感,放弃了整片森林啊这是!

许凡心想:我是不可能爱上妹子的!心中无女人,拔刀自然神!

将床脚的纸团

收拾了一下,许凡抬眼看着‘自己’这乱糟糟的房间。真是,城乡结合部的猪圈都比这里干净!15平左右的房间里,光是袜子在视线可及范围内就有近20双!更不说换下的衣服内裤啥的。真是内裤与外套齐飞,袜子与t恤同色!

也是难为自己的便宜老妈,自家儿子的房间乱成这样,她都没说啥!

吭哧吭哧的收拾了将近半个小时,才算将自己的猪窝收拾的稍微可以见人一点。难怪自己的便宜老妈没有发现床脚的纸团,就这味道,别说是几个纸团,就是再来几团,估计也发现不了!

打开窗户给自己的房间换换味道,顺便让自己也能呼吸下新鲜空气。

推开房门,老妈在厨房忙碌,看着厨房中隐隐透出的火光,许凡突然对今天的午饭没有了什么期待感。

客厅中,一位中年帅哥葛优瘫在沙发上,拿着遥控器随意的换着台。扫了一眼从房间出来的许凡,淡淡的开口:“舍得出来了?不就是高考失利?至于把自己憋在房间半个月不出来?”

半个月没出门?许凡回想着一屋子的臭袜子脏内裤陷入了沉思。

别在车里做 在泳池里做

见许凡不说话,中年帅哥似乎觉得自己的话有点重。正式的坐起身子,准备来一次父子间的促膝长谈。

厨房中火光渐熄,许妈妈端着两盘菜从厨房出来。对着正坐在沙发上的许爸爸说道:“许建国!你就懒死吧!菜都不帮我端!”

看着一站一坐的父子,许妈妈声音立即一个180度大转变。“凡凡?想通啦?不就是个高考!没事,咱们复习一年,明年再战!妈妈炖了红烧肉,快来吃,要不一会儿就被你爸吃光了!”

许凡反应过来,快步的走过去,接过老妈手里的菜放在桌子上,吧唧一口亲在老妈的脸上。

“你这孩子,又抽什么疯!”笑骂了一句,刘美娥转身去厨房端饭。

刚才愣神儿的许凡,就在刚刚接收了原主的一些记忆。自家爸妈好像从未出去工作,但是每月的生活费却从未短缺。但是以前的许凡从未想过这些,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

一餐午饭完毕,原本认为会难以下咽的饭菜,许凡却吃的格外香甜。或许这其中有三分是原主的加成,有三分是妈妈的手艺确实不像看上去那么吓人,剩下的四分,则是许凡在这里,吃出了一份母亲的爱,一份家的温暖。

吃过饭正准备饭后谈话的许爸爸被许妈妈直接拉走,推进厨房进行洗碗大作战。逃过一劫的许凡径直回房,躺在床上回想着原主的记忆。

想着想着,许凡被和煦的阳光晒得昏昏欲睡,睡着前的最后一个念头就是,这个世界的娱乐真是…弱成狗啊!

饱睡一觉的许凡觉得自己的头脑更加清晰,也开始接受自己的新身份。父母有自己的秘密,自己又何尝不是?既然占用了人家的身体,那就好好的替他照顾他的父母吧。刚好,自己也体会一下,有着父母疼爱是什么样的感觉。

出了房间,老爸老妈都不在客厅。许凡直接喊道:“爸!”

旁边的房间传来脚步声。许建国的声音传来。“咋了?”

“我妈呢?”许凡开口。

“广场舞去了。正好,你小子过来,咱爷俩儿来次男人间的对话。”许建国打开冰箱,拿出两罐听啤,递给许凡。

见许凡没有接,直接塞进了他的手里。“你妈不在家,咱爷俩儿整点儿。”

坐在沙发上,许凡握着啤酒等着自家老爷子开口。

“凡凡,说说你的想法。这次是男人间的平等对话,你不是我儿子,我也不是你老子,你最近的状态很不对,我想知道你真正的想法。”许爸爸沉吟半晌,开口说道。

啥想法?许凡心中翻了个白眼。跟您说您儿子实际上在房间里跟十几个姑娘凭空想像?无端捏造?最后落得个魂飞魄散?

然后现在在您面前的已经不是您原装的儿子了?现在是许凡2.0?怕不是直接就得被物理超度!

许凡将手中的啤酒打开,和自家老爸撞了一下。带着麦芽香气的苦涩顺着喉咙直冲而下。

“嗝!”舒服的打了一个嗝儿,许凡趁这机会组织了一下语言,缓缓的开口道:“爸。我不打算念书了。”

刚听了一句话,正准备暴起伤人的许爸爸,想起了自己的话,按捺住自己心中不太好的想法,抬手喝了一口啤酒,示意儿子继续。

“我仔细的想过了。以我的成绩,上大学也不会是啥好学校。真让我复读一年再战,我也没有那个心气儿。虽然不知道咱家为啥不愁吃穿,但是还是想早一步进入社会,历练自己。”说出心中的想法,许凡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实话讲,现在这个时间节点,他和自己的父亲说出这番话,是冒了很大风险的。毕竟位于这个家中食物链顶端的老妈没在家里,若不是自己老爸说出要来一场男人间的对话,打死许凡也不敢就这么说出自己的想法。

许凡还是太不了解自己的老爸了。毕竟,男人的嘴,骗人的鬼,年轻,就要付出代价!瞎说实话的结果有可能是男子单打,也有可能是混合双打。没有经历社会毒打的小许同志,首先接受了来自老许同志的亲切问候。

正所谓“一朝犯傻实话讲,慈父抽出七匹狼,竹笋炒肉哪家强?天下父母一个样!”正在捏着啤酒做45度角仰望天花板的许凡,没想到暴风雨来的如此的猝不及防,要不是外面突然下起的小雨把自家的大boss给拍回家救了他的狗命,估计只有一首‘凉凉’可以送给许凡。

被打断了雅兴的许妈妈刚进家门就看见如此一幕的‘父慈子孝’,真是气的天灵盖儿都要被掀开了!怒吼着‘姓许的!老娘和你拼了!’冲向正在大展神威的许父,解救下正在被荼毒的儿子。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201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