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尖贴着听诊器h 上课摸同桌里面

也有人曾提议找八杯酒撰词,直接被老总骂了个狗血淋头。没错,八杯酒撰词是不贵,100万甚至是最高级别的400万都可以找他们,词有了,曲咋整?让曲协的大爷们知道词是八杯酒撰的,一首曲子他们能敲你800万!

就在会议室中一片愁云惨淡的时候,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抱着一个笔记本连门都没有敲就冲了进来。

就在门开的一瞬间,一股浓烟从会议室喷涌而出!坐在外面的职员们呆愣了一下,伴随着一声高亢的“着火啦!”,办公室里的职员们有的奔向灭火器,有的直接夺路而逃!

几个离得最近的男职员拎着灭火器撞开门口的小伙儿就冲了进去,和坐在会议室里的各位大佬直接上演了一出大眼瞪小眼。

“出去!要干什么?造反么!”为首的一个中年领导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悄悄地揉了揉自己的手。忒贱!拍桌子干啥!手不疼么?

冲进来的几个男职员不约而同的看了一眼墙上的“禁止吸烟”四个大字,点头哈腰的退了出去。

最先推门已经被挤进会议室的小伙子正想悄悄跟着溜走,自家老大却喊住了他。“小阳,什么事慌慌张张的?说不出个让我满意的理由,你这个月的工资就请大家吃饭吧!”

看似训斥的话语中,却包含了一丝维护。在会议室中,除了大boss没在,剩下的头头脑脑基本都聚齐了。这要不是自己出声,估计这个实习的小家伙儿马上就得卷铺盖滚蛋。

“刘…刘总,我刚才发现了一首应该可以作为主打的歌曲,所以想着请您给把把关!”小伙儿也是个机灵的,知道啥时候应该给自家老大脸上贴点金。

“哈哈哈,我可不是玻璃球儿,怎么还琉儿琉儿总呢!来,让各位老总一起听听,要是不好,你一个月工资可不够!”打趣了一下小伙子,示意他将笔记本放下。

小伙子麻利的将电脑连接上会议中的音响,一个男声响起。

“歌名:《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的开》,作词、作曲、试唱:大盗羊咩咩。”

前奏过后,带着点奶音的声音响起。

“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地开,慢慢地绽放她留给我的情怀,春天的手呀翻阅她的等待,我在暗暗思量该不该将她轻轻地摘;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地开,慢慢地燃烧她不承认的情怀,清风的手呀试探她的等待,我在暗暗犹豫该不该将她轻轻地摘……”

一段歌声结束,小伙子很有眼色的关闭了播放器,离开了会议室。剩下的,就不是他能决定的了。要看在座的各位大佬是个什么样的想法。

“诸位,发表一下意见吧,这首歌,怎么样?”刘总率先开口。毕竟,这是他手下的人选出的歌儿。

“我觉得,可以…”刘总对面的,是发行部的老总。

“附议!”“附议!”“附议!”接下来的几位老总,都没有任何意见。

“我有一点问题!”艺人部的老总开口。“咱们说的再热闹,两个问题也要解决!一,这首歌的作者会不会出售?毕竟我们是在原创大赛上发现的,万一人家要自己唱呢?二,是不是把小丽请来?让她自己听一下这首歌?”

“那就这样,两步同时进行,刘总,你安排手下的人马上联系这个啥咩咩,郑总,你通知曼丽的经纪人,让曼丽马上回公司一趟,听一下这首歌!好了!大家行动起来!”坐在主位的中年领导一锤定音。

会议室中的各位老总鱼贯而出,开始忙碌起来。

*

许凡起床洗漱完毕后又从冰箱掏出4个鸡蛋,这已经是家里最后的存货。自己家不靠谱的二老不知道啥时候才能回来,一会儿吃完蛋,还是得去超市采购一波,把冰箱填充一下。虽然里面还有些食材,但是哪有速冻食品来的痛快?食材处理不要时间的么?

这次许凡长了心眼儿,直接就守在灶台边,生生的盯着在水中翻滚的鸡蛋盯了8分钟。拿出小碗倒点酱油,四个鸡蛋一个没剩。俗话说的好,半大小子,吃穷老子。别看许凡长得秀气,四个鸡蛋也就是个5分饱。

骑上心爱的共享单车,许凡背着双肩包向着家得福超市出发。妈妈从小就告诉我,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一个可降解的塑料袋要1块钱,省下来买个大脚板他不香么?为了自己的大脚板,共享单车都被许凡踩成风火轮了!

超市里逛了一大圈,将双肩包塞得满满的许凡踏上了回家的路程。美滋滋的叼着梦龙,味道就是比大脚

板好!不过价格也挺好~

自己在家也是比较爽的,想吃饺子吃饺子,想吃面条吃面条,唯独就是刚借到手的一千元,就剩七百多了。这就很是让许凡不爽,要是自己家有个小超市多好,想吃啥拿啥,还不用花自己的小钱钱。

前脚刚进家门,后脚电话就响了起来。一边往冰箱里塞速冻食品,一边接通了电话。

“您好!请问是…大盗羊咩咩么?”一个女生问道。

“我是。您是?”许凡将手机夹在肩膀上,正在和冷冻柜奋斗。

“您好!您好!我这里是橙子音乐。我是小梅,这次冒昧给您来电是想和您商量一下关于您提交的作品事宜。不知道您是否方便?今天下午3点钟到我们公司一下,我们老总想和您面谈!”小姑娘一口气说完。

“下午3点啊?时间不行啊,我还要上班的!再说,网络评选不是没有结束么?如果结束后我获奖了,不是直接发奖金的么?”许凡直接一口回绝。

“是这样的,那个…咩咩先生。您的这首歌我们公司想要直接购买,您看您方便来一下么?”小姑娘有点急了,语速明显加快。

“去你们公司肯定不行,我得上班的!这样吧,或者你换个时间,或者今晚10点你们到中央大街的开封菜找我。就这样。”说完,许凡不给小姑娘反应的时间,直接挂断了电话。知道这首歌是橙子音乐想要的,那必须拿捏一下啊!要不怎么要高价?

本想着就是赚点点赞数,顺便再拿个奖混点奖金啥的,看来这一次,能有点额外的收获呢!费尽力气终于将所有的冻货都塞进了冰箱。也不知道自己老妈为啥囤这么多冻货?自己还跑出去浪了,搞的他可爱的儿子买的速冻食品都没有地方放!

煮了一袋三鲜的饺子,吃了个肚圆的许凡骑着单车准备去上班。这次许凡学聪明了,从家里带了一本《白夜行》,他可不想再跟《华国禁忌法》相处一下午了。

另一边的橙子音乐会议室里,一群人围着一个高挑美女在等一个消息。

在会议室里的人看来,有人要收自己的歌曲,如果不是要自己留着发行的话,那一定得屁颠屁颠的就来了。为了能掌握更多的主动,会议室中的大佬们才按捺住要马上约见许凡的心思,将时间定在了3点。

随着小梅推开门,会议室里所有人的目光都向她望去。但是小梅却没有说出大家期盼中的答案。“各位老总,我刚才联系上了咩咩先生,他说他下午没有时间过来,要么改时间,要么今晚10点去中央大街的开封菜找他!”

会议室中的一众人都愣了一下。没来?让我们去开封菜?啥意思?本以为是个青铜,现在看这情况不是王者也得是个钻石啊!这可不好办了!忽悠一个小白的难度跟忽悠一个老狐狸的难度那能是一个级别么?

会议室中的各位老总开始交头接耳的讨论起来。

高挑美女看着会议室中的各位老总,直接起身道:“不用讨论了,今晚我去开封菜找他,正好,去八杯酒看看我的小弟弟~”

一群不明所以的老总们不知道张曼丽在说些什么。她也没有解释,直接走到会议室门口,对着正在办公区调戏男生的经纪人喊道:“徐姐,21点备车,八杯酒走起!”

伸手摸了一下满脸通红的小伙儿,徐姐起身打电话叫司机21点的时候在楼下等待。难怪小伙面红耳赤的,任谁对着一个36e,估计第一想法就是:憋死我吧!别客气!躲一下算我输!

定完时间,张曼丽直接走进了会议室旁边的休息室。这是橙子音乐专门给她准备的休息间。张曼丽准备小睡一下,晚上除了应对老狐狸,还要去见一下小可爱呢!

八杯酒酒馆。百无聊赖的许凡看着又开始擦杯子的徐清。“清哥!咱们就这么呆着么?太无聊了吧?”

徐清放下手里的杯子,看向许凡:“那你想干嘛呢?”

“别人家的酒馆就算不是顾客盈门,至少也会有几桌的吧?你瞅瞅咱们这儿!除了咱们仨,连个喘气儿的都没有!”许凡烦躁的揪了揪自己的头发。

“这是八杯酒的规矩!无词不入!再说,你给自己找点乐子不就完了么?”徐清又拿起了酒杯。

“啥乐子?像你一样?一天刷800次杯子?”许凡撇撇嘴。“那我宁可呆着!”

乳尖贴着听诊器h 上课摸同桌里面

“你看见的是杯子,他就是杯子;你看见的是花草,他就是花草;在我的眼中,他们就是一张张词稿,所以,你以为我在擦杯子,而实际上,我是在背词稿。”徐清笑着解释道。

“这么神奇么?我不需要~”许凡趴在吧台上,用手指画着圈圈。不是他不想去桌子上趴着,主要是他回去查了一下黄花梨的价格,他觉得他的臀部并没有那么尊贵,不配坐在那椅子上。

闲的无聊,许凡开始呼叫系统。

‘系统!你出来唠五毛钱儿的!’

“嘎啥啊!喝酒呢!”许凡觉得自己这系统太奇葩了!上次着急去垒长城,这次竟然在喝酒?不知道有没有系统妹子?

“请宿主收起你那龌龊的想法!我是正经系统!”

‘正经系统喝酒打麻将?我怀疑你在演我!’

“没办法,我也得讨生活啊!你这么不靠谱,现在一首歌都整不出去,靠你?我还不如靠我自己!”系统吐槽。“有事儿说事儿,没事儿退朝!”

‘我这不是无聊么!寻思找你聊会儿!’

“你有那功夫,不如把你那《成都》补齐了!你都快被人寄刀片了!”系统说完就直接沉寂了。

许凡掏出手机,准备登上逗音看看私信,是不是如系统说的,自己已经惹的天怒人怨了。刚进到逗音界面,就发现一键已读的私信位置又变成了3个红点。

看来回家真得把后半首成都上传一下了,要不真容易被人寄刀片。私信都没敢看,直接下线了。

吃过晚饭,正在看着《白夜行》许凡发现似乎有人在推酒馆的大门。但是推了几下都没推开,许凡瞅了一眼徐清,正要去开门。他估计是推门的人力气太小,所以打算帮门外的人一把。

“不用去,不是告诉你了,无词不入!这个肯定是没有词稿,所以他进不来!”徐清阻止了许凡。

许凡眨眨眼睛。“那我是咋进来的?”

“因为你跟个无头苍蝇似的在这条街上转了十几家店,所以我才把你放进来了!”站在二楼的月光说道。

“真是!我可谢谢您了!”昨天的那点感动果然是因为钞能力!这个人还是那么不受待见!明天晚餐继续健康食谱!

酒馆门外,一个捂得严严实实的女人和一个36e对视一眼,看着推不开的大门,同时叹了一口气,真是,无词不入还是真的啊!

算了,车里等等,到10点去见见大盗羊咩咩吧。就是没见到小可爱,心里不得劲儿!一会儿必须往死了压价!一看这名字就是个中年猥琐大叔,还是为情所伤的那种!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21点55分的时候,让可怜的小梅联系了大盗羊以后,张曼丽和徐姐就端坐在开封菜等着咩咩先生大驾光临。

22点10分,一张张曼丽极其熟悉的脸出现在他们面前。张曼丽按捺住激动的心,伸出颤抖的手,轻声的问道:“咩咩先生?”

许凡没注意伸到了眼前的手,嘴角边疑似一丝晶莹的液体正要流下。真·人间凶器!古人诚不欺我!

看着眼前这小屁孩,徐姐用力的挺了一下资本,就见许凡的鼻孔中,缓缓的流出了一股鼻血…

嗔怪的瞪了一眼徐姐,张曼丽自己抓住了许凡的手,直接说道:“你好,咩咩!我是橙子音乐的对接人!您的音乐我们收了!多少价您开口!我们不还价!”她感觉自己再不开口,这孩子容易失血过多身亡…

回神儿的许凡也发现了自己的窘态。真是的,自己怎么说也曾是观摩无数的老手了,今天怎么就翻车了?一定是原主这个没见过世面的家伙害的!回家必须加强锻炼!

抽出自己被紧紧握着的手,许凡淡定的擦了一下鼻血加口水:“天气太燥了,二位见笑!”如果没有那巨大的口水吞咽声,和这蹭了一脸的鼻血,其实还真挺有说服力的。

张曼丽也终于知道为啥大盗羊选择在这家开封菜见面了。就在自己单位边上,那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儿?再加上这分明就是个奶娃娃,喜欢开封菜不也是情理之中?

看着强装镇定的许凡,张曼丽也不说破,直接让徐姐去点了两个儿童套餐和两杯咖啡,把儿童套餐推给许凡。“吃吧,吃饱了,咱们谈谈授权的事儿。”

“为什么是儿童套餐?”许凡扒拉了一下随套餐附送的玩具,不满的嘟哝了一句。

“小孩子不吃儿童套餐,难不成还想吃全家桶?”徐姐抱胸冷笑。

“其它的也不是不行!”许凡不甘示弱的盯了徐姐…一眼。

狠狠地剜了许凡一眼,徐姐坐在了许凡的正对面。许凡突然觉得,自己面前的开封菜似乎没有那么香了。

看着斗嘴的两人,张曼丽觉得,这小孩还真的挺好玩儿,而且,有色心,没色胆。口罩挂在下巴上,拿着咖啡抿了一口,张曼丽想着要怎么开口。主要是刚才见到许凡的第一眼,自己脑子一抽,直接说让他自己随便提条件,这就很尴尬!万一这小子漫天要价,自己是还价还是不还价?

看了一眼欲言又止的张曼丽,许凡眼珠一转,损主意就出来了一个。“授权的事儿,好办!但是这毕竟是我的第一首原创,所以,价格上肯定是要高一点的!还有个附加条件!”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202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