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勇周静雯花园 bl顶弄研磨低喘贯穿

似笑非笑的看了下许凡,见他说的煞有其事的,张曼丽心想‘第一首?也算是,毕竟抖音上那个只有一半!’。嘴上也没停,直接回道:“说来听听。”

“现在这首歌在橙子音乐上排名第四,点赞人气值15.4万,按照这个点赞量推算,等活动结束我成第一不是问题!毕竟还有四天的时间,这点自信我还是有的!”皱着脸啃了一口汉堡,许凡继续说“30万,加这个姐姐!”小手一伸,直接指向徐姐!

徐姐的眼中厉色一闪!小混球儿!想死?正要说话,就听张曼丽说道“30万不是问题,后面的条件是什么意思?”自己看错了这小孩儿?张曼丽有点怀疑。

“字面意思!”许凡直接4个字回怼。反正现在是求大于供,自己不虚!

“行!老娘陪你!”徐姐也是豁出去了!

“不行!再加5万,一共35万!”张曼丽的声音冷了下来。

许凡一脸诧异的看着徐姐。“别闹了阿姨!违法的知道不?我家缺个做饭的,你帮我做3天饭,这才是我的要求!”

徐姐当时就闹了个大红脸。也是,这么点儿的小孩子,能有什么坏心思?家里没人做饭,难道是孤儿?那也挺不容易的。

“意见统一一下哈,我不急~”滋遛滋遛的吸着饮料,许凡大方的给对面的两位阿姨考虑的时间。

扭了一把正要说话的徐姐,张曼丽直接拍板!“35万,行不行?行,明天上午10点签合同,不行,一拍两散!”

张曼丽也看出来了,这倒霉孩子就是因为给点了儿童套餐在这儿闹脾气呢!跟着又说了句“再给你点个全家桶!”

“早这么说不就完了!”满意的点点头,许凡也不磨叽。“明天10点太早了!阿姨们睡不着,我可在长身体!明天下午1点半,还是这里,一手交钱,一手交歌儿!”

“你管谁叫阿姨?”徐姐又要炸了。多亏这个时间段没啥人,他们选的位置又是角落,张曼丽还戴着口罩。要不,妥妥的热搜‘疑似z姓女歌手携经纪人夜会小鲜肉

!’

“谁搭腔就叫谁!看看人家,再看看你!阿姨,生气老的快啊!乌鸡白凤丸了解一下?”说完,没等徐姐再搭话,直接安排“都快10点半了!阿姨该睡美容觉了!请您帮我点个全家桶,您就可以撤了!毕竟,您的年纪,跟我可耗不起~”

气呼呼的徐姐一看表,真的是该睡美容觉的时候了,毕竟等张曼丽一发歌儿,自己想睡都没得睡了!起身去点了全家桶,恶狠狠的将小票扔在许凡的面前。“吃!吃死你个小王八蛋!”说完,都没管张曼丽,自己就冲了出去。

拿起桌上就喝了一口的咖啡,张曼丽轻声的说到:“逗音上那首原创也很好听,小朋友加油!完整版发布以后,也许,阿姨能帮你卖个好价钱!”说完,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许凡的笑容凝固在脸上。自己怎么就暴露了?这姐们儿咋知道自己逗音号的?

少年的心思,来得快去的也快。知道又能怎么样?这能威胁到我啥?根本没在怕的!拎着全家桶,骑着小单车,未来小富翁欢快的往家里蹬去。

原本准备今晚将《成都》的后半首也录出来,但是自己是能被威胁的人?果断决定明日再说,美美的又啃了一顿开封菜,直接睡觉!

月兔西沉,金乌东升!

睡得迷糊的许凡起床放水,出了洗手间直接喊道:“妈!我饿了!早上吃啥?”话音刚落,就想起自家的二老如今在外过着二人世界,三天了!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电话都不打一个!许凡愈发怀疑,自己绝对是充话费送的!要不就是抽奖中的!反正绝对不是亲生的!

此刻正在飞机上的许氏夫妇,也在谈论着自家儿子。

“老许,那小子自己能吃饭吧?会不会…”许妈妈怼了下边上闭目养神的许爸爸。

“那么大个人,还能饿死?再说,他自己又不是不会做饭!”许爸爸眼睛都没睁,直接回道。

“你这话说的!红糖小米枸杞粥!那玩意儿是正常人吃的早餐?”说到这儿,十几年没吃过的许妈妈点点头,“话说回来,除了红糖放的有点多,味道还真不错!”

“行啦,少操心!说出来溜达的是你,担心他的还是你!男孩子,就得锻炼锻炼,你瞅瞅,都让你惯成啥样了?”许爸爸明显是想结束话题,但是他明显低估了一位中年妇女的战斗力!直到下飞机,许爸爸想打盹的愿望都没实现!

顺利拿到35万的许凡同时还收获了20多万的点赞值,喜笑颜开的表示,这波不亏!

时间就在每日的聊天打屁和发布视频中过去了。虽然只有可怜兮兮的两条视频,但是许凡的逗音粉,也成功的突破十万大关!深觉第一次的塔里班造型实在是有损自己的形象,许凡直接删了重新发了两条剪影视频。

这期间,许家二老终于给自己儿子打了个电话,并表示,世界这么大,我们要去看看!实话讲,就是玩野了!不想回家了!气的许凡连离家出走都使出来了!结果在自家老爸叮嘱着,出走的话别忘记锁门的话中,气的挂了电话。

许凡的高考成绩也下来了,果然不出所料,没上一本,自作主张的许凡,直接填了黑大。不为别的,漂亮的小姐姐多啊!据说还好约~!

7月15日的时候,张曼丽的新专辑也如约发布。电子版和实体版同步发行,公司本想给新专辑买个热搜,结果生生被自来水给送上了热搜前十!

‘张曼丽新歌’明晃晃的挂在热搜第七的位置。捎带着,许凡的马甲‘大盗羊咩咩’也跟着小火了一下。

围脖下的评论也是一片好评!早就过气的《我是玫瑰》也跟着蹭了一波热度,但是说实话,卜世人真的不想蹭这热度。毕竟,被人挂在耻辱柱上的感觉可是一点都不美好!就连黑红都算不上,纯纯的就是被专门用来衬托《羞答答》的。

本来即将过去的热度,却因

为著名乐评人‘小t’的一篇长评,又被顶了起来。

‘有幸聆听了张曼丽女士的新曲。原本以为又是一首和《我是玫瑰》类似的口水歌。现实直接给了我一个大嘴巴!这首歌,绝不亚于八杯酒中的火遍南北级别的歌曲!也就是说,如果橙子音乐是以低于100万的价格拿到这首歌,那这次他们绝对是烧了高香!有没有一首歌,让你不禁想起青涩时的悸动,也释怀了曾经“开不了口”的心境?这首歌一字一句诠释出了少女初恋时,想要告白却又不停试探、不敢靠近的的羞涩情景。情窦初开的羞涩,遗憾错失的懊恼,经过张曼丽女士的倾情演绎,仿佛将听者带回了那段美好的青葱岁月,不得不说,词曲作者虽然名不见经传,但是在字里行间透漏出的游刃有余的掌控力,足以让张曼丽女士一曲封神!在此,先预祝张曼丽荣登天后宝座!’
陈勇周静雯花园 bl顶弄研磨低喘贯穿
没想到又被鞭尸的卜世人,看完长评后直接将手机从卧室扔到了客厅!

盛大的庆功晚宴在橙子音乐举行。发掘了这首金曲的小伙子也被破格提拔,成为了橙子音乐的选曲部负责人。这一首歌,带火了张曼丽,滋润了小许凡,成全了小伙子,唯独,辜负了卜世人。

*

原本打算开学后就从酒馆离职的许凡,却在新生入学的时候看见一个熟人!没错,就是自己叫了一个多月的‘清哥’!对比了身份证,徐清竟然比许凡还小一个月!这上哪说理去?

两人报的学院竟然都是艺术学院下的‘音乐表演’!要不说,猿粪!就是如此的妙不可言!从同事到朋友,从朋友到同窗,差的,就是你没有连续应聘14份暑期工!或许你的猿粪,就在第14份工作上!

勾肩搭背的两人办理完报到手续,完全没注意到,自己的身后,一道几乎凝成实质的目光几乎要将许凡戳成筛子了!怀着自家崽上大学这么重要的日子都没有回来的送自己的怨念,许凡决定!换了家里的门锁!反正大一要住校,不回来是吧?行!那就谁都别进去!

虽说学校离自己家还不到4公里,但是心意最重要啊!果然,自己已经不是许家最受宠的宝儿了!老妈一定是被自己老爸带坏了!

正在巴黎血拼的许妈妈,完全没有接受到自家儿子的怨念,徜徉在包包的世界里,快乐的不要不要的!嗯,‘包’治百病,治的绝对不仅是病…

在酒馆一个多月的时间,八杯酒一杯都没卖出去,许凡十分好奇的看着正在自己面前嗦粉的徐清:“清哥!不是,清弟!你体重一向这么轻么?”

“啥?”百忙之中抬头的徐清给了一个单字。

“就八杯酒那生意,你还能这么没心没肺的?你体重不轻谁轻?棉花糖么?”许凡挑了一筷子自己面前的加量红烧牛肉面问道。

“跟少爷有啥关系?坐馆是我哥,又不是我!再说,你不知道啥叫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啊?”徐清头都没抬。要不是徐清的华语比较标准,许凡的耳朵也挺好使,估计都听不清夹杂在秃噜秃噜的声音中的这段话。

“这话还能这么解释?你也是个牛人!”慢斯条理的吃着面,许凡的眼睛一亮!

面馆的门口,一个梳着单马尾的女生拖着行李箱正在纠结吃面还是吃对面的盖浇饭。虽然没看见正脸,但是根据许凡最近恶补的知识,此女!可得8分!调转筷子,敲了下徐清的桌面。“身后5点钟方向!”

嘴里叼着粉,徐清转头看去。刚好转身准备进店的女生和徐清直接打了个照面!

面如满月!鼻似蒜头!绿豆小眼!血盆大口!徐清的粉直接掉了一地,许凡刚送进嘴里的面条直接从鼻孔里冲了出来!

妈呀!草率了!

徐清一脸幽怨的看着许凡。这饭你是不想让我吃了是不是?

失误!失误!

许凡连连作揖,求徐清放自己一马…

贾菲菲已经习惯了路人的目光。小时候的她长得也是粉雕玉琢的,邻居们都夸赞,这孩子将来一定是个美人儿坯子!

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别人家的姑娘都是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而贾菲菲只长身体不长脸,而且,人家别的地方吃点就胖,她喝凉水都上脸!

最开始的时候,贾菲菲也想尽了各种办法。节食、运动、甚至去抽脂!但是当她发现,别的女孩子开始学会打扮,开始认识自己的男友,只有她,还在和自己的样貌奋斗。

家中的父母也是四处托人打听,各种所谓的偏方、秘方吃个不停。但是上帝可能就是偏心的,在给了她一副好嗓子之后,取走了她的外貌作为交换。

最终,还是贾菲菲自己从这些无用的纠结中走了出来!是,我没有你们的花容月貌,但是百年之后,谁不是枯骨一堆?再好看的皮囊,也经受不起岁月的摧残!

我就是我!颜色不一样的焰火!长得不好看怎么了?吃你家大米了!喝你家水了?原本的披肩长发,被贾菲菲束成了马尾。想看是吧?随意!老娘皱一下眉头,算我输!柔弱的身体,却隐藏着一颗强大的心!

拖着箱子,贾菲菲走进了面馆。“老板!一碗鸡丝面!”正在和鼻孔里面条奋斗的许凡呆了一下。这声音!清冷中带着一丝慵懒,强势中带着一丝温柔。实在是太适合一首歌了!不过,这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

和徐清吃完饭,回到寝室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明天才是开学典礼,两人也不打算多待,许凡要去换锁,徐清则是去酒馆看看。

寝室是四人间,许凡和徐清到的时候,提前到的两个同学已经收拾好了,留了一侧的床位给他们俩,还写了一张纸条。“后面的兄弟!见字如面!本应等二位共进午餐,奈何三日水米未进,小弟急需干饭,就先行用膳去了,咱们改日再聚!”

许凡看见纸条玩心大起,直接在纸条后面补上:“已阅!”。随后分头行动,约定明天早上直接在寝室楼下见面,然后一起去参加开学典礼。

开学典礼都是大同小异,但是唯一让许凡震惊的是,他又一次看见了面馆的姑娘。她是作为今年的新生代表进行讲话。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203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