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猛好紧好硬弄得我次次高潮 云缨救公孙离把自己搭进去视频

迅速的写完一段歌词,许凡拿着词稿又一次站在了八杯酒的门前。再一次推门,果然,大门应声而开!

此刻在二楼的月光和徐清,正对着桌子上的一张纸愁眉苦脸。发觉大门被打开,月光对徐清说道:“小清,礼貌的请出去吧。”徐清站在二楼,直接对着楼下喊道:“不营业!滚出去!”

许凡刚一进门,就听见有人喝骂!嚯!我这小暴脾气!谁给你的勇气跟小爷大呼小叫的?梁姐么?草帽子没沿儿-晒脸是不?

站在一楼的大厅正要开骂,突然觉得这个声音有点耳熟啊!我去!徐清你个小犊子!三天前跟少爷我你侬我侬的,今天就翻脸?我就让你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

许凡也不搭话,反正已经进了门了,手中的词稿就往吧台一拍,直奔二楼而去。自己曾经登上无数次的楼梯,今天显得格外的陌生。

原本以为是装饰用的银色纹路,似乎在不停的变幻。许凡刚要落脚,就听徐清喊道:“等下!”

许凡被吓得一个激灵,站在了楼梯口。一分钟之后,徐清从二楼下来,看着许凡埋怨道:“三哥,我哥不是给你打电话说你被开除了么?你怎么还来了?”刚说完,突然想起了什么。“不对啊!你的权限已经被取消了,你是咋进来的?”

“无词不入,有词不就行了?”许凡看了一眼徐清。原本挺精神的小伙儿,现在两个大大的眼袋挂着,眼睛中布满了血丝。“咋了老幺?被人摧残了?这么憔悴!”

“你滚!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你来干啥?”徐清明显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反问许凡。

“不明不白的就被开除了,我没去劳动仲裁你就偷着乐吧!我来取工资!”许凡说完,直接绕过徐清直接上楼!

“哎!哎!”拦截不及的徐清,只好跟着许凡上了二楼。

窗外的阳光依旧明媚,但是就在这小小的二层,许凡看见的却是一团密布的乌云。月光坐在自己的老位置,从不知道他会抽烟的许凡,被已经堆满烟头的烟缸震惊了!看那数量,没有一条儿烟也差不多了。

“咋了坐馆?你这是想把自己做成熏肉卖了啊?人家用荔枝木,您直接用烟草呗?新口味啊?”许凡笑嘻嘻的打趣月光。

专注于桌上词稿的月光狠狠的吸了一口烟,没有答话。许凡拍了下跟上来的徐清。“老幺,啥情况?”

“唉~小孩没娘,说来话长!”徐清拽了句文儿。

“那就请您长话短说!”许凡太好奇了。啥事儿啊?愁成这样?“咋的?你俩的禁忌之恋被发现了?要棒打鸳鸯?你俩准备关店跑路?”

“滚蛋!正经事儿。”徐清组织了一下语言。“我哥前两天关店,是去了京北。有人给八杯酒下了战帖,如果我们不能在七天内将词稿修改,背后的人将出手毁掉一间八杯酒!”

“这么生性的么?他说毁就毁?咋的?华国禁忌法重新修订啦?装逼不犯法呗?”许凡听闻只是一首词稿,顿时不放在心上。“再说,这跟开除我有啥关系?又不是我收的词稿!”

“事情就坏在这儿!那人没说要毁的是哪一家。我哥为了保护你,所以直接把你开除了。这样,你就不算是八杯酒的人,自然不会有危险牵扯到你。”徐清解释道。

“哎呦喂!牛逼死他了!”许凡乐了。“我倒要看看,是啥词这么牛!”快步走到月光身边,桌上的词稿上两个字映入眼帘。《盗将》。

“劫过九重城关,我座下马正酣,看那轻飘飘的衣摆,趁擦肩把裙掀。

踏遍三江六岸,借刀光做船帆,任露水浸透了短衫,大盗睥睨四野。

枕风宿雪多年,我与虎抢早饭,拎着钓叟的鱼弦,问卧龙几两钱。

蜀中大雨连绵,关外横尸一地,你的笑像一条恶犬,撞乱了我心弦。

谈花饮月赋闲,这春宵艳阳天,待到梦醒时分睁眼,铁甲寒意凛冽。

夙愿只隔一箭,故乡近似天边,不知何人浅唱弄弦,我彷徨不可前。

枕风宿雪多年,我与虎谋早餐,拎着钓叟的鱼弦,问卧龙几两钱……”

这是!盗将行!就是有些词用的不是太准确!修这个还用的着愁成这样么?开玩笑的吧!

许凡看着仍在沉思的月光,轻声问道:“我有点浅见,不知当讲不当讲?”

回过神来的月光,疲惫的一推词稿。“很难!你说说看。”

“这个修词…有啥要求没有?”许凡又问道。

“没有!但是基本的要求就是,不能破坏整首词的意境!这就很愁人!比重新撰词都要麻烦!”月光捏了下鼻梁。“修词的基本规则你是懂的啊…小清!我艸!许凡!你怎么进来的?”

“你想祸害我的事儿一会儿再说!坐馆,这很简单啊!你看…”许凡指向其中一句‘枕风宿雪多年,我与虎抢早饭’,“比如这句,抢早饭?狗么?直接改成谋早餐不就行了!还有这句,‘蜀中大雨连绵,关外横尸一地’,您觉得这句怎么样?”

“还不错啊,你觉得不行??”

“不怎样!我觉得尸横遍野更有意境!”
好猛好紧好硬弄得我次次高潮 云缨救公孙离把自己搭进去视频
就这玩意儿,憋了你们好几天?还把老子开除了?这词也配?真是!

月光听着许凡的话,眼中逐渐亮起了光芒。修词,不像撰词,通篇都是由撰词人撰写,只要他们能找出觉得不合适的地方,并且进行修改,就算成功!

兴奋的拍了拍许凡的肩膀,月光将许凡说的两处地方重新写了一遍,乐呵呵的打电话去了。其实,他们陷入了一个误区,就是想在这首词里找到不合理的地方,但是怎么都找不到。不过,只是改动一两个词的话,其实谁都能做到,只是没有想到那里!

这或许就是当局者迷!许凡从外人的角度来看,这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将许凡提出的修改意见和其余七杯酒商议了一下,大家也恍然大悟!本来觉得是送命的题,这么轻松的就解决了!

朝阳将修改的词稿重新撰写了一遍,将修改的地方加重加粗,直接联系了白云苍狗的联络人。打脸要趁早!等你来取?没可能的!你不是找白云苍狗送词么?爷也会!

直接下单,将词稿原路送回,你也不用告诉我是谁送来的。反正白云苍狗中的信息都是共享的,通知一个联络人,所有的联络人都会知晓。

许凡更是干了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是的,这个鬼,他把《盗将行》给注册了!给八杯酒下套的人做梦都没想到,他再想发歌儿,就会涉及侵权!原本是想借着这首词,直接拔掉一座酒馆,结果酒馆没拔掉,反倒是将一首词给搭进去了!

然后人家不只将词注册了,连曲子都一起注册完毕。注册的人,就是已经消失四年的“豆豆的痘”!

看见注册的证书,徐清的眼睛都绿了!我说你咋知道豆豆去侩妹子了!还没侩着!原来卧底竟在我身边!这都不是卧底了好么!这特么直接是本尊下场了!

徐清掐着许凡的脖子,要求他一天之内必须将歌曲上传,不然就曝光他这个装了4年神秘的影子人!要知道,时至今日,还有一票的网友在“豆豆的痘”的逗音账号下评论,让失踪人口回归!

拗不过徐清的许凡,只好麻溜的将《盗将行》上传,还超级不要脸的自评:四年磨砺,今日大盗睥睨四野!

视频上传的第二天,整个评论区直接爆炸!

点赞数一天就冲到了300多万!嗷嗷待哺的网友听了一遍的时候就在下面各种评论,其中一条评论直接被顶上了第一:‘四年您就整了这么个玩意儿?你怕不是个傻子吧?’

然而,就在这首歌上传了三天之后,一段关于《盗将行》的长评,直接在围脖引起了轩然大波。

长评是著名乐评人大q发布在自己的围脖上的。下面还附上了《盗将行》的逗音链接。

‘初闻不知曲中意,再听已是曲中人!最近大火的《盗将行》,通过朋友的推荐听了一下。这是一个有故事的人,讲述了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不论这个故事的主人是不是真实存在的,但是不得不说,豆豆的痘,让我们见识了一份唯美的爱情。

想知道这首歌表达了什么,那么我们需要知道一些简单的知识。这首歌讲述了一位肆意人间的大盗,历经苦战,策马奔腾之时初遇恋人,大盗原本四海为家,刀头舔血。乱世之中,得遇佳人,大盗决定金盆洗手,与佳人观花赏月,但是为了能够和佳人共结连理,大盗从军而去。几番征战,佳人近在咫尺,却不得相见。

战火连天,大盗功勋卓越,官拜上柱国,但是大盗从军,只为德配佳人,于是在战后辞官归家寻佳人。奈何天意弄人,大盗已成将军,可佳人香消玉殒。

大盗以亡妻之礼在庭前栽种枇杷树,独自一人笑看万里河山。

此等才情,非是一朝一夕可成!我大q在此断言,不出三年,此子必成扛鼎之人!’

随着大q的评论,许凡时隔四年再一次火了!无数人在‘豆豆的痘’的逗音号下评论,更有顺着逗音号直接追到围脖的狂热粉丝。

许凡的围脖粉丝,直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速增长。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203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