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秋酒壶play春山恨 爽⋯好舒服⋯宝贝…翁公

李煜城再次找到他,苏阮是早就想到了的。

两人又约到了咖啡厅。

再次见面,李煜城已经不是第1次见面的时候那么拘谨了,见了她直接开门见山。

“阮阮,我想让你帮我打听一件事。”

苏阮点点头道:“你想知道赵小姐的事情对吧?”

李煜城听了这话连连点头,不愧是他喜欢过的女孩子,这么聪明。

但是现在她却是他的秘密。

虽然每次想到这里心里都有些隐隐作痛,可是只要想到还能再见到她,所有的努力都是值得的。

“是的,我想知道赵小姐那些年究竟经历了什么。”

说到这里,他又补充一句。

“阮阮,这件事情我有问过我父亲,他完全不知道赵小姐曾经给他生过孩子,更不知道赵小姐当年经历过什么。”

苏阮没有说话,而是将她查出来,并且打印出来的资料,从包包里取出来放在他面前。

“这是我查到的信息,事无巨细,都在这里。”

她取来的一沓纸看起来足足有十几二十页,全都是a4纸打印出来的,密密麻麻地写着文字叙述。

李煜城接过东西,冲着她淡声道:“阮阮,你真好,谢谢你。”

苏阮没有说话,而是给李煜城一些时间,让他去读上面的文字。

其实她查这些,并不是因为自己的好奇心,更多的原因是想帮何知瑶。

没有人比她清楚,何知瑶多么希望有母亲和父亲的存在。

现在她知道自己的爸爸,还有妈妈还活着的消息,就算是尘封已久的心愿,也在这个时候被解封了。

李煜城始终拧着眉头,看他手里的文字。

这上面从赵小姐从普通的家庭出生,再到无意中被星探发现,再到爆红全都记录出来。

然而赵小姐顺风顺水的人生,就在她遇到他父亲发生了转折。

这两个相爱的人迫于家庭的悬殊,被棒打鸳鸯。

赵小姐怀的怀孕的事情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他父亲,父亲这边的人就已经围住了赵小姐,并且要求她打掉孩子。

如果不这样做,他们就会伤害她的家人。

赵小姐无可奈何,只有朝小诊所走去,可是她在最后关头还是逃走了。

后来她东躲西藏,生下了孩子。

却又被李家人抓住,李家人强行夺走孩子,把孩子扔在了孤儿院外。

然而赵晓角的折磨并没有就此结束。

他们夺走了他的孩子,却又有一伙人围住她进行殴打,甚至侮辱了赵小姐。

那之后,赵小姐就变得疯疯癫癫,住进了精神病院。

配合治疗了很多年,所有人都以为这个昔日红遍大江南北的明星嫁给了富商,退隐了。

谁都不知道,她在这段时间里经受过了多少苦难。

精神病院的人也没有给过她好日子。

她没有钱治病,只是在精神病院里有个安身的地方。

那些人把她锁起来,不给她饭吃,还打她,让她在这里过着比地狱还可怕的日子。

家人们没有钱,都不敢接受这个女儿,早早的搬家离开这个地方,是为了摆脱这个害得他们提心吊胆的女儿。

所以没有人管的赵小姐,就更加遭受到精神病院里护工的折磨。

她的病情一度越来越严重,甚至有了自杀的倾向。

后来有朋友实在是看不下去,就把她从精神病院里接出去。

朋友也是个好心肠的,在娱乐圈里混得还行。

给她一口饭吃,把她养在了自己另外的家里,还找了人看护她。

没想到养着养着,赵小姐的病情逐渐好转。

这两年,她已经和正常人无异了。

所以现在她才想起自己当年的女儿,想要找到她。

李煜城看完这些,内心极其沉重。

“没想到,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情。”

苏阮早已经感慨完了,此刻听到李煜城这么说,也只是淡淡道:“现在你了解到他曾经经历了什么,你会把这些告诉你父亲吗?”

李煜城看着他面前的苏阮:“我不知道,如果让我爸爸接赵小姐回我家,我母亲肯定不同意。”

苏阮笑了一下:“是啊,你母亲不会同意,就算同意赵小姐住进你家,很有可能再次犯病。”

“你以为赵小姐经历的这些,会跟你母亲无关吗?”

李煜城紧紧握着拳头:“资料里显示,后来赵小姐被殴打,甚至玷污……那不像李家人的风格,所以这些是我母亲做的,对吗?”

“我不清楚,希望不是吧。”

李煜城的内心痛苦极了。

再没有什么,比发现自己的家人是无耻之徒,更为痛苦的事了吧。

“我现在也不希望我爸爸跟妹妹相认,因为我担心我母亲……”

“是妹妹什么错都没有,错的是大人,为什么要让她承担这些?”

李煜城的这番话,让苏阮对他刮目相看。

她用打火机将这打资料点燃。

“既然你了解到了这么多,以后见到你妹妹,可要好好对待她。至于赵小姐,让你爸爸想办法弥补她吧。”

“不过她小姐现在过得也不差,那个带她出去的人,精心照料着她,两人低调行事,也是幸福的。”

李煜城安了心:“这点我会告诉我爸爸,他是个明白人,应该知道怎么做。阮阮,我能跟我妹妹见一面吗?”

苏阮听到这里,点点头。

她拿出手机,对着何知瑶的微信发了句语音:“瑶瑶,你可以过来了。”
冰秋酒壶play春山恨 爽⋯好舒服⋯宝贝…翁公
这一刻,李煜城的心都在扑通扑通乱跳。

何知瑶同样有些胆怯。

当她看到这个年轻男子就是自己的哥哥时,当她想到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并不是孤苦伶仃时,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李煜城站起来,看着这个可可爱爱的女孩子,冲着她开口:“妹妹,这些年让你在外面受苦了。”

何知瑶摇头,可是却通红了眼圈。

“哥哥。”

她张张嘴,把这两个字吐出来。

兄妹俩就这么拥抱在了一起。

苏阮托着下巴,看着这两个人。

好一会儿这两人才松开。

苏阮冲着他们俩笑了笑道:“我的救命恩人还在附近的医院里住着,要不你们俩聊,我去看看他?”

她说完将温柔的眼神看向何知瑶,何知瑶点点头。

苏阮立马拎着包包,朝外面走。

走出门口的时候,她到水果店买了一些水果,然后嘴里叼着棒棒糖就往医院去了。

她很快就去了vip病房。

经过大半个月的修养,祁世墨的情况看起来好了很多。

见到她进来,祁世墨阴郁的眼神也一瞬间充满了光亮。

“今天感觉怎么样了?”

她随口问着就把水果放在了床头,然后坐在他旁边开始削苹果。

祁世墨静静地看着苏阮,她坐在他床边削苹果的动作,让他觉得格外温馨。

“最近感觉还好,后背有些痒,应该是长新皮了。”

祁世墨认真回答她的问题。

苏阮听了这话,削苹果的动作微微一滞,然后将苹果放在旁边的盘子里。

“是吗?我看看。”

祁世墨应声,然后解开扣子,翻转过后背。

男人宽阔的后背,就这么呈现在她面前。

这一刻,无数画面涌入脑海中。

仿佛她曾经也看到过这样的画面,那个男人就这么躺在她面前。

只可惜,在那个画面里,男人趴在地上,身边一滩血迹。

即便是回忆,也能感受到当时浓烈的血腥味道。

这让她有一瞬间慌神。

但很快,她就从思绪中回过神来。

在看到男人后背的纱布已经被解开,并且有些地方结的痂已经掉落,露出和他原本肌肤不同的淡粉色,她就知道他的病情已经没有大碍。

“嗯,的确已经有新肉长出来了,大部分地方结痂了,而且植皮的地方恢复得也很好。”

她说着,指尖不由自主地在他的后背移动。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210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