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受自己玩道具没有攻 放轻松好好感受我

“当然了,一切还是听医生的安排,我只是说一下我自己的建议。”

祁老太太听了这话,若有所思地点头:“你说的是,你不再坐坐吗?或者一起吃个午饭。”

苏阮礼貌的拒绝:“下午还有戏要拍,时候也差不多了,我该回去了,对了,饭我也吃过了。”

其实祁老太太还想多跟她呆一段时间,但看到这小姑娘这么忙,也就没好意思再说。

她目送着小姑娘离开。

终于明白了,她儿子为什么会喜欢这个小丫头。

连她看了都忍不住被他吸引的小姑娘,是这个世界光芒万丈的存在。

曾经懊恼过儿子的婚姻大事,觉得是他爸爸的事情打击了他,让他沉迷工作无法自拔。

可是这些年看到儿子一直以来都是单身一人,她就开始着急了。

甚至连公司流传的流言蜚语都开始相信了。

但是现在,一切谣言都被打破。

她在这门口站了好久,直至看到那个身影走入电梯,才回过神来。

终于她叹了一口气,打开门回到病房。

“阿墨,我刚刚看到苏小姐进来了。”

她的话说完,就看到祁世墨还盯着放在床头的水果看。

至于他手里,则捏着刚刚苏小姐削水果的刀。

看到她儿子这副如同梦游的神情,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饿了吗?妈这就去让人给你准备饭菜,”

祁世墨这才开口道:“不饿,刚刚然然给我削了一个苏阮,妈,我还想再吃一个。”

“好好好,妈现在就给你削苏阮吃。”

当她的手要去拿他手里的水果刀时,祁世墨却拒绝了。

“我自己来。”

他低着头,认真地削着苏阮,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就在这时候,病房的门被砰的一声敲响。

随后又是两声急促的敲门声。

老太太朝着门口看去,就见林落雪出现在门口,她身边还跟着景勋。

景勋则是一副鹌鹑模样,压低了嗓音道:“小姐,你敲门的时候能不能小声一点,门都要被你打坏了……”

谁知道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林落雪一口回绝:“你闭嘴,话那么多。”

景勋被一顿数落,乖乖地闭上嘴巴不再说话了。

而在这个时候,祁老太太也把门打开,将两人迎了进来。

林落雪进来之后,一双眼睛就缓过了一眼病房,随后又在卫生间里找了一圈。

“苏小姐呢,苏小姐之前不是在病房吗?怎么现在不见人了?”

她一边说,一边在这不算大的套房里来回找。

祁老太太赶紧把她抓住:“别找了,人家苏小姐早就走了。你们俩这又是闹哪一出?”

祁老太太问完,林落雪赶忙道:“没什么,我们就是想请她喝……对了,喝奶茶。”

“像苏小姐这样高贵出身的人,一定没有喝过吧?”

说完这话,她还用胳膊肘撞了一下景勋。

景勋连忙跟着附和:“是的,表小姐只是想请苏小姐喝杯东西,不一定是奶茶。”

祁老太太听了这话,觉得有些怪怪的。

她又用狐疑的眼神扫这两个人的脸。

只觉得这两个人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谁知道,景勋真的提了一杯奶茶:“夫人您看,是真的喝奶茶。”

祁老太太也是个人精,活了大半辈子的人,当然知道年轻人心里的小九九。

于是她接下话茬,直接道:“现在苏小姐已经走了,喝奶茶也喝不上了,你家总裁现在生病,还在吃药,也不适合喝这种东西,要不你喝吧。”

景勋一听这话,脸色瞬间苍白起来。

“夫人,我不太喜欢喝这种东西……”

“谁说的,你不喜欢喝?”

林落雪一把抓过他手里的奶茶,然后取出吸管,啪的一声扎进去。

然后就把杯子往他嘴里送:“刚你还说你喜欢喝的,喝吧,不要不好意思,老太太把你当亲儿子看待,是不会介意的。”

景勋听了这话,直接朝着林落雪丢了一个大白眼。

小受自己玩道具没有攻 放轻松好好感受我

不介意,不介意才怪,他非常介意好吗?

难道这死女人就不知道,这杯奶茶里放的什么东西?

“喝啊,没事的,我保证。”

林落雪一边说一边冲他挤眉弄眼。

见面前的家伙没有反应,她干脆伸手在他腰上狠狠地拧了一把。

景勋不吃痛,拧了一下眉头。

“好,我喝我喝。”

景勋抱着奶茶,然后吸了一口,完全不敢往肚子里咽。

林落雪笑着问他:“怎么样?是不是挺好喝的?这可是全城最有名的奶茶店里买来的。”

景勋不说话,只是使劲点头。

期间景勋为了不把这口奶茶吞咽下去,一直包在嘴里。

林落雪则跟老太太高兴地聊天。

他趁着几个人不注意,偷偷溜出病房,想把那口奶茶吐掉。

谁知道这时候,刚刚出门就看到了迎面走过来的林夫人。

林夫人看到他,喜出望外道:“小伙子,就是你。”

这一阵惊吓,吓得他直接把嘴里的奶茶咽了下去。

景勋当即瞪大了眼睛,心里想:这下我死定了。

林夫人道:“难道我认错人了?”

她看了看病房,又看了看这小伙子,再把手机里的照片对比了一下。

“没错啊,就是这里,就是你。你跟我说说,你是不是认识林落雪?”

景勋见过两年林夫人,知道她是林落雪的母亲,因此开口:“是的林夫人,我认识林小姐。”

“你知道我是谁?”

景勋尴尬地点头:“有幸见过夫人两面,可能夫人不记得了。”

林夫人围着景勋看,一边感慨一边道:“瞧瞧,多么好的小伙子,高大帅气,就是年纪有点小。你今年多大了?父母是干什么的?”

见林夫人这么问,景勋如实回答:“父母还在上班,是普通职员,我今年27岁。”

林夫人听了这话,有些讪讪道:“这样啊……古话说女大三抱金砖,不错不错,你俩般配得很。”

景勋觉得,林夫人肯定有什么地方误会他了。

他赶忙转移话题:“林夫人,您是来看望祁总的吧,他就在病房里面,我带您进去。”

林夫人笑着道:“叫什么林夫人,叫我伯母,你们俩都在一起了,还跟我见外什么?这死丫头,亲妈都瞒着,看我等会儿不收拾她。”

景勋听了这话,整个人都惊呆了。

等等,这位林夫人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林夫人,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其实我跟林小姐……”

“妈,你怎么来了?”

林落雪听见门外有个熟悉的声音,打开门就看到她妈正跟着景勋说话。

先不说这两个人谈话的内容是什么,单看她妈妈这么殷勤地跟景勋交谈,他都能猜测出来,她这亲妈是把景勋当做亲女婿了。

被这么一打岔,林夫人也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就看到自家女儿从病房里走了出来。

这边是女婿,那边是女儿,林夫人立马笑得合不拢嘴。

“小雪,你俩处多久了?都不告诉妈,看你这孩子,是不是非得要把妈急死了才高兴?”

景勋听了这话,只觉得头疼,他赶忙开口:“林夫人不是这样的,我跟林小姐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们俩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哪里知道他的话才刚说完,林落雪直接扑上去吊着他的脖子。

“哎呀,你好讨厌,原本想着跟你秘密交往,但现在都被我妈妈发现了,就算抵赖也没有用的。”

景勋:“???”

林落雪冲着他眨了眨眼睛,然后狠狠地在她身上拧了一把。

然后又挽着他的胳膊,冲着林夫人道:“哎呀,妈妈,还不是平时你凶巴巴的,所以我们家景勋才会害怕。妈妈,你一定不会阻拦我们俩的对不对?”

林夫人见着自己这个嫁不出去的女儿终于有人要,高兴都来不及,哪里想过要去挑三拣四。

她赶忙应声:“是是是,我是不会阻拦你们的,年轻人嘛,恋爱自由。你是不是担心家庭问题?放心好了,我们家也没多少钱,到时候你要是不想在外面工作,回来给我们管理一下公司也行。”

“对了,我们林家可就这一个女儿,以后我们的,还不都是你们俩的。”

林夫人一边说笑,一边打量着这两个人,忍不住再次感慨:“哎呀,你们两个人怎么这么般配?简直是天造地设的嘛。”

林落雪听了母亲的话,忍不住暗暗叹息。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211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