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点啊好深啊轻点太深了 公车上的调教高H

苏阮淡淡地吐出三个字:“不面了,这份工作,我不太适合。”

李墨白决定改变策略了。

以物易物的大方针不改变,但是呢,不能换矿石了。得换更有价值的东西!

卡车飞机搞起来!

指望着做矿石生意,我啥时候才能买上一辆桑塔纳啊。

掐指一算,如果一直做矿产生意的话,那利润实在太低了。甚至于可能还不如我在视频网站上接点广告啥的呢。

折腾半天不赚钱的话,那玩个锤子啊!

李墨白跟娜塔莎不一样。娜塔莎,毕竟是俄国人,她对自己的祖国和同胞是充满感情的。

这份感情,李墨白一个外国人,当然是领会不了的。但是呢。李墨白也会对其保持尊重。

他可以看在娜塔莎的面子上,做这个生意。可要是不赚钱的话,时间久了,这心里肯定是不好受的啊。

咱又不是国际慈善组织的!

而且自己接到了军方的订单。那些高精尖的装备,得想办法搞过来才行。

李墨白一直在默默地关注着海南的相关信息!

因为现在国家层面应该是已经着手建立海南的航空系统了。

琼州海峡,风机浪高。没有飞机的话,交通真的是太不方便了。

现在跨海大桥尚未建立起来,海南这么大的一个岛屿,进出只能靠海运!坐轮船。

很耽误时间的啊。

交通极为的不方便。晕船的人更是饱受折磨。

作为一个海岛。海南是急需一家大型航空公司的。

商业的,民营航空公司!

海南岛屿上,不是没有机场,是有的。但那些都是军用机场。

起降战斗机,轰炸机,歼击机是可以的。

但是大型的民用航班起降不行的。

军用机场是战备机场。要求没有那么的高。飞行员的技术也是更高一筹的。

这就跟在军队里面开军车,和在社会上开公交车性质是完全不一样的。

开军车那是没什么估计的。握好方向盘,油门踩到底,就是干。

反正有汽修班呢。也不需要考虑那么多。

但是开公交车不一样。你得考虑乘客安全,得考虑交通秩序,此外,就得尽量的节省油料了。

这公交公司和军队不一样!

军队是有油库的,随便加。公交公司可没有,那都是营运成本。

飞机同理!

战斗机飞行员,要想成为一名合格的客机飞行员,也是要经过一番严格的培训才可以的。

要不然,按照驾驶战斗机的习惯去开客机的话,乘客肯定是受不了的。

李墨白其实是挺想搞个航空公司的。

这样自己在跟俄国的贸易中就不愁吃亏了。

罐头换飞机!

这生意是绝对有的赚的。加上大卡车啥的。有钱途。

不过,这条路比较艰难。

一方面,自己对这个领域是一无所知的。

另外一方面呢,得保证,俄国那边拿出来的产品都得是最新的。不能是压舱底的旧货。

毛熊虽然可怜。但是吧,坑起人来,是真的一点都不心软的。

李墨白曾经在报纸上看到过一个新闻!

说是某个国家,向俄国订购了一批战斗机!

按理来说,人家给你的是新机的价格,那你就应该给人家全新的飞机啊。

结果呢,这毛熊倒好。竟然把仓库里的旧型飞机给翻了出来,然后向翻新一下,就当作新飞机去卖给人家。

你这不是扯淡吗?

哪有你这么做生意的啊。你是把客户当傻子啊?

最后,订购战机的国家知道这事儿了。怒气冲冲的把订单给全部取消掉了。搞的毛熊很尴尬。

这件事儿,被美利坚和西方各国炒的沸沸扬扬的,对俄国的声誉和军火出口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很多原本都快谈成的军火生意最后都取消掉了。可以说,毛熊这波操作,是得不偿失的。
轻点啊好深啊轻点太深了 公车上的调教高H
本来是能赚钱的。结果呢,你贪心,想要赚的更多。到头来,偷鸡不成蚀把米。反而把自己的信誉给赔进去了。

这事儿,怎么说呢!

其实美利坚人也经常这么干。但是没办法啊。人家有那个实力啊。

有些国家地区,还上杆子的去抢老美的二手货呢!

比如,明国的太湾地区。就是这么恭顺!

当狗还自己买狗粮的。你服不服?不服不行。

同样的事儿,有的人干了,大家屁都不敢放一个。直接默认。但是,你干了,就会被群起攻之,口诛笔伐。

说到底,实力不行。拳头不够硬。

毛熊惯使这招,不防不行啊!

李墨白认真回忆了一下这海航的起家史。

有一个人其实是至关重要的。陈俊峰!

这个人是个了不起的人才,一千万的本金,玩到了二十个亿。翻了俩百倍。

虽然说,这当中有投机取巧,有跟上了时代的红利,还有国家的产业政策扶持等等。

但是,他的个人能力也是毋庸置疑的。

能力加机遇,造就了海航的辉煌。

之后,代替陈俊峰的王建就有点那个啥了。过于胆大了一些。

本来吧,海航的发展模式其实是挺好的。

背靠着国内这么大的市场,十三亿的人口规模,虽然不可能人人都坐飞机。但是也有上亿的潜在用户啊。

只要好好的经营,不要去想那些天方夜谭的事儿,是完全可以将生意做的红红火火的。

基本上,明国的航空公司,就没有一个亏钱的。但是唯独这个海航。

其他航空公司,不夸张的说,就跟印钞机一样。

海航呢,各种花式并购。搞了一堆的资产!

国内外都有。但是优质资产却是寥寥无几的。大部分的资产呢,都是在亏钱。

除了推高了海航的市值之外,其他什么贡献都没有。

这种饮鸩止渴的方式非常的危险。

李墨白想的是,自己别走这并购资产的老路就可以了啊。

我安安心心的做航空生意就可以了啊!

一步一步,做大做强,这不挺好的吗?

本来就是个稳赚不赔的生意,你得要去作死,那能不死吗?

海航其实一九年就出现问题了。但是为什么还能够支撑住啊。就是因为航空业务的营收还能勉强覆盖亏损,所以大厦才没倒下!

后来,因为疫情原因,航空也都停了,海航没了输血大动脉,直接就凉凉了。

李墨白这边,准备看看,能不能先找到陈俊峰。

这位老兄是个绝对的人才。

李墨白希望拉拢过来。

上辈子他可以一千万起家,打下大大的海航集团。这辈子,我给他五千万。

上辈子,他没有飞机。这辈子,我想办法给他准备飞机。

我们强强联手,打下大大的江山来。

只要不作死,打造出一个五百强的航空集团不是难题的。

李墨白搜陈俊峰的资料。但是很可惜,眼下互联网发展还在起步阶段。

很多官员的资料,并不能在网上查阅到。

能在网上查到的,只有极少数高官的。而且都很简单。

不像十多年后,一个镇长的信息都清清楚楚的。

此时的陈俊峰,还默默无名,李墨白自然是搜不到的。

秦州方面,李明武这边攒的白羽鸡毛够多的了。随时可以加工成羽绒。有现成的做羽绒服的材料。

本来是想着说,偷个懒,直接从秦州买个现成的厂子直接上手干的。

但是现在看来,不行了。

这个老被服厂毛病太多了。不能要,不能要。

孙厂长这个狗东西,老奸巨猾。李明武不想与其打交道。

一屁股的屎,一不小心,就沾我身上了啊。

我何必呢?给自己找麻烦。

戴如玉也是支持丈夫的这一想法的。

没必要花钱给自己找个麻烦。

孙厂长这个人,太不是东西了。得离她远一点。不然的话,老天爷一道雷劈下来。得躲远一点。容易连累到你。

被手底下员工那恨意满满的眼神给整的毛骨悚然的孙厂长主动找李明武来谈判。

条件变了。最近俩个月的工资李明武结算掉,银行贷款,李明武结算掉。然后剩下的钱,给他。厂子交给李明武。

李明武:“……!”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211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