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山村里的全乱H 两根粗大同时挤进她

反正他们的钱不要白不要。

为了不显得过于高调。李墨白一把赚个十几万,甚至几万就收手。

别小瞧了。这可是美元。绿币。

兑换明元一比七,就问你香不香?

最关键的是,这钱不用怎么操心就能到手。敲敲键盘就行。

抢银行都没这么舒服的。

陈天河回到香江之后,立刻按照李墨白的吩咐去研究出租车牌照的相关事宜。

李墨白的运气也真的是好到爆。

香江这边,其实控制着香江百分之七十出租车市场的运通公司,是想跟江府(香江政·府的简称)谈条件的。

资本家的胃口是贪得无厌的啊。

他们只想让自己的利益最大化。所以呢,逼着江府让步。

三十万港币一个出租车牌照。这个价格,已经是相当可以的了。但是运通公司要杀价。砍到了二十六万。

逼着江府让步。因为他们放出狠话了,任何公司,不准绕过他们,单独去跟江府谈合作。

大家围绕在运通公司周围,一起去跟江府谈条件。逼迫江府价格上做出让步。

等于是想让江府骑虎难下啦。

对于江府的交通部门来说,真的是被这帮寡头给气的够呛。

三十万的价格,已经是江府看在城市迫切需求的情况下,给出的诚意价格了。

因为城市的发展,原有的出租车数量不能满足需求了啊。

老百姓不停的向江府投诉,要求提供更多的出租车,满足市民们的出行需求。

江府这边呢,肯定是要想办法去满足市民需要的。但是,他们也很难。因为他们面对的,是以运通公司为首的垄断集团。

整个香江出租车市场的九成份额被其给牢牢把握在手上。

他们制定了一系列的规则。一方面,拿捏江府。一方面呢,去从香江市民身上攫取最大的利益。

有点类似于钻石的概念了。俩头通吃。

其实他们旗下的出租车如果全力去跑的话,是能够维持基本需求的。但是吧,在运通公司看来,如果出租车太容易坐的话,那还怎么开高价呢?还怎么维持高起步价,高收费呢?对不对。物以稀为贵啊。

跟钻石一个道理,背后都是有资本运作的。

这一次,江府是一口气拿出了七十张出租车牌照。

一方面是解决出行需求,一方面是增加财政收入!

按照江府的规划,这一次,能够入账俩千一百万港元。

极大的充实了江府的财政。

但是吧,运通公司这帮人胃口太大了。

他们明明已经赚的够多了。这个时候还要去搜刮江府。

硬是拉动整个行业来给江府压力。

陈天河知道这个情况了,立刻跟江府这边做接触,表示本公司愿意原价买。

三十万港币,毛毛雨的啦。

我老板包场都可以的。

江府交通部门的负责人听到了陈天河敢冒着得罪整个行业的风险来买牌照,顿时大喜过望啊。

因为香江被资本世界侵蚀的面目全非。

各种联盟,各种工会什么的。已经将整个行业给垄断压榨的不像话了。

所谓的出租车工会,教师工会,等等这一类的组织吧,他们成立的初衷是好的。
一个山村里的全乱H 两根粗大同时挤进她
可是这慢慢的,随着自身的发展壮大,慢慢的就偏离初心了。

屠龙少年最后堕落成新恶龙的故事也是屡见不鲜的。

而且吧,香江历史上,曾经是英吉利的殖民地。虽然说,现在已经回归了。但是呢,西方资本的影响是无处不子啊的啊。

花旗银行,汇丰银行,渣打银行等等外资银行,基本上是垄断的香江的金融财政了。

虽然江府是香江的合法政权,但是吧,面对的是资方资本支持的香江本土财阀豪门。

香江排名前五的富豪,除了极少数是红心之外,剩下的都是黄皮白心的香蕉人。

他们在香江市场赚钱,但是赚到钱并没有用在香江。除了一部分去投资内地市场,大多数都去投资西方世界了。

等于说,财产是在逐步的转到欧美去的。

这要是倒退三四十年的话,就是卖国贼的行为了。

不过在香江,资本其实已经掌控了舆··论。包括那些臭名昭著的报刊媒体,背后都是这些香蕉人和西方资本。

西方欧美世界是一直撺掇着想搞和平演变的。但是他们显然是不了解这个古老民族的啊。

只要实现了工业化,对不起,我们的底盘就坚如磐石了。

再想玩那些套路,那就无效了。

“你们公司有资质吗?”江府交通局的人关心道。

陈天河:“有的,我们公司有五百万美元的注册资金。这是我们的执照!”

这交通局的官员审阅了相关的资料后,发现陈天河公司的证件是齐全的。

实力也是有的。

不过,跟运通公司相比,你们这个实力还是有点差距的啊。

你们想好了吗?你们要是贸然的趟这浑水的啊,那后果不堪设想的。

到时候,运通公司联合整个行会来挤压你们,那你们的小日子可就不好过的。

在香江这个纸醉金迷的一亩三分地上面,你可以去得罪官方。你甚至可以去得罪黑道,但是,你不能得罪基本。

香江是法治社会,是所谓的民主之地。但其实吧,就是瞎胡闹。一个抢劫犯都能在律师媒体的运作下无罪出狱。你敢想象?

至于黑道吗?现在已经不是古惑仔的天下了。你再牛的黑社会,香江警方哪怕收拾不了你,可还有驻军呢?不服来试试?

聪明的香江黑道家族,早就乖乖的洗白上岸了。

这一批人,反而是最爱国的了。你说好笑不好笑啊?

臻然大学士发问,“你何时得到的魔物?”

尤丛心底打死也不开口,嘴巴却不受控制地一开一合,“三月前,考核结束后的一天。”

“从哪里得到的。”

“从天而降,砸到身上的。”

“得到它后,出现了什么异样。”

“有个声音在我耳边。”

“什么声音,说了什么。”

“它鼓励我去做想做的事,它没错,我也没错!”

臻然向拙岩几人望了望,再问,“你都做了什么。”

“痛打白眼狼、教训不义商贩、为兄弟报仇、拯救孤儿”

这人说得那叫一个畅快自得。

臻然和尤丛不了解他的品行,顿生疑窦,这魔心还能刺激人做好事?

拙岩面皮都黑了,有了之前的几遭,他认为尤丛的观念与常人不一样,对他的说法十足十不信,“今日暂时就这样,臻然,麻烦你核实他的供词。”

“是。”

臻然一一排查他的行迹,调查真相,直呼好家伙。

“白眼狼”是他从小长大的朋友,因为受过他的一饭之恩,处处为他着想,等他被选入书院,开销增大,每天打几份工送钱给他,让他买源兵,反正别的学子该有的,争取都给他备齐。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213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