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头山村玩丫头小说 被陌生人用手指高潮了公交车

堂虎也才一星实力,被席欢颜抡起酒坛一砸,老半天爬不起来,他都这实力了,那些叫他老大的人能有多少斤两,数完十个数就被同图学生们撂倒在地了。

躲进后院的驿丞又冒了出来,掩着惊诧朝席欢颜拱手,“不愧是书院出身,好身手好身手,这些烂东西就丢出去吧,免得扰了你们的眼。”

他说着去扶堂虎,嘴里念叨,“说了这里不让外人进,你看看,惹事了吧。”

寄书还在纳闷曲傅骄比自己机灵,快人一步挡了酒,让他说出更多话来,这回见驿丞出来和稀泥,想也不想把他拦了下来,“请驿丞让后厨再做几桌饭菜。”

“这”驿丞察觉到寄书眼中的威胁之意,讪讪走到席欢颜面前,“你们可得悠着点儿,他们在渭雨镇有点势力,闹得太大不好看。”

席欢颜问他,“你刚回后院,有向城镇邑长或者泸县大尹求援吗?”

“这点小事,没必要打扰上面。”驿丞不耐烦了,“我再给你们做几桌,吃完就走吧,离城镇也不远了。”

“驿站是官将食宿、换乘之地,难免接待携有重大军事情报的官将,你就是这么轻率处理的?”

“你们又不是官将。”驿丞瞪着眼大声道,“可别叨叨了,我劝你们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现在去后厨催厨子做菜,你们把大堂收拾干净,我出来要是见你们还没将这些人送出门,你们也滚,我接待不起!”

说完气冲冲地回了后院。

席欢颜看向一众人,“原以为我们能在独善其身的情况完成书院任务,倒是有点天真了,我想做点仗势欺人的事,你们觉得呢?”

众人心中也窝着火,可他们只是学生,什么都做不了,此时自然以席欢颜马首是瞻。

“但凭东君吩咐!”

“将他们捆起来丢一边,先换了衣服吃饭。”

等驿丞再出来,地面依旧是狼藉,堂虎几人还被捆了起来,扔在角落里,他气冲头,怒视外来的书院学生,“你们想干嘛,别以为换了一样的衣服,带上徽章就了不起了,惹错了人,你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滚,带着他们一起滚,我这地小,供不起你们”

最后一个字几乎消了音,他盯着席欢颜腰间的赤金令牌,一遍遍辨认上面的字,“东君?”

驿丞带着僵硬的笑容,将地扫了,搬来新的桌椅,亲自一桌桌上菜,半分不敢言语。

寄书叫住他,“你刚刚话里有话啊,我们外来人进了你本地,要不是有身份压着,是不是被埋哪儿都不知道?”

驿丞连忙摆手,“别,别,我可没说过这话儿,哪敢啊。”

“我觉得你挺敢的。”席欢颜拿起一双筷子,夹了一块肉,“说说。”

“我就是随口一秃噜,您慢吃,后头还有菜,我去端!”

他刚一转身,后边声儿破空,一双筷子咻地钉入半步外的地砖里,只冒出指甲盖长的头儿!

驿丞苦着脸转身,重新给席欢颜奉上一双筷子,“我也是听说,这哪哪儿巡镇卫开罪了谁家人,隔天横尸野外,这哪哪守城门的,碍了谁家的道儿,走夜路被弄瘸了腿。

较严重的一桩事,是一位邑长上任不到一月,意外死了,其实是被辖地几家势力设了套,我能说的就这么多,您就别追根究底了,我只是听了音儿,真假谁知道呢,小心点总要的嘛。”

席欢颜挥挥手,驿丞如蒙大赦,赶紧跑了。
老头山村玩丫头小说 被陌生人用手指高潮了公交车
寄书道,“空穴来风,未必无因,我们得提高警惕,不能低估这些势力的凶残程度。”

“东君的身份摆在这里,谁会那么不长眼。”昌燎话锋一换,“不过我们得小心点,他们未必会对东君做什么,但要暗地里对我们耍些阴招,我们可能防不住。”

席欢颜夹了根菜给他,他一脸惊喜,“谢谢东君!”

“别客气,最近文化课学起来吃力吗?”

“额,还行。”

“我看不大行。”席欢颜细心指出,“‘但’字用得不大好,这转折一出,意思像是他们报复不了我,所以只能加重报复你们。”

昌燎背脊发麻,连忙否认,“东君,我没有这个意思,哎呀,是我说得太快,用词不当,我的本意是,如果我们只以书院学生身份上门切磋,说不定会对我们下死手,或者根本不理睬我们,有东君您表明身份,行事就方便多了,谅他们也不敢在您面前,欺辱我们一行人,既保证了切磋比试的公正,也保障了我们的安全。”

“他们如果耍阴招,你们防不住呢?”

“那就是我们经验少,实力不济,但我相信,东君一定会为我们主持公道!”

“这回用对了。”席欢颜与众人道,“我在这里年纪最小,经历的事不多,和你们任何一人相比,都十分浅薄,一路上你们将我当小孩照顾,我不反感,可你们也要记得,我的实力最强,我把你们带出来了,就一定会把你们完好地带回去。”

这番话击中了二十来人的心坎,反而弄得他们说不来话了。

曲傅骄毕竟见过大场面,也演绎过各种场面,笑着端起茶碗,“我们既是同窗,也是同袍,此行为同一信仰、同一目标进发,理当同舟共济,何不摔碗明志,给予彼此最深的信任。”

寄书知道自己在别人眼中,很明显就是东君的人,不好说些具有煽动性的话,将东君捧得太高,惹人反感,所以他听到曲傅骄说这番话,很是高兴,立刻举起了碗。

与他一同的,还有所有同图学子。

席欢颜也拿起了茶碗,“秉忠贞之志,守谦退之礼,护公正之法,以身践道,万死不辞。”

“秉忠贞之志,守谦退之礼,护公正之法,以身践道,万死不辞!”

二十五人喝下茶水,摔碗明志。

哗啦啦一连串的响声,吓得驿丞躲在后院没敢出来。

席欢颜等人也没管他,吃完饭,推搡着堂虎一伙人,上马朝着渭雨镇奔去。

一县之下,一般有五至七座城镇,大者为城,小者为镇,城有高墙围制,镇则通常以青山绿水为障,席欢颜一行人沿官道向南,大约三十多里后从右侧辅道下。

这条路一侧是山壁,一侧是密林,蜿蜒曲折,而天也已入夜,风打树叶的声音,荒凉诡谲。

堂虎几人被一根绳子串成一串,跟着马,跑了一路,等席欢颜他们停下来查看路线,俱都支撑不住赖在了地上。

“晚上镇子里进不去的,我们本地人都进不去,否则我们就不会要在外住宿了!”堂虎哑着嗓子大喊,“求求你们,就当我们是个屁,把我们放了吧,我们有眼无珠,不识泰山!”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214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