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你这个是棒棒糖吗 公车上玩两个处h文

可惜没人理睬他。

“这附近被施了迷惑性幻术,应当是镇子的常规夜间防御,没必要强闯。”席欢颜道,“老规矩,上下夜轮值。”

堂虎仗着这帮人的注意力没在自己几人身上,肆无忌惮地跟身边人贬低书院学生的行为,显示自己的睿智,嘲笑他们驿站不住,非得傍晚赶路,这下天黑了吧。

一人努了努干燥的嘴,“老大,我觉得,他们真的有点不正常。”

堂虎转头看过去,就见他们一部分人进入林中,合着衣,或者往地上一躺,或者往树干上一靠,直接睡了,另一部分人在路旁升了火堆,有烤肉的,有盘坐静思的,有两两对战,有低声谈天的,简直没拿这黑天当回事儿!

堂虎一伙人盯着看了小半夜,熬不住睡了过去了,等到下半夜,被一阵呼喝叫好惊醒,挂着乌青的眼袋望过去,换了批人值守,“”

换就换了,你们大半夜干什么不好,非要比武吗!

好不容易等到天微微亮,这些人终于消停下来了,他眼皮一耷,没睡半刻,又被朗朗读书声惊醒,勉强睁开眼,只见二十四人手里捧着书,或站或坐,围成半圆,那什么东君立在前面,似乎是边领读边讲解。

别说,朗朗之声怪好听的,堂虎睡意涌上头,打起了瞌睡,打到一半,那边又开始争执了,时不时咆哮灌耳,叫人脑袋突突。

堂虎几欲掉下泪,如果是为了折磨他,大可不必。

今日文化课程结束,太阳正好完全跃出朝云,又是全新的一天。

书院学生们简单洗漱了一下,精神奕奕地上马准备进镇。

曲傅骄摇着团扇,“昨天感应到的迷幻术痕迹已经消失了,看来确实是一个只在夜间自行开启的迷幻阵。”

“设得太浅显了,意志强些的人能直接通过它,也只能迷惑一下野兽。”席欢颜对这个镇子里有强劲的星级源师表示疑惑,招手让寄书把堂虎几人带上前来。

“渭雨镇,最高星级是多少,有几个?”

堂虎脑袋沉沉,话也不过脑,脱口道,“三星,四个,本来有一个四星的,也不知道是死在战场上了,还是被抓了。”

席欢颜心下有了决断,“去镇司一趟,见见邑长,能尽快搞定最好。”

土路尘飞扬,不消三刻,视野开阔,前面出现一座石牌楼,两侧设有箭塔,总有近三十人在地面和箭塔上站哨巡视,不过只有一人带着二星星徽,其他都是普通武者。

那二星武师远远见一群人纵马而来,胸前似乎还都有星徽,吓得让人拉出拒马桩子,摆出箭阵,高声呼喝,“你们打哪儿来的,到此地有何贵干!”

一行人停下了马,寄书驱马上前一步,“同州最高书院,同图学子游学至此,欲与德高望重者求问世间道理,欲与能人强手切磋源术武技,望开方便之门。”

二星武师看到了堂虎求救的眼神,也看到了席欢颜展出的通关牒和她腰间的令牌,一时头皮发麻,摆手撤去应敌阵仗,退到一边,甚至不敢开口求证她的身份。

星烬与同州军的战后余威尚在,叫他不敢质疑东君令牌的真假,待目送他们入镇,他忙抄近道去镇司,面呈此事。
爸爸你这个是棒棒糖吗 公车上玩两个处h文
于是席欢颜至镇司时,邑长正好率众出迎。

邑长头上已生银丝白发,身姿挺拔,依旧硬朗如出鞘利剑,她似乎认识席欢颜,见面就拜,“参见东君!”

“邑长免礼。”席欢颜下马与她一同进府,“我与邑长见过?如何称呼?”

“艾凌,我本属公爵麾下退役士兵,军衔庶长。”

进了大堂后,席欢颜有意私聊,艾凌邑长极有眼色地邀请她去书房,留下佐官陪同其他人。

镇司外表高门大院,前边的大堂里也是处处精致,摆设着东域西域风格融合产生的被称为木制沙发的软垫长椅和独座,窗户装的是不符合东域内敛特性的彩玻璃。

但离开大堂,进入宽阔的后院,入眼一片光秃秃,转过回廊走入书房重地,摆的竟是长板凳,支棱着四根圆柱的简易方桌,以及原色轻巧的简陋书架,除此之外,没有多余装饰。

“里外差别挺大的啊。”

“东君见笑。”艾凌解释道,“这处宅子,有点来头,二十多年前,暮州未沦陷前,它就是镇司府,暮州沦陷后,各级官制和书院体系被拔除,它几近易手,落到了照剑家族手中,家主雨元胜是四星武师,也是之前暮州军队方面的一个统领,他一死,这一家人怕受牵连,连夜逃了,我上任后将土地和宅子收回,重开镇司。”

说着,她笑说,“组织人手,设立社学,各方面花费甚大,上头拨下来的不够,幸好那雨元胜将宅子装得金碧辉煌,奇石、玉器、金箔,一层层扒下来卖了,暂时缓解了府库压力,只留了外面的大堂充当门面。”

“原来如此。”席欢颜单刀直入,“我听邑长提到家族,能说说,你对暮州家族、武馆、公会之流与书院体系的看法吗?”

艾凌倒了两杯水,沉吟,“我们荣华,没有正儿八经的家族,非要说有,也是指村落里同血脉的宗族人,我们从社学、书院一路升上来,皆有帝国无私扶持,不需要家族抱团求存,这个道理用在武馆、公会上也是一样,所以帝国内部没有家族、武馆等势力的发展空间。

西域不一样,他们上头没有保护罩,于是谁手里掌握源术、武技等重要生存资料,谁就有资格当“中心”。

就说雨元胜,暮州没沦陷前,是三星武师,隶属真司,因为功绩卓越,被赐了“渭雨”镇中的雨为姓,特允前往当时的暮州最高书院学习一门较为高深的武技,由此他学到了后来赖以成名的照剑术,并在暮州沦陷后,将照剑术传给血脉亲人和子弟,创立照剑家族。”

说到此处,艾凌道,“书院功法皆属帝国所有,除却黄品功法予以外传,玄、地、天三品功法学了后,皆不能外传,否则视为叛国,只是随着暮州沦陷,这规矩就被人忘了。”

席欢颜一惊,“你是说,暮州这些武馆、家族,其实是靠书院功法支撑起来的?”

艾凌颔首,“不能说全部,但大部分是的。”

“如果他们手里拿的是书院功法,定要收回!”

“帝国的功法怎么能流于私人势力之手,这是盗窃,不论是按帝国法或州法,全部抓起来处死也不为过。”

“每座最高书院的每一部功法都独一无二,此前没有听说过这类事,倒没想过一州沦陷后,书院功法去了哪里。”

“这实在太可恨了,是我们低估了沦陷带来的后果。”

书院学生们激愤不已,恨不得代帝国掌了生杀。

席欢颜没有理睬身后的吵闹,立在窗边望着在大雪中死去的枯树发呆,三天前,与邑长谈完,她立马和学曹联系了一次,她发现她对暮州是不了解的,若按她之前的打算,礼貌地去与这些武馆家族公会切磋,和与窃贼把酒言欢有何区别。

就是个笑话。

学曹大概也知道自己会等来她的质问,无赖似地回,“我以为这是一个调查一下就能知道的秘密,你现在不就知道了吗?”

席欢颜不会纠结过去的事,只问当下,“我需要几个确切的答案,第一,上头准备把暮州怎么样,我知道按照母亲和帝宫的约定,天火道如果全部收复,母亲将拥有天火道三分之二的疆土,如果无法全部收复,将返还除同州以外的疆土,暮州在不在这预定的三分之二内。”

“第二,曾经暮州最高书院的全部资料在哪里,是要在原暮州书院的基础上重立书院体系,还是将同州书院的功法、讲席分一部分过来。”

在席欢颜看不到的院长书房内,学曹回头看向主座上的人,暗自叹气,自己不得不当这个不靠谱的师长了。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214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