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狠挺进她深处 厨房上岳

早知道我就不参加这个比赛了!

以后但凡这种公开播出的节目,一定要小心谨慎一些!

这个事情,给了陈羽一个教训,陈羽的心中作出了决定。

最终,陈羽在朋友圈和微博,分别发了一个信息,感谢大家的祝福和支持,然后便直接把手机声音屏蔽了,每隔三个小时才会看一次手机。

不管谁打电话过来,有多重要的事情,三个小时内都不会接,反正天塌下来的事情,也不至于急于两三个小时。

这样经过一番调整之后,陈羽终于清净了很多,重新恢复了高效率的学习。

在忙碌的学习中,时间是很快过去的。

一转眼便又到了周六,又到了象棋大赛的时间。

这一轮,陈羽运气不错,又抽到了一个不算很有名气的对手。

不过经历了危东青的事情之后,陈羽根本就不会小看任何一个人,哪怕是没有任何没名气的人,都可能是顶级高手,更何况这个对手还是个小有名气的高手,是曾经在去年的大赛中进入前十六的。

因为上一轮和危东青的比赛,陈羽的表现“平平无奇”,所以这一周关注他的比赛的人少了很多,但是让陈羽感到意外的是,象棋协会的直播台,竟然还是选择了直播了他的比赛。

他本来以为,大家都认为他的棋不值得一看,直播平台应该不会再播他的比赛了。

不仅陈羽意外,其他的象棋棋迷们也很奇怪和意外。

包括象棋协会的副社长,负责直播事宜的杜涛也很意外。

他原本的安排也是不播陈羽的比赛的,他选择要播的是另一台比赛——成名高手牛文的比赛,但他的安排被蒋海龙否定掉了,蒋海龙非常坚决的要播陈羽的比赛。

这让他也很无奈。

“怎么播这场比赛啊!”

“我们不想看这个比赛呀,我们想看其他更精彩的比赛呀!”

“象棋协会怎么搞的呀!”

“……”

直播间的观众在发现竟然直播的竟然是陈羽的比赛的时候,一个个顿时吐糟了起来,各种吐糟的弹幕不停的飞。

蒋海龙自然也看到了这些弹幕,但是他压根就不去理会,而是将心神专注到棋局上。

一直到陈羽和对手下了七八个回合之后,他才抬起头,脸上带着一抹笑意的回应弹幕。

“各位观众们,这场比赛是我强烈要求直播的,不是象棋协会安排的,你们是不是都很奇怪,很意外我为什么要直播这场比赛?”

蒋海龙微笑着看着那些弹幕。

“蒋神,为什么?”

“嗯?蒋神强烈要求?为什么?”

围观众们的好奇心瞬间便被提了起来,无数人打出了疑惑的弹幕。

他们对于蒋海龙还是比较敬重的,毕竟是国家特级大师!

“因为我觉得这一场比赛,可能会比较快结束。”

蒋海龙给出了答案。

“比较快结束?不能吧?就下老爷棋的陈羽,比赛能快得了?”

“蒋神,虽然你是蒋神,但你也不能乱说!”

“我靠,我明白了,蒋神的意思是陈羽会很快就被锤爆吗?但是好像也不太容易啊,陈羽那家伙虽然棋力不高,但是棋谱背得好,不太容易搞定。”

蒋海龙的话一下子便遭到了大家一致的反驳。

“我的意思是,陈羽会很快将对手击败!”

面对着弹幕上飞过的一条条弹幕,蒋海龙说出了一句石破天惊的话。

“我靠,蒋神,你不能乱说啊!”

“蒋神你是昨天晚上喝多了吗!”

“蒋神,醒醒!你已经坐在直播间了!别再做梦,说梦话了!”
狠狠挺进她深处 厨房上岳
“我靠,感觉我家蒋神要晚节不保啊!”

“………”

拿着手机或者坐在电脑前观看直播的观众们,全都被蒋海龙的这一句话给惊呆了,然后一个个赶紧飞快的提醒蒋海龙,让蒋海龙清醒过来,不要再说梦话。

所有人都觉得,蒋海龙这是在说梦话。

陈羽能够赢对手?

还能够快速的结束战斗?

这不是梦话是什么?

要知道,陈羽的对手可是曾经进入过前20名的,是和李昌的名气差不多的!

象棋协会中,杜涛也惊呆了。

他也没想到蒋海龙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他也觉得蒋海龙这回要晚节不保了。

他完全不认为蒋海龙的这个判断是真的。

且不论输赢,就从目前棋盘上的局势来看,这局棋也不是那么容易能够结束的。

但蒋海龙在直播中,他也不能打断,劝说蒋海龙。

算了,偶尔判断错误也没什么吧,也不会太过伤害到蒋师兄的名气。

杜涛摇了摇头。

“我和大家打个赌怎么样,就赌陈羽能不能在20回合内赢下这一盘棋!”

直播室中,蒋海龙看着众人的弹幕,微微一笑,“如果我赢了的话,大家就在直播室里扣一个对不起!如果我输了的话,我就抽十副上好的签名棋盘送给大家!怎么样,这个赌注可以吧,你们输了就需要扣一句对不起就行了,怎么都不亏。”

“蒋神就这么有信心?”

“赌了!”

“我就不信了,这个陈羽真的还能继续进入十六强!”

“签名棋盘,我要定了!”

尽管蒋海龙这么信心十足的话,让一些观众生出了一丝疑问,怀疑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但是大家细细一想,能有什么问题呢,难道陈羽还真的能够再赢下这一盘棋,进入十六强?

而且蒋海龙的赌注是20回合内赢下这盘棋。

这让大家就更加放心了!

以陈羽的实力,就算是侥幸赢棋,也是绝对不可能20回合内赢的!

这房间里共装有三个摄像头,可以全方位无死角地监控到画面。

裴衍只要敢再动手,这次就要他把牢底坐穿。

两人距离越来越近。

梁子骁眼底闪烁着阴谋即将得逞的兴奋。

然而这股上头的情绪仅仅持续不过两秒,病房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

本以为是护士,梁子骁正想发飙。

冷不丁看到一抹纤柔的身影从门口进来,却是姜书杳。

女孩握着手机缓步往里走,最后与裴衍并肩站在梁子骁对面。

她第一次朝那人渣露出抹浅浅的笑,“垃圾就该待在垃圾桶里,梁子骁,我等着你来告我。”

明明是毫无攻击性的软嗓,竟带着冬日冷冽的风,呼呼刮在对面人的脸上。

以至于姜书杳说完,梁子骁硬生生半晌没反应过来。

悲剧的是,即便这种时候,人渣看着女孩的目光仍是痴迷的。

姜书杳淡淡收回视线,仰头看着身边人,“好饿啊,我们回去吃饭。”

裴衍低下的眸子逐渐平和,冷冷的目光瞥过那堆垃圾,牵起女孩的手转身往门口走。

剧情前后反转太快,自以为一切尽在掌握中的梁子骁,面对姜书杳突然的出现,看到对方那张美到极致的脸,他心里竟生出瞬间的喜悦。

没想到在这里能见到她。

像魔怔了一般,前刻还闹着要告人家,现在当着真人的面,活生生成了一傻子。

梁子骁半晌回过神来,看两人即将离开,连忙喊了声:“姜书杳。”

女孩脚步顿住,却没回头。

病房太安静,她听到身后那人发出灵魂一问:“你和裴衍在一起了?”

第一次在北巷口,她亲手扔掉裴衍手里的钢棍,三言两语平息一场群架。

第二次在云中体育馆,她毫不迟疑地否认自己是裴衍的女朋友。

梁子骁总有疑云,姜书杳和裴衍到底是什么关系。

七点半,清洁工推着净化器敲门进来,打破一室僵局。

那刻,清晨的初阳斜斜洒入,映得整个房间和谐又安宁。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217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