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渣被学霸压着写作业短文 玉势乳夹震动调教

红疹褪去,姜书杳白皙的脸颊透着柔美,那句话不知是对谁说的,仅有三个字。

她说:“将来会。”

现在不能,但将来……或许会。

女孩嗓音浅浅,似在很平静地回答一个不那么正式的问题。

她不知道裴衍听后是什么反应,但那刻,她很明显感受到身边人微微停滞的呼吸。

直至两人乘坐电梯回了病房,她都没敢去抬头看他一眼。

房门关上的瞬间,姜书杳算是彻底体会到某人那疾风骤雨般的癫狂。

她腰间一紧,整个人腾空,天旋地转。

裴衍抱着她举起来在空中转了几圈,姜书杳吓得惊呼一声闭上眼,双手下意识环住了他的脖子。

他臂力大的惊人,她在他手中似乎没什么重量。

很多时候她都怀疑这家伙是不是被送去基地练过。

时隔几天,姜书杳再次听到少年爽朗的笑声,亦如上次在学校那棵大树下,不同的是,这次她也跟着他一起笑。

裴衍仰头对上她的眼睛,即便说话也没将人放下来。

他抱起她搁在病房窗台上,阳光透过玻璃铺满姜书杳的后背,将她罩进一片暖意。

“杳杳,把你刚刚的话再说一遍。”他提出要求。

姜书杳懒得搭理他,红着脸偏过头去。

在这节骨眼,他哪能容她逃避。

大手捏住女孩下巴,霸道地控制着她与他直直对视。

裴衍眼里带笑:“不说也行,反正老子当时听得一清二楚,以后要敢不认账,皮给你扒了。”

有些人天生不会讲情话,总喜欢拿这种恶狠狠的语气去唬人。

姜书杳其实早就饿了,加之刚才被某人抱着乱转一通,这会儿更没什么力气。

她软绵绵地拿鼻子哼了一声,表示不满:“就你这样,就算我将来不认账,也是情有可原。”

如此一句,立马把裴衍整急了。

握在她腰间的手猛然收紧,压迫的低嗓几乎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你玩我!”
学渣被学霸压着写作业短文 玉势乳夹震动调教
少年浑身每个毛孔仿佛都散发着危险。

姜书杳忍着笑,就这么目不转睛地看他,什么也不说。

时间嗒嗒过去,两人僵持片刻,护士在外面敲门。

人家可能觉得奇怪,第一次见住院的病人睡觉前要将门反锁。

偏偏这是VIP病房,小护士也不敢有意见。

不像某人那么厚颜无耻,姜书杳几乎下意识地就要往下跳。

“别动。”裴衍铁腕箍的很紧。

这下该女孩着急。

她去扒他的手,语气羞恼:“有人要进来了,你要不要脸啊。”

明明是一句骂人的话,但每每从她小嘴里吐出来,裴衍就觉得格外可爱。

他开始威胁:“把楼下那整句连在一起再说一遍,不然这个脸,我不要,你也别要。”

“……”

才一进门就高兴地抱着她转,现在又假装没听够,让她再来。

姜书杳脸颊红的快要滴血。

哪有人这样的啊。

外面的敲门声断断续续响起,面前人气定神闲地看她担惊受怕,没半点儿同情心。

姜书杳被逼得没辙,只好闭着眼,埋下头细若蚊声地道了句:“将来会在一起。”

她发誓,等出了病房这道门,她一定会狠狠踹这混蛋一脚。

本以为合了他意自己就该得以解放。

哪知裴衍却皱了皱眉:“不对,没有主语。”

天知道姜书杳听到这句话从一个语文考三十分的学渣口中吐出时,是多少的意外和……惊悚。

女孩的诧异显露眼底。

看她那副样子,裴衍觉得有些好笑,“语文考多少分,跟一个人是不是白痴没关系,老子就算考零分,照样能追到你这个考满分的。”

这天杀的自信。

外面敲门声好似停了下来,护士嘀嘀咕咕道:“该不会出了什么事?”

接着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钥匙声。

箭在弦上,姜书杳彻底认命了。

她掰正裴衍的脑袋,冲着他鼻子气哄哄地说:“我们将来会在一起,姜书杳和裴衍将来会在一起,满意了吧,快放我下来!”

女孩奔溃之际,而某人却像个神经病,瞬间乐得不知天南地北。

下刻,门把手转动半圈,吱呀一声,外面的人进来。

竟不是护士。

姜书杳睁大眼睛,欲哭无泪。

怎么是……

李叔手里提了两份新的早餐,进门后笑呵呵看着窗户前的两孩子。

“别玩了,手续已经办好,吃完饭我就开车送你们回去。”

大人眼中的世界,果然单纯又简单。

李叔家养的大概是男孩。

此时两人的姿势,如果换作老姜看到,估摸着脸都要气绿。

姜书杳觉得特别羞,埋下脑袋的空档还瞧见某人在笑。

那是一种奸计得逞的洋洋自得。

她气得头晕眼花,偏偏脸还不争气地红了个透。

好在李叔放下早饭就离开了病房,裴衍没再为难她,单手就将人抱了下来。

双脚落地,姜书杳如同从外太空回到地球。

没力气跟那混蛋掰扯,摸着饿瘪的肚子走向餐桌。

谨防他又动什么歪脑筋,姜书杳边吃边问:“你什么时候回学校上课?”

学校责令休课一星期,过完周末,满打满算恰好七天。

裴衍筷子上夹了个灌汤包,不像她细嚼慢咽,他每吃一口,大半皮馅就进了嘴。

以前在雅颂居蹭饭时也这样,他不管吃什么,总让人看着很有食欲。

也就导致朱女士产生错觉,认为自己干儿子喜欢吃她做的东西。

将错就错,裴衍也没反驳,如此便默认至今。

“你让我回,我就回。”有些热,他抬手把外套扣子解了两颗。

姜书杳冷不丁一瞥,就看到他性感的喉咙以下光洁一片,什么也没穿。

她倏然移开眼睛,红晕直蔓延到耳根。

昨晚病房开了暖气,裴衍陪护时只穿了件薄薄的毛衫。

液体刚挂上不久,她胃部一阵翻腾,就吐了。

还吐他一身。

毛衫脏了便被他脱掉,可是她没想到,这家伙也不知道叫李叔帮他拿件衣服过来,整整一个清晨,居然就这么挂空里里外外跑了好几趟。

说来说去都是为了她。

姜书杳晃晃脑子,暗示自己淡定。

接他的话道:“学习这种事全靠自觉,你的心不在课堂上,就算回去了,也没意义。”

这是一个学霸对学渣最忠诚的劝导。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217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