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深一点…再深一点用力 日常调教(H)

裴衍定定看着她,不做声。

他眼中划过一丝复杂,倒像在仔细琢磨她刚才那一席话。

姜书杳埋头吃饭,刻意不去看他。

半晌,头顶突然响起裴衍短促的笑声。

她慢慢抬起头,发现他已经吃完正懒懒地靠在椅子后背。

“怎么,你是让我别回去上课,放弃算了?”裴衍故意扭曲她的意思。

姜书杳小口小口喝着粥,浅声慢语的解释道:“不是放弃,而是选择,实在学不进去文化课,还不如走一条自己喜欢的路。”

诚如她,喜欢画画,就背着父母偷偷摸摸报考了央津美院的自招考。

裴衍与她情况不同,加之裴叔叔对他历来放养,哪怕不去考正儿八经的大学,只要别走歪门邪道,应该一切好谈。

她话里的意味其实再明显不过。

但姜书杳自始至终却忽略了一件事。

裴衍前二十年活得有多随性,后二十年就有多辛苦。

等到未来某天,偌大的至臻集团压在这个不学无术的少年肩上,对他来讲,将会是一场摧枯拉朽的磨难。

裴东翰对他不是纵容,而是残忍。

一个人后半生的成长,远比前半生更为痛苦。

而有些责任,不是他一句不感兴趣,就可以轻描淡写的摆脱。

所以从一定程度来讲,姜书杳真的真的比裴衍幸福很多。

至少,她的将来有无数可能。

裴衍却只有一种。

像是被命运掌控的齿轮,无论怎么转,都转不出那条鲜血淋漓的轨道。

回到雅颂居,两人先各自回了自己的家。

这会儿才刚九点,姜书杳简单洗漱一番后,去书房写了半小时毛笔字,正打算找出竞赛册子做几道题,外面就有了动静。

裴衍肩上搭着条毛巾,只在书房门口晃了一下,就没了人影。

很快,她听到外面的浴室传来水声。

姜书杳默不作声地埋头做题,早就习以为常。

嗯深一点…再深一点用力  日常调教(H)

整个上午,房间里静悄悄的。

裴衍洗完澡就躺在客厅沙发上打游戏,避免影响她学习,还特意带了耳塞。

墙上的挂钟滴滴答答,一轮又一轮,直到将近十一点,钟点工阿姨过来做饭,书房的门也适时打开。

姜书杳换上了家居服,同色系的卫衣卫裤,踏着拖鞋走到饮水机前接水,站在那盆叶片稀疏的巴西木旁边,显得朝气蓬勃。

她就是这样,有时候美好的连花草树木都远远逊色。

裴衍摘下耳机将界面息屏,视线从女孩身上移开,百无聊赖地打开电视。

他知道她的习惯,写完作业出关的第一件事是喝水,然后盘腿坐在地垫上,握着遥控器一遍又一遍的换台。

来来回回三圈后,找到最近的热播剧,或是综艺。

裴衍平时几乎不怎么看电视,别墅里的液晶屏也只是他用来玩手柄的工具,搬到雅颂居后,甚至连电视都没买。

姜书杳曾不止一次说他那里没有人气,思来想去,最后从自家屋里抱了个鱼缸过去。

美其名曰增鲜添彩,实则是小丫头受不了那鱼饲料的味道,偏偏老姜每次出差,都要把自己的宝贝托付给闺女,老父亲满脸的信任,让姜书杳真的不好意思敷衍。

现在好了,甩锅甩到对面,就算鱼都死光了,老姜也怪不到她头上。

某位大少爷哪里懂得喂鱼,没那耐心,更没那时间。

活蹦乱跳的一缸锦鲤,经过他两礼拜的细心照料,大概也所剩无几了。

趁着广告空档,姜书杳闲着没事,就爬起来跑去厨房看看阿姨今天做了什么好吃的。

不时片刻,厨房里传来女孩轻软的笑声,同时客厅这边,电视画面一转,插入了一则私立学校的宣传片。

蓉城云池学府,宏大的校门吸睛又庄肃。

铮铮学子,读书声传遍沁园楼。

姜书杳从厨房出来时,宣传片正播到她和陆沉在图书馆看书相互研讨的场景。

她下意识看向沙发上那人,心跳有些莫名的加快。

裴衍半瞌着眼,视线正对前方的电视屏幕。

也不知道他究竟在没在看,神色倦懒,胸口微微起伏,似睡着了一般。

姜书杳缓步走过去,拿起茶几上的遥控器准备换台,身后却蓦然响起一道清淡的嗓音。

“以后别坐树底下,容易勾着头发。”

那语气像穿堂而过的冷风,拂过姜书杳后背,激起她浑身的凉意。

她转过身去,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裴衍换了个姿势继续躺,闭着眼淡淡道:“以后再有男的敢碰你头发,老子要他好看。”

“……”

姜书杳皱了皱眉,脑子里突然闪现一些画面,慢慢地,她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

“你,你那天去过学校?”

他看到陆沉帮她解缠绕在树枝上的头发,却没有现身露面,而是攒到现在来搞秋后算账?

女孩一脸呆呆的样子,像明白了什么,又像什么也没明白。

电视里宣传片接近尾声,是陆校长做的结束语,西装革履满身正派,父子如出一辙。

换作平时裴衍自然做不到忍气吞声。

可当时的境况,让他一个正处于风口浪尖的不良分子,如何冲出去捍卫自己的领地。

真是可笑。

也太特么憋屈。

裴衍自嘲地笑了笑,招手示意女孩往他跟前走近一点。

每每这种情况,他就是大爷。

大爷心情不好只能事事迁就着,姜书杳没想其他,听话地站到他面前,“干什么。”

他拍了拍旁边的位置,“坐下。”

阿姨还在厨房,姜书杳觉得这人又要动什么歪念头,便选了一个距离他指定位置稍远的地方,慢吞吞坐下来。

看她小心翼翼跟防狼似的操作,裴衍露出抹自认为人兽无害的笑来,“别怕,往这边坐。”

“你有事说事,不要笑。”

他越笑,她就越觉得有猫腻。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217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