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会就不痛了 我就动动 4p经历

啥玩意儿?

陈劲以为自己听错了。

又再次确认了一遍:“衍哥,你让我跟你一起弄这堆垃圾?”

他发誓,如果老大敢点头,他直接暴走。

这怀疑人生的想法还没正式落地,教室门口就传来贺轻舟的声音。

“弄什么垃圾?”

看到救星,陈劲连忙转个弯跑回了座位。

拿眼神示意军师,指了指杵在垃圾堆前面的老大,又指了指自己的脑子。

这种话只能拿来演示,要说出来借他一百个胆儿都不敢。

本以为贺轻舟来了事情就可以真相大白。

然而。

裴衍沉思半晌后,转头问陈劲:“你是不是想要我游戏里的那套JKM。”

JKM是Woiser官方于去年一月限量发行的洛基珍藏版皮肤,花钱都难买到的那种,一直是陈劲的心头好,整整眼馋了大半个年头。

幸福来的太突然。

陈劲颤抖着身板挪过去,“老大,你真愿意给?”

当初他求了好久,衍哥宁愿放在仓库里发霉都不鸟他。

“嗯。”

裴衍拿眼神示意:“你去把那堆垃圾清理干净,我看看可以加几分。”

“……”

犹如晴天霹雳,陈劲的笑脸中途裂开。

愣是自认脑子灵光的贺军师,也摸不透老大这鬼迷日眼的操作。

离校七天,才刚回来就跟一堆垃圾杠上。

联想到前些天在金港赛道那晚,再看现在的怪异行径。

衍哥怕不是受到了什么严重打击,又滋生出另一种心理疾病?

想到这里,两人齐齐打了个冷战。

暴躁症就已经很可怕,好不容易逐渐康复,可千万别再整出更恐怖的了啊。

他们这小身板,实在经不起连番摧残。

不过一码归一码。

陈劲这样安慰着自己,为了那套JKM皮肤,他堂堂一宇宙大帅逼,姑且就豁出去了。

七点十分,大家陆陆续续踩点进教室。

乍然看到陈劲在角落里主动扫垃圾,纷纷看热闹的围过去。

劳动委员最为惊悚。

连忙跑回座位翻出那本尘封无数个日夜的积分统计表,在陈劲那栏,重重做好标记。

笔刚落,本子就被一只大手抽走。

看到是裴老大,劳动委员憋着气不敢说话。

空气静止。

众人都不约而同将视线投向静坐在位置上的那人。

裴衍看完后眉头却皱的老紧,“才0.5分?”

裴老大嫌少。

劳动委员愣了愣,小心翼翼地问:“那应该几分?”

“你问我?”

凉飕飕一句,彻底把劳动委员的魂儿给问没了。

早自习已过去三分钟,秦明像往常一样从教室后门缓步踱入。

让他始料未及的是,这次进教室看到的不是乱糟糟一片,角落垃圾桶和扫把放置的整整齐齐,地面上也没有垃圾,更没什么奇奇怪怪的味道。

他大概是眼花了吧。

秦明这样想着,按照惯例要在早自习开始前上讲台说几句。

冷不丁又看到黑板擦的比他脸还干净,直接原地发出一阵笑声。

同学们自然懂老秦在乐什么。

劳动委员轻咳了一下,主动报备道:“秦老师,今天裴衍和陈劲分别做了值日和卫生,我已经在积分表上做好了记录。”

换作别人,秦明尚还没多大意外。

可听到这两人的名字,特别是第一个,他差点觉得自己还在做梦。

为人师表,总不能过于浮夸。

他强装淡定地继续往前,嘴里应完一声就了事,什么也没说。

秦明下意识认为,这一定是那位祖宗闲得无聊,又搞出的幺蛾子。

没事。

只要别再把谁打进医院,就算把沁园楼拆了也行。

早自习相安无事的上完。

下课铃声一响,裴衍紧随秦明到了办公室。

开篇没有一句废话,直入主题的问班主任:“我要在下学期开学拿到进步奖,给我指条明路。”

秦明当时正拧开保温杯准备喝口水,被他这话一惊,硬生生将水洒了满桌。

几个呼吸,快速调整好情绪。

见裴衍一脸认真,不似在开玩笑。

心想这祖宗为什么突然要拿进步奖,以前不是最不屑这些?”

不负责任的讲,作为班主任,他内心完全生不出丝毫的自豪。

有的只是茫茫无措的惊吓。

可他转念一想,难道这就是停课一星期,回家教育的结果?

呵呵。

裴董教育人有一套啊。

效果显著嘛。
等会就不痛了 我就动动 4p经历
秦明麻木地安慰着自己。

怎么说也是自己班里的学生,再不成器他总是有私心的。

小魔王主动提出要改过自新,即便成功率为零,做做面子功夫他给出些点子有何不可。

短短几十秒,秦明千回百转的脑回路归位,逐渐释然。

清了清嗓子,严肃地对裴衍道:“其实最直接有效的办法,就是把成绩排名提上去,每提升一名加一分,等集满一百分,进步奖随便你拿。”

但这对于裴衍来讲,无疑比天天扫垃圾还难。

出乎意料,听完秦明的话,面前少年并未表现的有多为难。

面无表情地沉默片刻,淡然应了句,“知道了。”

秦明点点头:“嗯,在学习上需要任何帮助,都可以来找我。”

这话也就说说,他反正是不信好好的浪子说回头就回头。

如果下学期的进步奖真颁给了裴衍,他恐怕做梦都得笑醒。

把云中最扎手的刺儿头教育成才,他秦明这辈子也该扬名立万了。

接下来的几天,二班同学基本陷入疯魔。

以前最早进教室的是班长,而现在,换成了裴老大。

以前学习委员收作业总是差那么四本,而现在,只差三本。

以前课堂上的纪律糟糕透顶,而现在,谁敢闹事谁特么就要被裴老大叫去厕所修理。

诸如此类的事情每天都有上演,有些甚至微乎其微不值一提,但确实就那么真真切切地,以极高频率的发生了。

渐渐的,秦明感觉到了不对劲。

各任课老师也齐齐感到了不对劲。

究竟哪里出了问题?

秦明仰靠在办公室座椅上,发出第无数次的叹气后,百思不得其解。

二班在这样摧枯拉朽的进化中度过了十一月的尾声。

随着十二月份的到来,市里举办的物理竞赛倒计时也仅剩两天。

物竞小组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过了今晚就是周末,从下周开始,下课铃声一响他们就能准时准点地收拾书包回家了。

鏖战最后一夜,两位组长自然得打起十二分精神。

按照习惯,姜书杳先给楼下那家伙发信息过去,告诉他训练多久结束,如果太晚,她会让他先走。

但这句话通常不管用。

因为无论多晚,裴衍都会等她。

近些日子最为无聊的就要数陈劲了,侃子阑尾炎做完手术后被家里勒令不能晚于十点归家,军师家里出了点事也没工夫出去浪。

更离谱的是,衍哥毫无征兆地从良,让他一下子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迷茫。

之前他们曾问过老大为什么做出如此大的改变。

衍哥轻描淡写地说了句:“只有好好学习,好好做人,才能配得上我女朋友。”

三人自动忽略前半句。

陈劲不耻下问道:“衍哥你女朋友是?”

“姜书杳。”

空气静止两秒。

陈劲爆出杀猪般的狂笑。

徐侃风捂住肚子抽搐个不停,“卧槽陈劲你别笑,老子刀口印要崩开了,忍不住啊哈哈哈哈。”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218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