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满的巨胸 腰缠万贯下一句顺口溜

姜书杳连声求饶:“啊呀,这个也帅,你快放手,把头发给我弄乱了……”

姜书杳今天没把头发扎起来,细软的长发散开在颈间,头顶被他揉得乱糟糟的,像个快散架的鸟窝。

她红着脸从他衣服里抬起头,眼睛泛着水雾,“说真的,今天这么冷,你再回去加一件。”

裴衍衣服其实很多,但他这人就奇怪,老是来来回回重复那几件,其固执程度让人无语。

女孩干巴巴地看着他,“你衣柜里,军绿色那件羽绒服很保暖,回去换上好不好。”

零下五度的天气,她是真担心他会感冒。

姜书杳说话时伸出小手扯了扯他衣摆,嗓子比水还软,恐怕连她自己都没意识到,她居然在跟面前这家伙撒娇。

大衣上那点力气轻飘飘的,连夏日的微风都比不过。

却像一片挠在心窝处的羽毛,裴衍觉得浑身的骨头都在酥麻。

她最大的本事,就是能轻而易举地,把他弄成神经病。

裴衍嘴角要扬不扬,性感的喉结上下滚动了几下,然后,表情古怪地转身折回屋里。

再出来,已是一身军绿色羽绒服。

那时他才发现,女孩穿的跟他是同款。

同一个品牌旗下,风格相似的男女款。

呵,小丫头片子。

物理竞赛的举办地在七中,时隔小半年,再次回到自己的母校,姜书杳心里说不出的想念。

对这里她基本轻车熟路,和其他几个组员都不在一个考场,所以大家各自安排,没有特意选一个集合地。

现在让她头疼的是身边这家伙。

今天周一本该是上课时间,他倒好,直接一大早给班主任请了假,请假理由:家里有事。

她和他站在七中校门口,姜书杳轻轻告诉他:“比赛场地你可能进不去,外面这么冷,你等会儿找个咖啡厅或是奶茶店坐坐。”

大片大片的雪花从空中飘落下来,凝在她卷翘浓密的睫毛上,慢慢化成水珠。

女孩猝不及防被冰了一下,眨了眨眼伸手去摸水珠的位置,有几分软软的娇憨。

裴衍忍不住笑了,拿指腹轻轻擦过她的眼睑,嗓音沉哑:“我皮厚,冻不坏。”

他想看她进去。

也想第一个看着她出来。

女孩目光莹莹,模样本就生得好看,在这漫天雪花里,和他静静站在一起,许多人都朝这边望了过来。

他说他皮厚的时候,姜书杳忍俊不禁地浅笑了下。

手里捧着热热的奶茶,低眸咬吸管,乖的一塌糊涂。

“杳杳。”

她轻轻抬目:“嗯?”

裴衍说:“考完就出来,我在这儿等你。”

真等啊,多冷呀。

她还没说话,裴衍就又开口:“不准跟陆沉讲太多的话,我会吃醋。”

他思维跳跃过快,姜书杳直愣愣对上他的眼睛,微微发窘。

半刻后反应过来,涩然道:“好。”

只有一个字,她却说得认真。

无论陆沉对她有没有那个意思,就上次碰她头发的事,已在裴衍心里形成难以过去的梗。

她没觉得他提出这个要求过分,甚至在情理之中。

既然喜欢他,就应该多考虑他的感受。

况且……

姜书杳莫名想到昨晚陆沉给她发的那条微信。

班长问她,竞赛结束后想不想跟小组成员吃顿火锅,就当散伙饭。

她摸了摸衣兜里的手机,然后拿出来交给裴衍。

“考场不能带手机,你先帮我保管着。”

女孩眼瞳干净明亮,对他保留百分百的信任。

她没有设置锁屏密码的习惯,如果裴衍想看,几乎毫无阻碍。

哪怕等会儿考完,陆沉极大可能会再发微信给她,姜书杳也未有半分迟疑。

裴衍没想过她的内心活动有这么丰富,低低嗯了一声,不再说话。

距离比赛只剩四十分钟,她该进去了。

奶茶不能带入,姜书杳左顾右盼找着垃圾桶。

裴衍眼里带笑,大手抽走她手里的奶茶,“我帮你丢。”

看着他黑沉沉的眸底,姜书杳不争气地脸红了。

她想起那次在篮球场,他喝她剩下的酸奶,过后还跟她算账该多少钱。

丰满的巨胸   腰缠万贯下一句顺口溜

姜书杳垂着脑袋弱声道:“你想喝的话重新去买一杯,别喝我这个,不卫生。”

裴衍挑眉,他的欲望就这么明显?

却还是低哑着嗓子说:“好。”

雪花簌落飘飞,她朝他扬起明媚的笑脸。

她放下心来,转身跑进白茫茫的校门。

女孩柔美的背影远去,裴衍静静站在原地,手心握着半温的奶茶,雪花落在指尖冰凉一片,心里仿若融进了麦芽糖,沁骨的甜。

他想和她接吻。

大概只能用这么拙劣的手法。

那种卑微到骨子里的幸福感,此生有幸体会,也仅仅只这一次罢了。

他想要好好珍惜,等到将来细细回味。

去考场的途中遇到以前班里的同学,他们看到姜书杳时很兴奋,彼此打着招呼,询问近况。

女孩一如既往的美丽,但性子比从前开朗了不少。

同学纷纷开玩笑,说云中是个人杰地灵的地方,有机会他们也想去参观参观。

姜书杳被逗乐,浅浅的梨涡勾起动人的笑容,治愈又温暖。

时隔小半年,面对这个曾经整个年级所有男生心中的白月光,少年们仍旧会看呆。

姜书杳转学离开,对他们来讲,无疑是一种遗憾。

这场考试比想象中的漫长。

今年规则变化,不能提前交卷,姜书杳只能耐着性子坐在座位上,静待时间的结束。

她偏头看向窗外,雾气覆盖在玻璃上,挡住她暗含担忧的视线。

这么冷的天,那家伙该不会真的一直等在外面吧。

整整两小时,要是被冻感冒了,可多傻呀。

女孩杵着下巴凝眉沉思,成为竞赛场上唯一一个走神的。

过了中午十一点,雪慢慢地小了下来。

从教学楼走廊朝下望去,整个七中沉睡在一片白茫茫的素裹中。

姜书杳从没见过这样美的母校。

只是风景再美,似也留不住她逐渐加快的步伐。

阴差阳错,陆沉踏出隔壁考场的时候,余光不经意间,刚好触及到楼梯口女孩转瞬即逝的身影。

他不太确定那背影的主人是不是她,便将手机开机,给姜书杳发了微信过去,短短的四个字。

【校门口见。】

昨晚跟姜书杳讲过吃火锅的事,她没有拒绝,陆沉就自发认为她是默认。

才下楼梯,屏幕里弹出一条消息。

陆沉拿起一看,脸色顿时僵住。

姜书杳走得快,穿得又多,大冷的天她白皙的额头上竟然覆了层薄薄细汗。

这会儿正值七中上课时间,校门口来来往往大多都是外校过来参加物理竞赛的学生,熙熙攘攘,不算太密集。

她几乎一眼就看到站在门禁外的那道挺拔身影,军绿色羽绒服,拉链被他敞开,长度刚好过膝,穿在他身上比品牌代言的模特还好看。

以前没发现那家伙有多帅,怎么现在看来,一天比一天养眼。

姜书杳被自己傻傻的内心世界给逗乐,莹莹笑颜间迈着轻快的步子,偷偷走到少年身后。

她就那么站着不说话,想试探一下他多久能发现她。

裴衍刚接完电话,才转身手臂就不小心撞到一颗脑袋。

对上女孩捂着鼻子水雾汪汪的眼睛,他一下子笑了。

“什么时候出来的。”裴衍宠溺地拿下她冰凉的小手,用指腹揉了揉她的鼻梁。

姜书杳抬眸看到他黑发湿润,发梢沾了好多雪花和水珠,微微蹙眉,“让你别在外面等,怎么不听话呀。”

不仅如此,她伸手过去摸了摸他里面的毛衫,也没什么温度。

她有些急了,连忙解下围巾,踮起脚把他脖子严严实实的围住。

女孩想蹲下去帮他弄衣服的拉链,被裴衍用大手轻轻抓住她的胳膊。

“地上湿,别把衣服弄脏了。”他说话时眸底平静一片,那抹浓郁的黑,像深沉大海将她温柔地卷入内腑。

这里是公共场合,姜书杳第一次做出如此未经思考的行为。

她后知后觉的回神,红着脸站起身。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219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