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蜜在寝室用sm调教我 婚开二度欣欣向荣小说

“你什么意思?”

萧逸瞬间警惕起来,这女人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但手段却头脑却是拿捏得死死的,要不然当初他也不至于栽在这个女人手里。

“你猜。”

说完,女人直接挂断了电话。

萧逸心不由的跟着提起,匆匆拿了外套出门。

医院。

顾浅绵雷打不动的坐在一旁看着男人,美眸轻掀,见男人狼狈的样子,不由的笑了。

“你这算不算是自作自受?”

“不算,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不是?”

她瞠目,“闭上你的嘴,胡说什么?”

“光是说说可堵不住我的嘴。”

男人挽唇,朝她勾了勾手指。

“过来。”

“不了,您有事尽管吩咐,我一定替你做完。”

“可我只想做你。”

一股热流如同火山喷发一样,烧红了她整张脸,这车开的直接撵着她走。

“那个”门口忽然传来一道声音,“我是不是该回避一下?等会儿再来?”

慕容屿此刻想死的心都有了,什么时候来不好偏偏这时候来,还好死不死刚推开门就听到他平常清冷如同高岭之花的三哥居然在开车调戏三嫂?

还是在医院,简直太虐狗了!

顾浅绵“”

请问现在变成地鼠的概率有多大?

还能钻地吗?

墨锦琛冷眼扫过去,“滚出去。”

得到命令的慕容屿二话不说退了出去,走时还不忘带上门提醒道“那个,您该换药了。”

“滚!”

“好嘞。”未了,他不放心道“三哥,不宜激烈运动。”

这下,男人杀人的视线直接刺向他,“再多说一句,激烈运动的就是你。”

慕容屿小心脏一抖,不敢在作死边缘上发言。

门被带上后,顾浅绵脸上热气未散,尴尬的不行,这种话被人听到,哪怕是个陌生人也尴尬,更别说还是认识的。

“宝宝,过来。”

她咬牙,“还嫌不够?”

听到男人话的她恨不得原地炸毛,霸总形象彻底没了。

“倒也不是,只是刚才慕容屿说我该换药了。”

她沉默几秒,起身走过去,“我去叫医生。”

“你来。”

男人抓住她的手,解开扣子。

“我不会。”

“多学学。”他抬眸看她,“你难道忍心自己的老公被别人看完?”

她咬牙,“慕容屿是男的!”

“你老公我这么秀色可餐,很难不保证他没有心思。”

要不是知道,她就真信了。

刚打算进门的慕容屿“”

这么黑自己兄弟真的好吗?

而且,为什么每次他都偏偏听到了?

“那个,我性取向其实挺正常的”

他弱弱的提醒道。

其实他也不想过来,只是一想到他的伤,还是忍着害怕过来了,可谁知道竟然还是让他听到了不该听到的话。

“进来吧。”

顾浅绵轻咳,想起刚才的事,白皙的脸上浮现一抹红霞。

墨锦琛的视线淡淡扫过猫着腰卑微进来的慕容屿,倒也没说什么。

然而,就当慕容屿以为事情就这么结束时,他发现从一开始顾浅绵就一直打量着他,搞得他内心满是煎熬。

“三嫂,您还是看看三哥吧”

他欲哭无泪,真的别看他,那么明显的心思他还是清楚的,但是,一面要证明自己的性取向,一面还要盯着墨锦琛冰冷的视线换药,他真的怕一不小心伤势加重,到时候他绝对死的透透的。

不过,三哥这身材的确不错。

“眼睛不想要了?”

闺蜜在寝室用sm调教我 婚开二度欣欣向荣小说

顾浅绵上前,挡住他的视线,心底原本还坚定的念头渐渐改变。

这货该不会真的有问题吧?

刚才那眼神就跟她某些时候看墨锦琛一样。

慕容屿手一抖,“嫂子,你变了!”

以前都不会这么威胁他的,现在说这话倒是有了三哥的影子。

难道夫妻之间只会越来越像吗?

“谁让你用那种眼神盯着他了?”

慕容屿“”

是,他的错。

墨锦琛心情特好,悠悠道“我家宝说的是,我是有妇之夫,收敛一些。”

慕容屿“我不是小三。”

他只对女的感兴趣,对男的不感兴趣。

“你换好了?”

“好了。”

他话音刚落,顾浅绵便冲上来将男人的衣服拉好,生怕被他看到。

速度快的让人惊讶。

但也深深刺痛了慕容屿的心。

“不是,我对男的真没兴趣,我有女朋友的!”

她满不在乎的点头,“知道了,你回去吧。”

慕容屿“……”

我知道你不信,但我不能说。

“嫂子,网上的新闻你也不管吗?”

“什么新闻?”

顾浅绵刚要阻止他,没想到男人已经开了口。

闻言,他也知道坏了事,眼珠子转了转,吞吞吐吐,“这个……我……还是嫂子你说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顾浅绵“……”

坑货。

“嗯?”

手忽然被捏了一下,她忙道“是个误会,去宋知家的时候,因为不小心说错话,所以被赶出来了……”

她的声音在男人越来越黑的脸色里中断,怯生生的看着他,没说话。

“赶出来?”他咬牙,“胆子大了?居然敢赶你?”

“……我说错话了。”

“错什么错?在我这儿,即便是错了那也得给我承认是对的。”

好霸道,好不讲理。

她好喜欢!

但是,眼前的问题还是要解决。

“其实也不算是赶,我当时也刚好有事。”她讨好的捧着他的脸亲了亲,“不生气了好不好?视频也不是他们发的。”

“那是谁?”

“郝蕾。”

男人眸光微寒,“她找死。”

她家亲亲老公太凶残了。

“我来解决?反正也快了,就让她再蹦跶一阵子?”

男人沉默几秒,不知想到什么,点头答应,“好,喜欢就玩着吧。”

……

h集团。

郝蕾看着网上的视频发酵的越来越快,顾浅绵也没澄清,那基本就是坐实了被赶出来的事实。

得罪了宋知,往后她想在雕刻界找到好的合作伙伴几乎不可能。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222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