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花蒂 道具调教 1v1 白丝美腿老师在呻吟

“宋知,你瞒着我跟绵绵进行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

墨锦琛脸色一黑,“注意你的说辞!”

姜巧吓得缩了缩脖子,“我、我……我没那个也是,只是我看你们好像都知道,就好奇,当然,不想说也是可以的。”

求生欲满满。

“回去问宋知,他要是愿意告诉你,那我无话可说。”

不过,要是说了,只怕宋知会有段时间不太清楚好过。

宋知脸色一僵,没想到顾浅绵会把这个锅甩到自己身上,心虚的对上姜巧求知欲满满的眼睛。

“……”

“巧哥,我们回去吧,就不打扰墨先生和墨太太了。”

他拉着人,慌忙逃走。

戏耍完人,顾浅绵心情还不错,捂着嘴又打了个哈欠,“我先上去休息一会儿。”

闻言,男人默默站起身,跟了上去。

……

翌日。

顾浅绵原本是订了凌晨的票,可最后实在起不来,男人又默默的给她改了票。

等她醒来,已经快到九点了。

“三岁,我迟到了。”

她坐在床头,脸上没什么表情,说着又打了个哈欠。

男人被她惺忪的模样逗的不行,“没事,我给你改了机票,还来得及。”

说着,他上前,双手抱起她往洗手间去,洗漱完后,见女人又闭着眼睛睡了过去。

他轻笑,捏了捏她脸颊,眼底满满的宠溺。

顾浅绵醒来,人已经在机场。

她眼中含雾,“你没叫醒我?”

“你醒吗?”他稳稳的将人抱在怀里,“而且,见你这么累,舍不得叫醒。”

顾浅绵轻笑,抱着男人亲了一口,“三岁真好!”

“才知道?”

检票时间快到了,他将人放下,“去吧,我在家等你。”

“好,会想你的。”

“再亲一口。”他拉住她的手,俯身凑到她面前,含笑看着她。

“真幼稚!”

话虽然这么说着,但她还是顺着男人的话,机场人多,两人也不过分,腻歪一会儿就走了。

顾浅绵上了飞机,明明睡了那么一会儿,可一上飞机还是困意来袭。

她跟空姐要了张毛毯,闭上眼睛睡去。

然而,中途到了一半时,一阵湿冷将她叫醒。

“啊……对不起!”

她还未说话,耳边便传来女孩娇弱道歉的声音。

“没事。”

好在这面积不是很大,也刚好,这一泼睡意没了。

只是一面之缘,飞机上人多,她也不想闹事。

“小姐姐,真的对不起,要不您开个价,我赔给您吧?”

女孩不断道歉,生怕惹上什么大麻烦。

“不用了,只是一点而已。”

她看了眼时间,差不多还有一个小时飞机才到,下了飞机后,好像还要开一段车。

有点麻烦……

“小姐姐,您还是开个价吧,要不然我真的过意不去。”

女孩不依不饶道。

“一百。”

她皱眉,不想做过多纠缠,随便报了个价,实际上一百连零头都不够。

“好、好的。”

听到她的报价,女孩显然愣了下,怀疑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她,很高兴的转了钱。

顾浅绵重新闭上眼,再睡一觉就到了。

飞机落地,顾氏的团队和保镖下了飞机就走向她,自然接过行李,护在她顺便,那架势活脱脱的像是某个大佬出行,引得机场的人纷纷注目。

“走吧。”

她扶了下墨镜,淡然走出机场。

经过一番周折,一行人终于来到一个叫秀云村的地方,这边顾氏想发展成旅游业,也想宣扬传统文化。

主要是,这边的绣娘不一样,不论是从绣工还是设计方面来讲,虽被约束着,但能力却不差。

若是能雇佣起来,价值不可估量。

“太太,我们已经联系好那边的民宿,条件简陋了些,委屈您了”

“没事,有的住就成。”
她的花蒂 道具调教 1v1 白丝美腿老师在呻吟
她看了眼地图上的位置,路途遥远,路段也不怎么样,本来还想睡一觉,可如今却被颠簸的睡不下。

“到时候你们别跟太紧。”

“可是……”

保镖面露难色,他们的职责就是保护她,要是远离了,那还怎么保护?

“在村子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她懒懒的打了个哈欠,“而且,不是让你们远距离保护,只是让你们别靠太近,不然我套近乎带着你们,整的像个土匪一样。”

几人“……”

被嫌弃了。

“好的太太。”

她嗯了声,淡然的回复墨锦琛的消息,虽然偏了些,但网络还可以,至少没有出现她想象中的卡顿。

墨氏集团。

沈亦滔滔不绝的汇报工作,而主位上的男人却好像走了神,回消息回的不亦乐乎。

他讲的口干舌燥,刚停顿了几秒,男人的声音便冷冷响起。

“有事?”

沈亦一噎,摇摇头,“没有。”

“继续。”

许是等不到顾浅绵消息,他收起手机,淡漠的看向台下的人。

沈亦又接着讲,直到结束,才听男人淡漠道“第二份和倒数第四份方案不行,重做,另外,周部长,给你做这个位置,不是让你享福的,若是你们部门再继续这样下去,你这部长也不用当了。”

一场会议下来,基本一半的高管都被点名,没被点到名的人庆幸,被点到名的人虎躯一震,纷纷看向沈亦。

之前不是还好好的吗?

怎么忽然之间就变得这么凶残了?

沈亦无奈苦笑,还不是因为太太出差去了,这才一天不到,先生就跟望妻石一样,眼巴巴的盯着手机,恨不得立马飞到人身边。

看来这些日子又要不好过了。

忽然,他眸光一闪,进办公室时,他低声道“先生,太太临走时嘱咐我让您好好用餐,按时上下班,您看现在晚餐时间也快到了,您是要回家还是……”

“订餐送过来。”他眉眼松动,“太太临走时跟你说的?她怎么不跟我说?”

最后一句,像是在询问自己一样,声音低的不行。

沈亦身子一僵,反应极快,“也许太太是觉得我作为您的特助,跟您的时间最长,所以才跟我交代的。”

“说的也是。”

他松了口气,“先生,那我先出去了。”

男人自喉间发出一声低沉应声,视线一直黏在手机上。

网上的事情已经解决了七七八八,只剩下收尾了。

他抬眸,刚想叫人进来,办公室的门却呗被敲响。

紧接着,慕容屿探出半个脑袋,热情道“嗨~三哥,我遵着三嫂的吩咐过来给你看看伤。”

“不用,你回去吧。”

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之前比这重的伤都受过,如今这点又算的了什么?

“不行,这可是三嫂吩咐的,我要是不遵从,那回来三嫂还得收拾我。”

主要是,某人肯定舍不得自家媳妇儿动手,到时候换他来,他死的更惨。

恐怖片的首映一般不会安排太多场次。

一般一个馆里,安排一场就差不多了。

而且这种小成本制作的,很多几乎不会有首映。

但安然这个不同,AMR院线现在没别的公司给电影放,都是小公司的小制作,要么就是安然从夏洲弄来的电影放一方,维持个运营成本。

这部电影是卢卡斯影业最近出品的唯一电影,首映直接排满。

而且安然专门排到晚上0点场,用来增加效果。

同时他安排工作人员,电影放映的时候,初期把空调温度稍微调高点。

等到大家看了十几分钟的时候,温度调整到正常温度,然后在微调两度……

帮助大家有个好的观影体验。

当天晚上,全西洲八百家电影院,一起上映《鬼影实录》。

不过网上虽然热闹,但真正走进影院看的人,比起那些院线大片来,还是少数。

而且院线排片虽然给的足,但辐射力度不够,别家都不放这部电影。

第一天晚上估计票房不会有太多。

当天晚上,安然和卢卡斯等人走进电影院,坐在最后一排,默默的看着观众们的反应。

电影放映的流程,就跟卢卡斯看的时候差不多。

先是突然黑掉的灯光。

影厅里一片哗然。

“怎么回事?AMR原来都是渐渐熄灭的,今天怎么这么不友好,直接全黑了!”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223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