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在办公室给我囗交 公交车被脱了内裤进入小说

反正是怎么脏怎么来,脏水是一波接一波。

采访了七八个人,对安然做饭持负面看法的人,就占据了一大半。

无形中就给大家造成一种,原来这么多人觉得安然做的不对,说不定他做的就是不对。

这是一种心理暗示,从众心理。

让你慢慢的在节奏中改变这件事的看法。

赛斯的做法无疑是成功的,如果没有费丽雯之前的话,那这个节奏带的绝对成功。

可有费丽雯那番话之后,很多人都在想,人家这么做怎么就不合适了。

玛薇的生活并没有丈夫去世,而陷入窘迫,反而比原来更好,更富足,难道这都有错?

被带了节奏的人,是少了又少。

赛斯对路人采访完毕,对着镜头道“我们可以看到,对于这件事,大部分朋友都是持负面态度的。”

“很显然,事情并不是像最开始哪位女士说的那么简单,结果好的就是好的?那可未必,大家都认为,这件事安然的出发点并不好,他也许只是在博取关注,或者是别的原因!”

“其实对这件事,有一个人更有发言权,那就是玛薇女士自己!”

“下面,请跟着我们一起去玛薇女士家里,采访一下玛薇女士,看看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当然,我想玛薇女士一定会夸奖安然先生,毕竟她拿了安然先生200万……如果是我,我也会夸奖安然先生一番!”

很快,赛斯就联系玛薇。

“玛薇女士,你好,我是赛斯,现在您方便吗?”

“哦?可以可以,那我现在立刻过去!”

在去玛薇女士家里的路上,赛斯道“玛薇女士的语气听起来有点不太高兴,希望今天的采访能顺利。”

“她对安然先生的看法很重要,但我相信她有任何不满,也会放在心里……”

一路上,赛斯都在带节奏。

给大家打预防针,让大家相信,玛薇如果是夸安然的话,那就别信,那是看在两百万的份上。

如果说安然不好……那信不信就随你们了。

很快就到了玛薇的家附近。

这是一处小公寓楼。

可以看的好处,玛薇原来的住宅环境,其实还算不错。

能在扭约买的起地段还算不错的公寓楼,可见玛薇家是妥妥的中产阶级。

“大家看,这就是玛薇的住处,现在我们将对她进行采访!”

赛斯走到公寓门口,按响了门铃。

很快,门打开了,金发的玛薇露出脸来。

“玛薇女士你好,我是赛斯,我们定好的,今天来采访!”

“好吧,请进……”

玛薇脸色并不太好看,让开门,让几人进来。

赛斯心中窃喜,心情不好的样子?

那这样更容易冲动,更容易被带节奏。

进到家里,陈设简单,就是普通的中产阶级家庭该有的样子。

一个同为金色头发,差不多十八九岁的小女孩坐在电视前玩游戏,对几人进来不闻不问。

玛薇礼貌里带着疏远,招呼几人坐下。

赛斯道“玛薇女士,这几天对于安然先生给您赔付200万的事,大家争论的很厉害,大家认为他并不是真心为您今后的生活考虑,而是为了自己的……名声,或者说是公众形象。”

玛薇语气平淡道“赛斯先生,如果碰到这件事,你会怎么做?如果你像安然先生的话,你会赔付多少给我?”

玛德,又来。

赛斯笑道“对不起,玛薇女士,我没这么多钱,我也不知道我会怎么做……”

老子把球踢走在说。

玛薇道“如果是我,我大概会走法律程序,我大概会能少赔就少赔!我相信这是大多数的人的选择。”

“那可说不定!”赛斯笑道。

“那我相信你不会是其中之一!”玛薇说话毫不客气,“我希望你们尊重他,尊重安然老师!”

这句话一出,瞬间赛斯就呆住了。

他想过无数种可能。

譬如说玛薇把安然夸得天花乱坠,这是最有可能的,毕竟收了人家200万,夸几句不过份。

也想过玛薇贪得无厌,咒骂安然,通过这个反向操作,来从安然哪里抓更多的钱。

但他就没想过玛薇会这么说。

“请尊重他……”

看的出来,她是从心里尊敬安然。

“你们只知道安然先生赔付了我200万,但你们知道我的要求吗?”玛薇对着镜头,“我只要求50万,而且我心理底线是20万就够了,是安然先生考虑到我还有孩子,我的房贷还没付清,考虑到我家里还有老人,他开出了200万元!”

“安然先生拯救了我的家庭,赛斯先生!”

玛薇对着镜头侃侃而谈,“我想问,这有什么错吗?他拯救了我的生活,拯救了孩子的未来,他做错了什么?”

“为什么你们抓住这件事不放?”

“换句话说,他拯救了一个普通家庭,有错吗?”

“……”

你特么到底是谁采访谁啊?

这么咄咄逼人吗?
老师在办公室给我囗交 公交车被脱了内裤进入小说
赛斯耸耸肩膀道“也许没错吧!”

这事根本没法说好吗?

你能说错了?说错了,不就是在打人家玛薇的脸,毕竟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大家基本的道德观念还是有的。

玛薇道“我只想问问你,赛斯先生,如果换成另一个影院,会这么赔付我吗?”

“那……不好说……”

“不可能!”玛薇斩钉截铁道“不可能,我敢说任何一家影院也做不出来。”

“也许吧!”

赛斯叹口气,这特么今天真是难办啊。

“不过玛薇女士,你就没想过,安然先生是别有目的吗?”

“赛斯先生,安然先生的胸怀是你不能理解的!”玛薇道“你们只知道他赔付了200万,你知道我丈夫葬礼那一天,他亲自出席并鞠躬,致以深深的歉意……这件事其实本来跟他没多大关系!”

“我想说的是,安然先生是个有社会责任感的人,他图什么?说实话凭他的财力,或者放任不管这件事,只让手下来处理,这件事的社会影响能有多少?能持续多久……”

赛斯一时间说不出话来,这话还真没错。

“我不想对安然先生说什么感谢的话,但我想这么多有社会责任感的人不多,ar院线才是大家更值得选择的电影院,我选择信任安然先生,就这样吧,赛斯先生,我不想说别的!”

赛斯都傻眼了。

不管玛薇拿了多少钱,但毕竟自己的丈夫在ar电影院出的事。

哪怕跟安然没太大关系,一般人心里也会迁怒与他。

没想到玛薇对安然这么认可。

这可不仅仅是200万就能做到的。

甚至于,这家伙还在这里面给人做了波广告。

这特么的,怎么就让人这么气呢?

赛斯感觉浑身发热,额头上汗都出来了,除了街上那些已经配合的工作人员外,采访的人,大部分都很客人可安然的做法。

甚至于当事人,居然把这件事上升到社会道德,社会责任的层面。

他这还怎么继续采访?

“玛薇女士,难道你心里就对安然先生都没什么抱怨吗?毕竟……你丈夫出事是在他的影院里……”

“赛斯先生,如果你家人出事在大马路上,你会怪马路吗?”

我去你大爷的!

你家才人才会在大马路上出事……

“这是公共场合,我不怪安然先生,同时我很感谢他,承担起不属于自己的责任,他是个真正的男人,而不像网络上那些只会胡说八道的家伙……”

赛斯感觉自己没话说了,“谢谢你,玛薇女士,今天的采访到此结束,感谢你的配合!”

姚氏正要跟叶凤顷说说夏夫人和林相夫人之间的爱恨情仇,静宜突然冲过来。

二话不说,上前便抱住叶凤顷的胳膊。

“师傅,你来了怎么都不去找静宜啊?静宜可想你了呢!”

小丫头跟在容妃后头招呼了大半天客人,早就累得腰酸背痛,整个人就跟没骨头的软体动物似的,斜斜靠在叶凤顷身上。

“我都累死了,你也不心疼一下!”

叶凤顷看着憨态可掬的小人儿,心没来由的软了一下。

捏捏那张酷似慕容烈的脸,自袖袋里掏出一包梅干给她“那……这样算不算心疼你?”

静宜那丫头,见了吃的就两眼冒光。

抓过那包梅子干,当着叶凤顷的面儿就拆开来吃。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225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