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上两个 上面一个吃的 女婿的东西比老公的好

“嗯嗯,好吃!”

“真好吃!果然还是师傅最疼我。”

姚淑婉看着她这幅模样,笑着摇摇头。

慈爱的眼神看向自己的女儿,她家顷顷不过也就是个十九岁的姑娘,怎地这般成熟稳重?

全然没有半点静宜的调皮娇憨。

有时候,她觉得女儿像是换了个人。

可……

明明是那张脸,那个人,就连她身上的痣也都一模一样。

叶凤顷并未注意到母亲的目光,望着身旁吃的正欢的小丫头,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头。

太可爱了!

也不知道慕容烈小时候是不是也长这个样子?

一想到那人,这颗心又止不住的悸动起来,连呼吸都加重了些。

那人还在被禁足呢!

也不知道今天晚上能不能来。

正想着,忽地闻到一股子熟悉的幽兰香气。

待到她抬起头去看的时候,静宜已经飞了出去。

“哥!”

红衣滟滟的少女,宛如一只蝴蝶,轻盈落进慕容烈怀中。

“咯咯”笑着,银铃般的笑声萦绕在周围。

“你怎么才来呀!静宜可想你了!”

两人一母同胞,身上流着同样的血。

尽管慕容烈和容妃感情不佳,和这个妹妹感情却是好的紧,向来都是把静宜捧在手心里宠着的。

慕容烈今儿一身月白长衫,长发以玉簪束起,往月光下一站,那月白色愈发张扬打眼,衬得他那张俊脸又清冷三分。

矜贵中透着禁欲,怎么看都像是从天宫走下来的谪仙。

男人素来冷脸,看到怀里的妹妹,稍霁几分。

“就你皮!”

他腰际的玉带上挂着一只不知绣了什么的香囊,月色长衫和座席上的叶凤顷遥相呼应,引得在座所有女子一片芳心俱碎。

许多人忿忿不平,暗暗在心底痛骂叶凤顷。

不是都给了休夫书?

怎么又穿上了一样款式的衣裳?

摆明了是告诉世人他们才是一对!

先前,叶凤顷给慕容烈的休夫书广泛传开的时候,所有待字闺中的女眷们都高兴不已,觉得自己有了接近宁王的机会。

看到两人身上的衣裳,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一个个咬得齿根发疼,恶狠狠瞪着叶凤顷,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

因为,所有人都瞧得出来自打慕容烈过来后,目光一直停在叶凤顷身上,就没移开过!

她们这些费尽心思的打扮,都没能换他一眼。

静宜又咬了一颗梅干,拽着慕容烈往叶凤顷身边走。

“哥,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个是我师傅。”

“确切的说,是休了你的叶凤顷!”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慕容烈气得抬手就在小姑娘头上敲了一下“不会说话就不要说!”

只要想到被休的人是他,气就不打一处来。

不过……

他又拿叶凤顷一点办法没有。

谁叫他喜欢人家呢!

静宜摸摸被他敲疼的头,皱眉“我说的不对吗?”

“明明就是你惹我师傅生气,她不要你了!”

慕容烈气满腔怒火,当着叶凤顷的面儿又不好发作,当即抬手又给了自家妹子一记爆栗。

静宜满脸委曲“我有说错吗?”

小姑娘不服输的结果是……

又挨了一下。

“哥,你再这么打我脑袋,我就真的变笨了!”

叶凤顷坐在那里,看着这对兄妹间的互动,笑得花枝乱颤。
车上两个 上面一个吃的  女婿的东西比老公的好
慕容烈本来还要敲静宜一下,看到叶凤顷投过来的目光,生生收了手。

“顷顷笑起来很好看。”

他说这话的时候,眉眼含笑,让人如沐春风。

叶凤顷只觉得他笑的特别谄媚,白他一眼,朝静宜招手“过来坐。”

和慕容烈相比,静宜又单纯又可爱,她更喜欢跟这样纯良无害的小白兔接触。

至于狗男人……

有多远死多远吧!

慕容烈原是想坐叶凤顷身侧的,如今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家妹子坐过去。

一口老血卡在嗓子眼里,不上不下,难受的紧。

幽怨的眼神看向坐在那里的静宜,眼底尽是不满。

静宜欢欢喜喜来到叶凤顷跟前,正准备坐下,猛然瞧见自家哥哥幽怨的眼神,到底还是迟疑了一下。

“那个……”

“这里写着我哥哥的名字,还是让他坐吧。”

冲到慕容烈跟前,把人拽过来,按坐在叶凤顷身旁。

“哥哥嫂嫂坐一起。”

丢下这句话,小姑娘识趣的跑远了。

慕容烈十分满意,冲她的背影道“回头把那个戏班子请来,让你看个够。”

静宜回身冲他一笑“好的呀。”

姚淑婉看着这一幕,脸上挂满慈爱的笑,仿佛自己也回到了年轻时候。

慕容烈十分满意的在叶凤顷身侧坐下,嘴角隐隐上扬。

能和心爱的女人坐在一起,哪怕她没有对自己笑脸相迎,也是香的!

袁刚站在他身后,看着他上扬的嘴角,撇嘴。

有什么可高兴的?

王妃可是没看您一眼呢!

叶凤顷稳坐钓鱼台,全然没有半点扭捏。

慕容烈坐她身边就坐呗,反正这种场合就是这样,人多,事情也多,热闹也多。

她倒是很好奇林相夫人和夏夫人之间的矛盾,眼睛不时在两人脸上看来看去。

只不过……

什么也没瞧出来。

坐在她身旁的慕容烈看她心不在焉,便担起了给她剥栗子的重任。

一颗颗剥出来,放在她伸手可及之处。

就在叶凤顷好奇之际,耳畔一阵骚动。

接着,许氏带着叶依柔袅袅而来。

母女二人今日皆是盛妆,所经之处,香粉味儿遍地。

众人瞧瞧坐在叶凤顷身旁的慕容烈,又看看新来的叶依柔,都知道热闹来了!

那帮贵女、贵妇们看到叶依柔顶着满头珠翠进来的时候,个个都瞪大了眼睛。

全都嗅到了战争的味道。

一个个的,跟打了鸡血似的,伸长脖子往这边看过来。

就连容妃这个主办人都不再做事,停下来,看向叶依柔这桌。

若不是由她主持大局,她怕是早就跑到跟前儿来看景儿了。

静宜看到叶依柔,扁扁嘴“她怎么来了?”

随即便明白过来,看向自己的母妃“她一个妾室,凭什么过来?”

容妃听到“妾室”两个字,脸色当即一白。

看着自己的亲生女儿,眼神凌厉“你少掺合她们之间的事!给我老实坐着!”

又命两个力气大的嬷嬷看住静宜“若是她跑了,本宫取你们项上人头!”

静宜看看那两个粗使婆子,嘴里的梅干瞬间不香了。

小声嘀咕“她们能看得住我?”

容妃这厢的热闹没人理会,大家全在盯着叶凤顷的脸色,等着看她怎么应对。

哪知道……

当事人就跟没事儿人似的,仍旧在吃着栗子。

慕容烈剥一颗,她就抓过来吃一颗,全然无视吃瓜群众们等待的双眼。

叶依柔昨日挨了打,这会子脸上余肿未消,足足比平时胖出来两圈。

有不知情的人看着她的脸,小声议论“她的脸怎么了?这是养尊处优吃胖了?”

“前几日见她还好好的,怎地一下子胖这么多?脸涨的跟大饼似的。”

“害!你们没听说吗?昨儿叶依柔在食为天闹事,被叶凤顷打了好几个耳光,那脸肿到现在!”

众人听了,面面相觑。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225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