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激烈间(H) 残暴被疯狂宫交H

她小心翼翼跪在地上,不敢开口求饶,更不敢替叶依柔求情。

如果她此时开口,必然惹怒皇后,给女儿带来更大的灾难。

只是可怜了叶依柔。

泡在冰冷的湖水里,身子越来越冷。

慕容奉很快就穿好衣裳,尽管衣裳上有些地方还是湿的,却能遮住身子,不至于丢丑。

他一上岸,便来到皇后跟前便跪下。

“母后,儿臣自知有错,未经得住诱惑,愿受母后责罚。”

“只是,叶依柔跟儿臣有了夫妻之实,儿臣不想让世人认为孩儿是不负责任的狂悖之人,愿意纳她为侧妃,还请母后准允!”

林莞失踪,林芷又对他诸般不满,母后一直在为他挑选女人,与其找个不熟识的,不如就叶依柔!

他们暗通款曲六年多了!

皇后是瞧不上叶依柔的。

但是……

在这个当口里,儿子又说了这样的话,即便她不想认这个儿媳妇,也不得不认下。

因为,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纳叶依柔为侧妃,儿子的名声可以保全,又全了皇家脸面。

倒不失为一个解决办法。

横竖就是个侧妃,一个妾室,没什么大不了的。

她虽因为儿子在众目睽睽之下做下如此丑事大怒,却也知道,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强行压下心头怒火,看了看跪在跟前的儿子,叹息一声。

用力合了合眼。

“也罢!”

“既然你愿意为她的名声负责,那就依你说的办。”

“即日起,纳她为侧妃,接进宫里来吧。”

“只是,你五皇弟那里,你要怎么解释?”

她脸上虽然挂了笑,但所有人都能瞧得出来,那笑有多勉强。

叶依柔虽然跟太子有了苟且,可她名义上还是慕容烈的侧妃。

这大伯子睡了弟媳妇的事,传出去可不好听啊!

尤其这皇家,脸面更加重要。

慕容奉咬牙“回母后话,五弟没碰过叶依柔,这事儿大家都知道,回头儿臣请他写份休书,交宗政府存档便是。”

众所周知慕容烈和叶依柔的大婚之夜被叶凤顷取代,那天晚上叶依柔受了风寒,伤了身子,一直在调养身体。

慕容烈心疼叶依柔,根本就没碰过她,平日里都是好吃好喝好补着,哪敢让她身子再受损!

皇后原是想用这个逼慕容奉收回他说的话。

如今听他这么说,便也不再计较。

沉默不语。

皇家出了如此大的丑事,看热闹的人都怕皇后迁怒于自己,即便有心看热闹,也不敢多说什么。

一个个垂着头,眼观鼻鼻观心,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心里却是乐呵的紧。

多少年来都遇上过这样的事,回去茶余饭后可有得谈了!

眼见着这厢的事情已经处理好,皇后担心母亲身体,捏捏涨痛的眉心“本宫乏了,先回去歇着,你们也都各自散了吧。”

摞下这句话,抬脚便走。

只不过……

她走的时候,恨恨瞪了一眼仍旧泡在湖水里的叶依柔。

嘴角闪过一抹讥讽。

旁人没瞧出来那一眼里的厌恶,叶依柔却是瞧得清清楚楚。

清晨激烈间(H) 残暴被疯狂宫交H

直到皇后走远,许氏才匆匆忙忙跑到湖边,捧着叶依柔的衣裳喊她上来。

“柔儿,快上来!”

叶依柔早就冻得麻木,身子已然僵硬,哪怕许氏这样唤她,她都动弹不得。

“阿娘,我动不了了……”

许氏心疼女儿,顾不得湖水冰凉,急忙冲进去,把已经湿了的衣裳披在女儿身上。

女儿未着寸褛,不能让旁的男人瞧见她的身子。

她不知道的是先前那么多人,大家都瞧见了!

皇后一走,看热闹的人便散了大半。

谁也没想到事情会这样收场,皇后不仅没问罪叶依柔,还让她成了恒王殿下的侧妃,倒也真是大度呢!

叶凤顷没急着走,她看着叶依柔僵硬的身子从水里被捞出来,笑的眉眼弯弯。

看得出来,叶依柔被冻得不轻,抖如塞糠,早没了当初的半点风光。

因为太冷,连话都说不出来。

只在经过叶凤顷身边的时候,冲她狠狠剜了一眼。

叶凤顷笑眯眯收下她的刀子眼儿“我的好姐姐呀,天气这么冷,可别泡冷水,对身体不好,当心宫体受寒,不易有孕。”

她笑的人畜无害,说出来的话却是扎心的紧。

当初,叶依柔为了逃避和慕容烈圆房,在雪地里冻了半天。

如今,她又为了慕容奉这个不值得的男人在湖水里泡了半天,说来真是嘲讽。

叶依柔心里有气,奈何肌肉僵硬,根本说不出话,张了张嘴,终究什么也没说。

恨恨自叶凤顷身边经过。

许氏忙把外裳脱下来,披在女儿身上,急匆匆带着她离开。

众人都散了,慕容奉也没走。

尤其是在看到叶凤顷的时候。

待到人尽散,他前行几步,停在叶凤顷跟前。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227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