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开生殖腔 疼的挣扎哭泣 朝俞道具梗(下)

“叶凤顷,本王知道这事与你脱不了干系!”

慕容焱怕他伤害叶凤顷,上前一步,挡在叶凤顷身前。

“皇长兄,没有证据的事,还是莫要胡说的好!”

任谁都看得出来,慕容奉眼底尽是怒意,大有要掐死叶凤顷的意味。

慕容焱不可能看着叶凤顷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受伤害,便站了出来。

“说的好!”

慕容烈的声音突然传来。

接着,他疾步来到叶凤顷跟前,立在他身侧。

大马金刀往那里一站,直视慕容奉双眼“没证据,还请皇长兄莫要胡说,以免冤枉好人!”

和慕容烈的云淡风轻、面带笑容相比,慕容奉就显得狼狈的多。

按着慕容奉的设计,此时此刻,和叶依柔躺在这里翻云覆雨的人应该是慕容烈。

然后被众人当场抓住,名声尽坏,失去父皇的圣心。

即便叶依柔是他的侧妃,两人可以胡来,却也不能在众目睽睽下这般乱来。

然而……

结果却是他和叶依柔躺在那里!

当时他还觉得奇怪,即便是自己中了药,也不应该这般孟浪。

如今回想起来才发觉当时有人在他后颈劈了一下。

等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就是叶依柔温软的身子。

明明躺在这里的男人应该是慕容烈,却变成了他!

慕容奉就是再傻,也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他看向慕容烈,面色平静如常,只是眼底坠了几许阴沉。

“五弟好手段!”

慕容烈挑眉“多谢皇长兄夸奖!”

这句夸奖他受得心安理得,看向身侧的叶凤顷。

慕容奉气不打一处来“慕容烈,你别太得意!”

“早晚有你哭的那天!”

今天晚上这事,若说不是慕容烈搞的鬼,打死他都不信。

慕容烈歪了歪脖子,往叶凤顷身边靠的更近一些。

“臣弟并未得意呀!臣弟只是见了顷顷,觉得开心,不由自主想向她靠近。”

说这话的时候,眼睛并未看慕容奉,而是凝着叶凤顷的眉眼。

丝毫未将慕容奉放在眼里。

慕容烈和叶凤顷眉来眼去,情意绵绵,慕容奉不由得想起林莞。

早些年,两人初初大婚的时候,也是如他们这般蜜里调油。

后来,是什么让那些美好的事情远去了呢?

他也说不上来。

只觉得胸口压了一块东西,堵得他难受,喘不上气来。

再看不得眼前那两人笑脸相对的模样,重重甩了一下袍袖,气呼呼扬长而去。

慕容焱自然也瞧见了这一幕。

他未出声,也没上前打搅那两人,默默转过身去,悄无声息离开。

只要她过的好,便是他希望的。

慕容焱落寞的转过身去之际,慕容烈瞧见了他眼底的落寞,微微一笑,伸手揽过叶凤顷的肩膀。

“谢谢顷顷帮我。”

“为夫在这里向你保证,往后什么都听你的,好不好?”

叶凤顷只觉狗男人变化真快!

前几天还生怕她不理他呢,今天又摇着尾巴揽着她的肩膀说话,就差把尾巴翘到天上去了。

侧过脸来看他“你的心头肉都成恒王侧妃了,不心疼?”

她也知道自己说这话忒煞风景。

可……

就是忍不住,特别想知道叶依柔对他的影响有多大。

要知道,以前慕容烈可是把叶依柔捧在手心里的,要星星不敢给月亮,要抱抱绝对不敢背着。

慕容烈很想大声说本王现在根本不在乎!

却在看到叶凤顷眼底的戏谑后改变了主意。

叹息一声,手抚在胸口,做出一幅心痛模样“此事,本王确实不知该如何是好。”

“那叶依柔与皇长兄苟合,令本王颜面扫地,本王只觉得心痛,需要安抚。”

说话间,又伸出一只手,握住叶凤顷的手。

将那只略带粗糙的手握里掌心里,紧紧捏着。

叶凤顷看他这幅模样,下意识以为他还在意叶依柔,气得要命。

登时就甩他的手“别碰我!”

“找你的叶依柔去!”

小白花经此一战,必是身败名裂,他竟然还心疼小白花,狗男人果然渣!

说来也好笑,这叶依柔算计谁不好?

偏算计慕容烈!

也不看看他是谁的男人!

她叶凤顷怎么可能让自己的男人被别人欺负!

叶依柔有今天,全是她咎由自取,怨不得旁人!

倘若她肯就此收手,不再为难自己与慕容烈,她倒是愿意放她一马。

只不过……

看叶依柔离开时的眼神便知道,她不会就此善罢甘休。

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注定还要打下去。

看着慕容烈的反应,叶凤顷没什么好脸色,一度想甩开他的手。

慕容烈却是不肯松手,先前抚在胸口的那只手也伸了过来,握住她另一只手。

和她面对面站着,居高临下看着她。
破开生殖腔 疼的挣扎哭泣 朝俞道具梗(下)
“吃醋了?”

叶凤顷不说话,撇过脸去,看向别处。

猜到狗男人的目的后,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要不说慕容烈狗呢!

不好好说话,偏要用这种方式刺激她。

“顷顷吃醋,说明在乎本王,我很开心。”

男人俊美的脸上扬起灿烂的笑意,眸底浮动着盈亮的光。

抓着叶凤顷的手放在胸口,两只手握住她的手,包裹在掌心里。

“我知道,从前的事是本王不好,误解了你,往后我努力改正,尽量改掉我的坏脾气,好不好?”

男人语气温柔,眉眼间尽是宠溺,倒映着远处的微光,像极了天上繁星。

那一刻,叶凤顷在他瞳孔里看到自己的倒影。

小小的、满满的,都是她。

也只有她。

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好。”

她不过只说了一个字,慕容烈却是放声大笑起来“哈哈……”

“本王很开心!”

抱起叶凤顷的腰肢,在湖边转起了圈圈。

“往后一定好好待你,再不叫你受委曲。”

叶凤顷被他转的头晕,忙伸出手搂住他的脖子“你慢点,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幸福撞的头晕。”

她虽然对慕容烈还有一些不满意,但人家今天把态度拿出来了,足以说明人家是重视这件事的。

所以……

她也不能再揪着过去不放。

谁还没个过去?

慕容烈却是一点也没有放缓速度,继续抱着她转圈。

“就是要你头晕!这样你就会一直窝在我怀里。”

假山后的慕容耀听到这话,只觉得肉麻。

这还是他认识的那个五弟吗?

不都说他是不善言辞的冷面阎王一个?

如今笑成这样,还情话张口就来的人,可还是他认识的那个五弟?

叶凤顷被慕容烈转的头晕乎乎,不敢乱动,便紧紧搂着他的脖子。

看到狗男人的笑容,不由得失了神。

他笑起来的时候真好看,像是漫天星辰都洒落进了他的眸底。

那一刻,叶凤顷清晰的感受到心脏在猛烈跳动。

她为眼前这个男人动了心。

“停!快停下!我头晕!”

慕容烈听她喊得急,急忙停下,却不料……

叶凤顷突然俯下脖子,嫣红的唇瓣倏尔印在他唇上。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227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