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嫩堵着调教h 快穿H青梅之H

“傅尊。”

路念笙安慰的来到傅尊身边,晃了晃他的胳膊,问:“母亲,真的是要拿钱给两位舅舅吗?”

“无所谓,她的事我不想管。”

既然路念笙都有所怀疑,傅尊怎么可能察觉不到冷含秀在说谎,但,那又如何?他能拿钱摆平,不让冷含秀来烦扰自己,就够了。

路念笙抬手,踮脚,轻轻抚平傅尊的额头,又问:“怎么不高兴了?从进了老宅不久,你就开始不高兴了,想跟我说说为什么吗?”

傅尊抬手,轻轻拉住路念笙的手,然后猛地将她拉近自己怀里,紧紧抱住。

他还是没有说话,只是把下巴靠在了路念笙的肩膀上,像只受伤的巨兽,庞大的身躯显得无比可怜。

“让我猜猜好不好?”

路念笙的声音很温柔,“这是你的家,你却得不到任何关爱。父亲关心的是傅氏集团的荣誉,母亲关心的是钱,他们好像不在乎你心里是怎么想的,对不对?”

傅尊僵硬着身子,许久之后才听到他闷闷的声音:“嗯。”

路念笙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安抚。

“公司的事我自然会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认真对待,我也很看重傅氏集团的发展和家族的荣誉,可一旦被父亲提醒,我就觉得很厌烦,好像被限制了一样。至于母亲,她对我的关心从来都是假的,只有有求于我的时候,才会跟我显得亲昵些。”

傅尊的语气很低落,还有几分孩子气。

路念笙点点头,“我都懂,我明白你渴求亲情的心情,跟我一样。所以,上天才安排我们两个相遇啊,我们就是为了带给彼此温暖而来。你还有我,不是吗?以后,你想要的温暖和亲情,我都可以给你,你别伤心难过。”

傅尊听完,抬起头来,灼灼的看着路念笙,道:“我简直要中了你的蛊了。但是还不够,我还想要你更多。”

“更多?什么?”

“除了亲情,还有爱情。我想要你对我所有的感情,永远永远。”

……

“喂?”

楼上,冷含秀一个人躲在了客房里打电话,她紧张的张望着,电话一接通就飞快的说道:“你要的两千万我凑齐了,等明天就能一次性转给你。”

电话那头传来男人的轻笑声,“好,果然这才是傅家的实力啊!三天时间就能搞到两千万流动资金。”

“我不跟你废话!这次给你钱之后,你以后就不要再找我了,我警告你,不要再给我打电话!”冷含秀愤怒的威胁。

她都换了手机号,竟然还被他找到了!

“哎哟,我好伤心啊!妈,你怎么能这么跟我讲话?”男人矫揉造作的开口。

“你……”冷含秀一急,差点吼出声,可她生生忍住了,脸憋得通红,咬牙切齿道:“你喊我什么?!我告诉你,你别乱喊!我不是你妈!”

“是是是,我不过是个没人要的杂种!你儿子是傅尊,堂堂傅氏集团的总裁。我可真羡慕他,什么都有,名利双收。”男人的声音里带着无尽的恨意。

“你简直莫名其妙!”

冷含秀不敢再听,颤抖着手挂断了电话,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简直阴魂不散!

不能,她绝不能让人知道她的秘密!

傅尊吃了晚饭就出发去机场了。

而路念笙陪傅如松和冷含秀说了些话,刚要坐傅家的车离开,一来到别墅大门,却看见一辆银色的宾利慕尚开了过来。

“父亲,有客人要来吗?”

路念笙询问身旁的傅如松。

傅如松哎呀一声感叹道:“我真是老了,竟然忘了小郢要来拜访!”

小郢?

路念笙微微蹙眉疑惑,那边宾利的车门被打开,竟然是陆沉郢推开车门走了下来。

陆沉郢穿着一身得体的西装,修长的身形将衣服衬托的更加妥帖,他脸上含笑,如春天的微风,温暖却又含蓄。

“傅伯伯。”陆沉郢走上前来跟傅如松打招呼,笑道:“真是好久不见啊,看您容光焕发,竟是一点也没见老。”

“你这孩子最会夸人!哪里还没老?身边的人都当爷爷了,就你和傅尊还不着急。”傅如松笑着邀请陆沉郢进门,道:“说起来,你还没见过吧?这就是傅尊的妻子,念笙。”

陆沉郢看向路念笙,失笑:“早已经见过了。”
娇嫩堵着调教h  快穿H青梅之H
于是路念笙也笑道:“陆总。”

“哦?既然已经见过了?那正好,一起进去坐坐吧?”傅如松看着路念笙询问:“晚上回去还有事吗?没事的话,也不急在这一时了。”

“我不着急。”路念笙不好拒绝。

“原本傅太太要离开来着吗?傅尊呢?”陆沉郢问。

路念笙答:“傅尊出差去了,也刚走不久。”

陆沉郢失笑:“傅尊还是跟以前一样,对什么都很认真!我也看新闻了,前几天你们刚从灾区回来,他就又马不停蹄的工作起来了。”

一边闲聊着,一边进了客厅。

冷含秀听说客人来了,也笑着来迎接,拿了陆沉郢带来的礼物之后,更加热情了。

“小郢有女朋友了吗?”冷含秀问。

“还没有。”陆沉郢淡笑着摇头。

“该找个了。”

“还不着急。”陆沉郢喝了口茶,“嗯,好茶,今天我可来着了。”

他明显的转移话题,可冷含秀却不死心,笑着说:“我娘家大哥家里的女儿,也就是我的亲外甥女,也还没有男朋友呢,改天让你们见一见如何?”

傅如松皱眉,“你什么时候做起了红娘?年轻人的事你不要瞎管。”

“我哪里瞎管了?我还不是怕小郢一个人在国内太孤单了?再说了,两个孩子见见面怎么了?”冷含秀委屈的撇撇嘴。

“伯母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我爷爷刚过世不久,我还没有那个心思。”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我可以帮你留意着。”冷含秀笑道。

陆沉郢摇摇头,眼睛的余光不经意扫到了对面的路念笙身上一眼,又淡然的移开,说:“随缘。”

闻言,路念笙偷偷地笑了下,虽然很快,但还是被陆沉郢捕捉到了。

“人呢?拿棋盘来,我跟小郢下几盘棋,让我看看小郢的棋艺有咩有进步。”傅如松阻止了冷含秀想说的话。

冷含秀见‘推销’没有成功,把矛盾转移到路念笙身上,“你在这里候着,给你父亲和小郢添茶。”

路念笙只能道:“是。母亲。”

傅如松和陆沉郢才下了几盘棋,已经八点半了,眼看着时辰不早,陆沉郢起身告别,“我改日再来像傅伯伯讨教棋艺。”

“好。”傅如松点点头,“让念笙送你出去吧!”

他是长辈,虽为主人,也不好亲自去送客人,让路念笙这个小辈代劳最合适。

“好的,父亲。”路念笙做了个邀请的动作,“陆总。”

“嗯。”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出客厅,刚来到院子,陆沉郢突然问:“刚刚,你笑什么?”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232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