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殖腔 顶撞 h 医生听诊器玩弄NPH

“四宝乖,我们一起出去照顾爹爹好不好!”

三个宝贝点点头,毛小秋替他们穿好羽绒服,雪地靴,就出现在了房间里。

而赵钰在感受到房里多出来的气息时,突然停住了脚步。

自己这样真的能见儿子们吗,会不会把他们吓到。

他们要是害怕,该怎么办?

一时间赵钰竟有些害怕起来。

他不敢进去了。

这时,门打开了,赵钰第一个反应是逃走!

却不想小花比他快,直接咬住了他身上的铁链,而三个孩子也扑了过来。

赵钰慌了,“不要过来!爹身上有毒!”

三个孩子站在了原地,眼睛红红的看着父亲,他们的父亲,那个教他们读书认字,打猎,设陷阱的父亲。

那个英俊不凡的父亲…那个高大威武的父亲。

“相公!”

毛小秋试着靠近,赵钰立马让他们站住,“不要过来,你们好好的在这里,我在楼下守着!”

毛小秋泪眼朦胧,三个孩子也跟着哭了,赵钰的心如刀割,可是不能心软,他现在就是一个移动的病毒,孩子还那么小…

他不能害了他们!

大宝转头看向娘亲,“娘,我们要怎么做才能救爹!”

毛小秋看着丈夫坐在楼梯口的模样,犹如万蚁噬心,如果可以她愿意代替他…

对了,自己怎么没事呢?

当时她也跳下药池了,可是为什么她一点事都没有呢。

“宝贝儿,你们就在这里陪着爹爹,娘亲有事要去问问那个人。”

三个宝贝乖巧的点头,大宝更是主动的搬起了爹爹准备好的火盆,食物。

他们在系统里看到的那些知识,如今总算有地方用了。

生火…

可是理论和实践还是有一定差距的,在三个宝贝第九次失败后,突然一个火把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三个孩子抬头看了过去,露出了笑容。

“爹!”

赵钰此刻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厚重的布,将自己整个包裹起来,连手脚都没有露出。

“生火要有火引,你们用的木炭不能直接点,要先用小块饿木材燃起来了再点碳。那边的都是吃食一会你们把它们烤在炭盆边上等烤热了再吃!”

三个孩子红着眼眶按照爹的指示去做。他们知道爹不是不心疼他们,而是因为爹中毒了,他怕连累他们。

“爹,您放心,我会照顾好弟弟们的!”

赵钰欣慰的想要伸手去抚摸儿子们的脑袋,可手伸到半空中就收了回来。

转身走到门口,替他们守门。

而毛小秋则直接跑到了地宫,“前辈,为什么我没事?”

木先生从冰棺旁起身,走到一旁的冰卓旁坐下,“这个问题要问你自己了。我当初把你从药池里救起,之后就发现你体内有股神秘的力量在摧毁那些毒液。果不其然,没多久你就好了。只是不知为何你失去了记忆!”

毛小秋明显不信,“那你为什么救我?你之前身边那个女傀儡去哪里了?你跟南疆古国到底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西家的人会如此尊崇你?”

木先生不紧不慢的端起一杯水喝下,这水当真是透心凉,不过木先生似乎一点都不觉得。

喝完水后头顶一股白烟消失。

毛小秋知道这是他用内力将寒气逼出体内,可是她根本没看到他运功。

这逼出寒气就感觉像是吃饭喝水一样的简单。

心中震撼不已,不过表情却不显,只是冷冷的等着他的回答。

“救你自然是因为我乐意。至于我与南疆古国的关系,确实有些关系,不过这个与你无关。你若是想药人谷的事,我倒是可以告诉你些。药人谷不过是一群丧家之犬,想要重回巅峰,偷来了一些东西,就以自是正统!不过是群跳梁小丑!”

这口气…

毛小秋好像冲过去来一脚啊,但是她忍住了,没办法谁叫她打不过呢。

“看样子他们偷的是你的东西!”
生殖腔 顶撞 h 医生听诊器玩弄NPH
木先生表情僵了僵,毛小秋知道自己猜对了,可是药人最开始就是从圣手门传出来的,这个人难道是圣手门的人…

想了想试探性的将邱老给的圣手门令牌在手里晃了晃,却见这位木先生一点反应都没。

这就奇了怪了,为什么他对圣手门一无所知呢。

“可是听说这药人也好,傀儡术、和催眠术也罢都是从我东禹国开国皇后上官皇后手中流出来的。”

木先生在听到上官皇后时,表情微微变了,“你听说过上官皇后的事?”

毛小秋淡然一笑,“整个大陆恐怕没有人不知道吧!”

谁知木先生的表情一转,“她是个蠢女人,为了一个男人最后落得家破人亡,血脉断…”

毛小秋愣住了,整个人犹如被雷电击中了一般。

这个前辈说的话她问我听不懂呢。

那位开国皇后不是成为了一代明后吗,而且为了纪念他,开国皇帝还要求子孙后代里,只能是这位皇后嗯血脉才能继承王位。

可是现在在这位前辈的嘴里,这位皇后似乎是所托非人,最后还落得个惨死。

“木先生这话可有证据?”

她可不是那种随随便便就相信别人的人。

“不需要证据,上官素敏算起来是我的小师妹!”

师妹!

毛小秋傻了,上官素敏可是一百多年前的人,而这位…看起来最多不过四五十岁,可是事实上呢。

“冒昧的问一句,前辈您高龄了!”

木先生没有回答,只是起身走到了一个冰柜面前,从里面拿出了一本书,“这个给你吧,既然你是她的后人,那这本书给你。药人的一切制作都是通过一个方子来了,这方子就交给你呢!”

看着手里多出来的东西,毛小秋有些不知所措,这跟她想象的不一样啊。

正在她们一脸茫然时候,突然有人来报,一群人朝寒冰城二来。

显然他们是有目的而来的。

木先生看着毛小秋,又恢复了那云淡风轻的模样,“寒冰城交给你了,我唯一的要求就是,给她一个安静舒服的地方,你每日给她吹笛!”

毛小秋更加不明白了,自己跟他无亲无故,为什么突然送城堡了!

木先生已经不说话了,毛小秋转什么拿着那方子来到了城堡外。

看到城墙在站着的人群,毛小秋激动呢。

所以这段时间容子毓的日子其实真不算难熬,看着家里一天天井然有序起来,心里也多少生出了几分成就感来。

都知道等他母亲一去,等待他们家的还不知会是什么下场。

他这些年便也得过且过,能混则混,几乎很少去想什么将来,什么后路。

但这次亲自管了家,亲自把家里变得肉眼可见的好起来后,容子毓不打算得过且过了。

一些产业完全可以变现、一些银子也完全可以省下来,多少为将来留一条后路的,——总不能因为知道反正迟早要死,就真一天天等死了吧?

他好歹也是个父亲,不能真一点都不为两个儿子考虑了。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238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