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的器官正常是多大 交换系列

唐小白再迟钝,也知道哪里惹小祖宗不高兴了。

“我当时说的是最喜欢李世子做我姐夫!”唐小白哭笑不得,“莫缓听了半句就走了,喊都喊不住。”

李穆面色一缓,不置可否地“哦”了一声,眸光似浑不在意地瞥了她一眼,淡淡道:“那你最喜欢谁?”

最喜欢谁?

这个问题……

唐小白转头看他。

他们刚刚在山口送走李行远,因她想同小祖宗说话,便与他并肩往回走。

不知不觉,同其他人拉开了一点距离。

营地和篝火都还有点远,此时照在他脸上的只有星光。

温柔,朦胧。

染在发梢,也映在眼底。

唐小白看了半会儿,忽地扭开脸,加快脚步“我要回去整理刚才画的舆图了!”

才迈出一步,便被他捉住手腕。

也许是长久不见的关系,唐小白总觉得他很多地方都陌生了。

比如抓住她手腕的角度,和以前不太一样。

触感也不一样。

印象是里是软软的,暖暖的。

现在虽然抓得不是很紧,却能感觉到坚硬的指骨在卡着她的腕骨,指骨上皮肤依稀很薄,却很烫。

唐小白被烫得抽回了手。

李穆蹙眉看着自己被甩开的手。

“你……太瘦了!”唐小白义正辞严,“硌着我了!”

李穆默默将手背到身后,道“我从叠州出,过西倾山,积石山,沿黄河北上,看过了许多地形。”

唐小白“???”

李穆道“我还记得,要说给你听吗?”

唐小白“……”

她不自觉地也将手背到身后,支支吾吾道“呃……今天太晚了,下次吧?我有点累了……”

李穆“嗯”了一声,道“那我们上去吧。”

“上去?”

“山洞避风,也更安全。”李穆道。

“啊……”唐小白抬头看了看山洞,“我们?”

虽说野外没有选择时,她是能接受男女混住的,但现在……

山脚下跟个营地似的,还没到没有选择的时候吧?

李穆动了动嘴唇,沉默片刻后,道“我送你上去。”

“那你呢?”唐小白问。

那个山洞明显是小祖宗昨天夜里睡过,她一来就抢了小祖宗的卧室,这……有点不好意思啊?

“我睡你的帐篷?”李穆提出这个建议时,只是下意识的选择,但说完之后,突然心头怦地一跳。

“也行!”唐小白爽快地点了头,立即唤来桃子和莺莺吩咐下去。

山洞还算宽敞,睡她一个可惜了,干脆把女孩子们都带上去!

正高高兴兴要走时,却被小祖宗喊住。

“既是为夫人和大小姐的安危,我岂会吝惜一匹马?”李穆闷闷地说。

她要马直接开口就行,还特意为李行远来向他解释。

就李行远会帮她,他就只会闹别扭吗?

难道在她眼里,他还不如李行远?

“你要什么,我都会给你。”他又补充了一句。

他的眼睛不是那种明亮清澈型的,而是漆黑冷沉,甚至有些阴翳。

但这会儿倒映了星河,如同深渊中隐约璀璨,就……就显得特别犯规。

再加上这专注的眼神,这台词——

唐小白脸一热,忙道“那倒大可不必!”

说罢,急急嚷了一声“我去看看有什么要带上去的!”匆匆跑了。

李穆站在原地皱眉。

二小姐怎么仿佛同他生疏了?

……

去山洞过个夜,能有什么好带的?

长途跋涉的行李非常简便,被褥枕头是不可能有的,别的更不用说了。

然而,桃子和莺莺在给她铺干草时,莫急却送来了一个大包袱。

啥也不说,直接往洞里一扔,人就没了。

打开包袱一看,好家伙,被褥枕头都齐了。

“他们行军还带得这么齐整?”唐小白咋舌。

辛夷捏了捏干燥的被角,笑道“也许就带了这一套。”

唐小白老脸一红,摆摆手“快睡吧!明天还要早起赶路!”

第二天,早起是早起了,但赶路——

“南路军回程也要途径此地,我们在这里等着就是。”李穆道。

昨晚后半夜飘起了雨,虽然还没有到非常冷的地步,但也不是这么好受。

男生的器官正常是多大 交换系列

天才刚亮,起来送别了顾缘及阿林一行人。

当说到启程继续往西时,却遭到的李穆的反对。

越往西进,气候就越差,且危险不可预知,他不太愿意唐小白继续走下去。

何况,那么早同唐子谦会合有什么意思?

不过,看唐小白不太愿意的样子,李穆又道“继续向西,也是徒然消耗,不若原地休整,二小姐要是心急,可以派个人去,找到大公子的南路军,直接领着过来,免得多走冤路。”

唐小白被说得心动了。

正要点头的时候,身后有人道“若是诸位不打算继续西行,在下便就此别过了。”

“你要继续往西走?”唐小白忙转身问。

闻人嘉含笑点头“从京城到这里不容易,且已经过了积石山,星宿川应该也不远了,就此折回,恐怕成一生之憾。”

梦想什么的,唐小白也懂。

可是,闻人嘉从京城出来,是真的孑然一人,连个仆人都没带。

他们一群人走到这里都觉得艰难,如果真让闻人嘉一个人走下去,这得多危险?

可是他说的遗憾,也是真实的。

以这个年代的条件,个人想要到达青海腹地,一生能有一次都很难得了,眼看快到目的地了,就这么折回,恐怕这辈子都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了。

于闻人嘉是,于她也是。

她也很想多往前走一些,多看一些,多记一些。

可她也不能拖着这么多人陪她一起走……

“二小姐不必觉得为难,”闻人嘉温煦一笑,“闻人能跟随二小姐走到这里,已经万分庆幸,接下来的路,我自己走就行。”

唐小白眸光黯下。

大约也只能如此了。

正要点头同意,身旁的小祖宗突然开口了“昨日有人负伤,先休整半日,雨停了再作打算。”

唐小白转过脸看他。

河东军伍的经历令他的气质蜕变许多,冷着脸开口说话时,总有一种发号施令且不容反驳的强硬。

比如现在一开口,不管闻人嘉答不答应,其他人先答应了下来“遵命!”

异口同声,中气十足,很有一点一语定江山的气势。

连闻人嘉也点了头,道“我且回去再整理整理昨日的笔记,看有没有疏漏。”说罢,行礼离去。

唐小白看得一愣一愣。

她仿佛是……被夺权了?

李穆说完话,一转头,就见小姑娘面色恍惚,问“是不是还没歇够?要不要再回去睡会儿?”

这回重逢,小姑娘明显瘦了很多,下巴都尖了。

她从前在燕国公府是何等的娇养,再看眼下,李穆恨不能直接带了她回去。

唐小白摇头,慢吞吞地说“他们怎么都听你的?”

李穆想了想,道“我听你的。”

唐小白老脸一红。

以前小祖宗还小,说这样的话听着乖巧。

可现在人都长这么大了,跟她说话都得低着头弯着腰,再说这样的话,就感觉……有那么点……

“确实有点困,我还是回去再睡会儿吧!”唐小白说着就要走。

“等等,”李穆唤住她,道,“睡醒了来找我,带你去个地方。”

“什么地方?”唐小白回头问。

他极其平淡地说出两个字“温泉。”

唐小白瞬间眼睛一亮——

……

有了温泉还睡什么睡?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241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