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明明很强却喜欢发育 携云握雨挺刺激

唐小白立即回去喊上姑娘们收拾衣物出发了。

长途跋涉中,洗澡换衣都是很不容易的事,能烧点热水擦擦身已经是极限了。

温泉,那简直是天堂般的享受!

这个温泉,是李穆昨天路过发现的,骑马一个时辰可到。

温泉是露天的,他们也没带布幛,只能用帐篷布挡了挡。

莺莺在岸边守着,稍远一点的地方,留了李穆和顾回两人看顾,以防不测。

顾回也才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郎,对于看顾女孩儿沐浴这样的事,脸上的红晕就一直没下来过。

为了转移注意力,便试图同李穆寒暄起来。

“听闻你在河东剿匪有功,又赴镇州平乱,书院的师兄弟们都很为你骄傲;”

“林先生和张先生也常提起你,称你敏而好学,勤耕不辍;”

“你初来勤学堂时,谁能想到今日会有这样大的造化;”

“……”

寒暄了半天,也没得到半点回应。

顾回不免有些尴尬,打算再说最后一句就结束了“这次多亏你及时赶到,救下唐二表妹,否则——”

“我救她,与你何干?”李穆终于回应了。

语气冷淡,眼睛甚至都没看顾回一眼。

这么明显的敌意,顾回连装看不出来都很难了,脸色也维持不住了,一拂袖,冷道“她是我亲表妹,如何无干?”

李穆看了他一眼,冷冷道“她是我的人。”

顾回惊呆了一瞬,旋即暴起“你说什么?你怎么敢、怎么敢这么说!你——

“离她远点,再让我看见你对她动手动脚,我可不一定会给顾氏面子。”

顾回涨红了脸“我什么时候对她……你凭什么!你、你凭什么——”

“什么凭什么?”身后传来唐小白疑惑的问声。

顾回倏地转身,看着唐小白,手指着李穆“小白,他、他——”

那等无礼之辞,他一时说不出口,憋得胸口生疼。

“阿宵?”唐小白看了看怒发冲冠的顾回,又看了看低头垂眸的小祖宗,问,“你怎么惹回表哥生气了?”

李穆飞快地抬眸看了她一眼,又敛着眼皮,幽幽道“我不善言辞,若有冒犯,实属无心,请顾五郎担待。”

顾回呆了呆,胸口更疼了。

不是刚才还那样嚣张,那样目中无人,怎么唐二表妹一来,就变脸了?

这两面三刀的阴险小人!

唐小白掩唇轻咳两下,好声好气同顾回道“回表哥,阿宵向来不太会说话,你别往心里去,回头我——”原想说回头她说说阿宵,转念一想,小祖宗今时不同往日,她也不方便说了,心里突然有些不是滋味,改口道,“我们洗好了,你们去吧。”

顾回闷闷地去了。

李穆因为昨天刚洗过,就没再去,见唐小白顾自越过他走向坐骑,忙跟上,问“回头你如何?”

“没如何。”唐小白道,语气有些冷淡。

“我不是故意惹顾五郎生气。”李穆道。

他只是要警告顾回一下,顾回生不生气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那他为什么生气?”唐小白回头看他。

自己养的小祖宗是什么德行,她会不知道?
我师兄明明很强却喜欢发育 携云握雨挺刺激
李穆目光暗了暗,低声道“他说我配不上二小姐。”

唐小白一愣,随即红了脸“胡说!回表哥才不会说这样的话!”

顾回是个极谦逊老实的性子,她从来没见过他对人说过重话。

“这样的话是怎样的话?”李穆看着她。

唐小白扭头上马,不想理他。

李穆拉住她的缰绳,道“别走,我现在的坐骑追不上。”

唐小白想起他被抢走的坐骑,默不作声。

“二小姐也觉得他说得对么?”李穆仰头看着她。

“他不会这样说!”唐小白拒绝被套路。

“为什么不会?他不是和你议过亲?”

“没有!”唐小白忍不住瞪他,“你从哪儿听来的风言风语?”

“没有么?”李穆目光凉凉地看着她,“那,二小姐同谁议过亲?”

唐小白目光飘忽“没有啊!没有议亲!没有的事!”

他忽然笑了起来,唇角弯弯,眉目俱软,眼中光晕清媚。

“没有就好,”他低声道,嗓音微带暗哑,“我听说二小姐想要议亲,却一点也没想起我,还以为二小姐也觉得我配不上呢……”

唐小白听得一激灵,心里有点犯怵,想了想,觉得不能被吓住。

于是板起脸道“这些年我怎么对你的,你心里没数吗?以后我不想再听到这种话!”

他又是一笑,乖巧点头“我再不说了。”

“也不许再欺负回表哥!”

李穆敛了笑容“你心疼了?”

唐小白扶额“我就是把他当弟——当哥哥一样!”

李穆神色一缓“那我以后也把他当哥哥一样。”

唐小白隐约觉得哪里不太对,还没细想,便被他牵了马往前走。

“雨停了,午后启程么?”他不紧不慢地走着,不紧不慢地问着。

唐小白听着他的声音,心里便投降了一半“你觉得呢?”

“你想走,我就陪你走,想留,就陪你留,”李穆说完,停顿了片刻,又道,“我不似闻人嘉有抱负志向。”

唐小白抬手背遮了下眼,忍不住笑。

一年不见,小祖宗某些技艺似乎更长进了。

午后,雨霁初晴,重新出发。

因为李穆一行人的加入,队伍发生了一些变化。

首先是领导权的变化。

原本队伍中主要是顾缘和李行远一明一暗地安排,现在这两人都走了,顾回便自觉应该担起表哥的责任来,重新安排队形。

但李穆那边却不以为然。

“你的黑骑兵战力最强,宜在前探路,万一有危险,也可护二小姐周全!”虽然上午被李穆气得不轻,但顾回涵养极好,现在也是能心平气和说话的。

而那边的少年也心平气和地听着,但是不为所动“保护二小姐,我一人足矣。”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241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