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p总受鼎炉师尊 公共场所被调教的辣文

只是那时见秦氏姐弟年纪尚小,也没有背景或实力,要是贸然告诉他们,恐怕他们会冲动地想立即揭发那个人。

那就无异于蚍蜉撼树。

“闻人这些年应该也很不容易吧?”唐小白唏嘘,“他做的假印,那人怎么会轻易放过他?”

杀人灭口是反派的基本素养啊!

闻人嘉当年还只是个孩子,不知要如何机警幸运才能躲开追杀?

李穆看了她一眼,淡淡道“他自有家族庇护,称不上不易。”

“哦?闻人氏很有名吗?”唐小白好奇追问。

没听说有什么厉害的家族姓闻人啊?是她孤陋寡闻了?

“闻人是他的自号,”李穆道,“他原姓裴。”

裴?!

唐小白震惊了“河东闻喜那个裴?”

李穆点头。

唐小白张着嘴,半天没合上。

河东道,绛州府,闻喜县。

有个天下闻名的世家士族,河东裴氏。

裴宣就是出自河东裴氏。

唐小白震惊了半天,千言万语汇作一声感慨“难怪他这么厉害……”家学渊源,祖传的优秀啊!

然而她说完这句话,小祖宗便看着她。

看着她,看着她,一直看着她,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怎么了?”唐小白下意识摸了摸脸。

他唇角动了动,似笑非笑。

“二小姐是不是很欣赏闻人嘉?”他问。

眸色如漆,冷冷沉沉,一点光也没有。

唐小白下意识想摇头,摇到一半停住,改为点头。

还点得特别用力。

她总不能一直被小祖宗压着!

她得反抗!

她就不信小祖宗能把她怎么样!

“是啊!”唐小白笑眯眯道,“我就喜欢闻人嘉这种温柔大哥哥!”

他抿紧唇,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看。

唐小白被他看得心里发毛。

正要认怂说一句“更喜欢阿宵”时,他忽然倾身靠近。

唐小白下意识身子后仰避开,却见他抬起双臂,将她垂在背上的帽子抬起,动作极其轻柔地替她戴上。

微凉的眸光在她脸上轻轻盘旋,眸光掠过之处,酥酥痒痒,如同羽毛逗弄般拂过。

唐小白感觉脸上一点一点热了起来。

正要正色将他推开一点时,他忽然道“我不温柔吗?”

唐小白一愣,随即捧腹大笑。

李穆见她笑得东倒西歪,一面抬手护着,一面皱眉。

他真的不够温柔吗?

……

次日清晨,李穆照旧天不亮就起了,在山壁上一面练武,一面留意唐小白帐篷的动静。

见到桃子出来,便下了山壁。

桃子一转身,就见眼前冒出一个人,吓得差点把手里的水盆丢了。

“秦、秦公子?”

李穆原本不想理会,突然想起昨晚被嫌弃不温柔的事,犹豫了一下,“嗯”了一声。

桃子早就习惯了这厮不理人的做派,结果他突然理人了,愣住一时没反应过来。

“二小姐醒了没?”李穆问。

语气也比平时好了太多。

桃子有点慌,讷讷点头“醒了,马上、马上就出来了!”

李穆又“嗯”一声,正要抬手令她退下,想了想,又收回手,问“你要去打水?”见桃子点头,又道,“让莫急去吧!”

话音刚落,桃子手里的水盆就不见了,只见一道影子朝着水边倏忽远去。

“多、多谢……”桃子见鬼似地看着李穆。

唐小白在里面听着,也觉得见了鬼。

小祖宗平时冷漠得都称得上没礼貌了,今天这是怎么了?

被魂穿了?

正想着,又听见他同辛夷寒暄的声音,唐小白忍不住从帐篷里钻出脑袋。
np总受鼎炉师尊 公共场所被调教的辣文
李穆一直在留意帐篷内动静,第一时间就看了过去。

她人没出来,只出来个脑袋。

白白嫩嫩的小脸,眼睛又大又圆,乌黑明亮。

头发还没梳,发顶凌乱地翘起几根碎发,还有一束从缝隙里溜了出来,垂荡在帐篷外。

李穆一见她,就忍不住弯起唇角“二小姐起了?”

唐小白囫囵点点头,问“你怎么来了?”

看样子也不像被魂穿了。

“我方才在山上练武,看到二小姐起了,便过来看看。”

唐小白“哦”了一声,又打量他一遍,也没打量出个所以然,便将脑袋缩了回去。

缩回去后,外面又传来小祖宗和辛夷说话的声音。

唐小白皱着眉,随便将头发梳了个马尾,匆匆穿好衣鞋,再出去时,辛夷已经走开了。

“辛夷呢?”她张望了一下,“刚刚不是还在说话?”

“走了。”李穆随口应着,走到她身旁,抬手去摸她头发。

“你们刚刚聊什么?”唐小白状似随意地问。

“没聊什么。”李穆也很随意地回答。

没聊什么是聊什么?

唐小白心里嘀咕。

忽然,头皮一松,刚梳好的头发散了下来。

李穆勾着发带,道“你没梳好,”微顿,“我帮你重新梳一下。”

唐小白看着他微蜷的手指,突然也不犯嘀咕了。

“那就梳个跟你一样的。”她指着李穆的发髻说。

男子的发髻很简单,就是将所有的头发都梳到头顶,盘好固定。

这种干净利索的发型很方便行动。

帐篷门卷起,唐小白跪坐在门边,让李穆梳头,发梳按摩头皮的力道刚刚好,舒服得她眯起了眼,语气也慵懒起来“你今天怎么了?”

“怎么?”李穆反问。

“平时可没见你同辛夷桃子说那么多话。”唐小白嘀咕道。

“不好?”

“那倒也不是……”唐小白讪讪道。

是有礼貌了很多,可总觉得怪怪的。

“二小姐不喜欢我同她们说话?”

“呃……怎么会?挺好啊,很有礼貌!”

李穆“哦”了一声。

唐小白琢磨这一声“哦”好一会儿,唤他“阿宵。”

“嗯?”

“我觉得你正常一点比较好,做你自己!”

他梳头的动作一停。

停了好一会儿,才听见他幽幽的声音“你不是喜欢温柔大哥哥吗?”

唐小白愣了半晌,期期艾艾道“可、可你就算温柔了,也、也不是大哥哥……”

暮宿时,好运气地碰上了一个游牧部落,拿皮毛和金银换了些青稞面及几壶酥油茶。

唐小白正捧着热腾腾地酥油茶看黑骑兵帮忙扎营,突然见莺莺变了脸色。

转头一看,原来是莫缓找来了。

“二小姐这是把我们少主怎么了?”莫缓一脸纳闷。

一提起小祖宗,唐小白就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看到莫缓皱眉才艰难收住。

“他怎么了?”唐小白忍笑问。

“找我哥打架去了。”莫缓苦着脸道。

唐小白又忍不住“哈哈”笑了两声,问“他怎么不找你打?”

莫缓噎了一下,重新提问“你到底把他怎么了?今天一整天都没见好脸色。”

唐小白又想笑“他平时不都这样?”

莫缓有点生气“我们少主平时哪里这样?平时他只是不爱笑,今天是生气!别人看不出来,二小姐你还看不出来?”

唐小白讪讪一笑。

“何况遇到二小姐后,少主这几日心情都很好,一个人待着都能乐出来。”

唐小白脸一红,有点惭愧。

今天一早,小祖宗企图转型温柔大哥哥仅一刻钟,就匆匆宣告结束。

结束之后,他就呈现出一种变本加厉的冷漠孤傲,一整天,谁也没给好脸色。

但他越是冷着脸,唐小白就越觉得好笑。

所以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小祖宗生了一天的闷气。

想想也确实有点过分。

“那怎么办?”唐小白虚心求教,“他在打架我也不能凑上去,多危险啊!”

“危险什么?谁能让二小姐伤着?!”莫缓觉得,这唐二小姐就是生来克他们主仆的,一句句都踩在他生气的点上。

“那我去看看?”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唐小白感觉不去也不太合适。

刚转身要走,看到了莺莺。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242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