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被扔进军营高肉 不乖的Omega被打屁股

又怎么了?”莫缓看到她停步,心情就跟刚才从山上跳下来似的。

“刚刚走得急,你帮我回去看看莺莺怎么样了。”唐小白说。

莫缓揪了揪头发“她不会怎么样的!她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的护卫,不可能连这么点挫折都经不起!”

唐小白“哦”了一声,打量着他问“莫缓,你多大了?”

“二十。”莫缓耐着性子答道。

唐小姑娘摇摇头“果然还是年轻,你看看你哥,多沉稳。”

莫缓怔愣,一时不能回神。

“放心,我会替你解释清楚的。”说罢,小姑娘终于走了。

莫缓这才找回声音“我年轻……我跟我哥是双胞胎啊……”

……

唐小白其实是有点不知道跟小祖宗说什么,才拉着莫缓一顿乱扯。

但人总要面对现实,所以还是慢吞吞朝小祖宗走了过去。

他正坐在一块石头上,一条腿屈起搁在石头上,另一条腿舒展开,修长笔直,脚上穿着的靴子,似乎比她的小腿还长。

唐小白看得有点恍惚。

似乎还是她从小看到大的那个少年,但似乎又不是了。

她想起那天他骑着马朝她奔来时的情景,玄衣乌骓,英姿飒爽,是她前世今生连梦里都没见过的惊心动魄。

如果换一个人,她可能毫不犹豫就沉沦了。

可怎么就是他呢?

唐小白忍不住轻叹一声,继续朝他走去。

少年正低头拿匕首削着一截木条,头也没抬。

“咳咳!”

头还是没抬。

“阿宵?”

继续削木条。

石头有点小,没法坐他身边,唐小白便在他身边蹲下,仰起脸看他“阿宵?”

少年目光躲了躲,抿着唇,继续专心削木条。

唐小白转而看着木条“你削这个干什么呢?”

还是不理。

唐小白捧起脸看他,眼睛闪了闪,忽然冲他一笑“阿宵哥哥!”

他动作一滞,终于抬了眼看她。

他的瞳色很深,漆黑漆黑的,抬眸时,恰掠过一道霞光,倏然亮起。

但也只亮了一瞬。

因为他只看了她一眼,又垂下眼睑继续削木条。

唐小白觉得有点没趣“不理我,那我走咯?”

话音刚落,他再次停下削木条的动作,抬眸看她“找我有事?”略顿,“我可摘不到悬崖上的花。”

唐小白“噗嗤”一笑“我就是见识见识莫缓的轻功,才不要悬崖上的花。”

他没说话,脸色也没什么变化,但周身散发的讯息明显缓和了许多。

“别生气了。”唐小白戳了戳他的手臂。

唔……好硬……

“没生气。”他闷闷地说,手里还握着木条和匕首,一副一言不合就继续削木条的架势。

唐小白拉了拉他的袖子“别削了,今天还早,我们去河边看日落好不好?”

李穆看着被她拽在手里的袖子,想拉回来。

想了好一会儿,还是放下了匕首和木条。

今天因为碰巧路过一个村落,所以停宿得比平时早了小半个时辰。

到河边时,正值残阳斜铺水中,水声啾啾,宁静祥和。

河是黄河。

他们一路几乎是沿着黄河往上游走,不过走到这里,已经接近源头,水清而势缓,与中下游的滚滚黄流判若两河。

“你还记得《木兰辞》吗?”唐小白突然问。

他们一起读过的。

李穆点头,知道她想的是哪两句“旦辞爷娘去,暮宿黄河边,不闻爷娘唤女声,但闻黄河流水鸣溅溅。”

以前她每回读到这一句,总是要哭。

现在他替她念了,她还是湿了眼眸。

他不知道当年她为什么读到这句要哭,但现在确实是很应景。

李穆犹豫地看了她一眼,轻轻悄悄抬起手臂,抱了抱她的肩,又立即放下。

唐小白转头看他。

夕阳如金,镀在他清俊的侧脸上,好看得令人怦然心动。
公主被扔进军营高肉 不乖的Omega被打屁股
“阿宵……”

他低低“嗯”了一声。

“我……我以前做过一个梦……”她突然想说。

“我梦见,太兴十四年,我爹和阿兄在战场失踪,然后再也没回来……”

“我梦见燕国公府没了,阿姐也死了……”

“不会!”李穆打断了她的话,“我们很快就会见到你阿兄了,燕国公也不会有事——”

他的声音冷冷淡淡,说出的话却似每一字都带着滚烫的温度。

“只要我活着一日,燕国公府就存续一日!”

唐小白笑了一声,低头牵住他的衣角,轻声道“阿宵,我那天看到你,真的欢喜极了,”微顿,“你不用学别人,你本来就很温柔;”

“每个人的温柔是不一样的,有的人是言行举止温润谦逊,但阿宵的温柔——”她看到他垂在身侧的另一只手紧张似的收紧,感觉到他的目光落在自己发顶,带着一丝催促和希冀,忽然,觉得又好笑,又感动。

她抬起头看他。

他忙转开脸,假装刚才没有看她,耳尖却悄悄染了红。

夕阳如金,镀在他清俊的侧脸上,好看得令人心头怦然。

唐小白弯了眸子笑“阿宵的温柔,在我心里。”

闻人嘉对谁都是这样谦逊温和,唐小白从没觉得自己是特殊的。

但她的小祖宗不一样,他只对她一个人好,好得那么明显,那么偏心,那么一目了然。

他把她放在心尖尖上,独一无二。

谁会不喜欢被这样珍视对待?

“上次你问我最喜欢谁——”

“我当然……最喜欢阿宵!”

他猛然转回看她,嘴角仿佛要扬起,又被克制地往下压,就显得在抽搐一样,看起来十分滑稽。

唐小白“噗嗤”笑了,踮起脚去拉他的嘴角“想笑就笑呗!”

他乖极了,一动不动,一躲不躲,任由她将嘴角扯开,露出一个更滑稽的笑容。

唐小白看了一会儿,忍不住捧腹大笑,也松开了在他脸上作怪的手。

但松开后,他的嘴角仍旧高高扬起,像是被人带到这个高度后,就再也回不去,也不想回去了。

“我……也最喜欢你……”他低声说。

远处,莫缓一边恨恨撕着悬崖上刚采的花,一边哼哼唧唧同莫急道“你看咱们二小姐,多会哄人!把少主吃得死死的!”

莫急没有回答。

他目视西北向,神色渐凛“有人来了!”

最近是不是腻歪多了?下章写点正事吧?

天际晚霞,似胭脂一抹,映入水中,被马蹄阵阵惊碎,散若桃李缤纷。

唐小白从营地出来,便是一阵肆无忌惮的狂奔。

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不需要瞻前顾后地放纵速度了,因为此刻,前后都是安全的。

就在一刻钟前,营地附近发现了一人一骑。

是斥候。

唐子谦的斥候。

哥哥的大军相距不过十里。

而且,正在往这里行军!

十里,不出一个时辰的路程。

可她只觉得分分秒秒都等不下去了,迫不及待上了马,迎着斥候的来向奔去。

跑出来的不止她一个人。

唐小白感觉到身后有人追上,往后瞄了一眼。

少年玄衣乌骓,面若白玉,漆黑的双眸紧紧盯着她,已然追上她的马身。

唐小白不自觉放了点速度,待他完全追上,冲他喊道“不是说换了坐骑追不上我吗?”

小祖宗原来的坐骑让李行远骑去了,现在骑的虽然也是好马,但跟之前不能比,跟她这匹也不能比。

上次惹恼她的时候,假惺惺拉着她装可怜,说自己换了坐骑追不上。

现在不是追得挺好?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242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