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放玉势了好不好 被黑人肉到高潮痉挛

叶秦翻翻白眼:“谁知道隔壁的新罕布什尔州,那里也有一个曼彻斯特,我们去错了地方。”

“哈哈。”

斯嘉丽哈哈一笑,然后掩嘴道:“抱歉,我来晚了,上车吧。”

仨人把行李一股脑地丢后备箱,独独羊超越拎的包,始终不离手。

叶秦坐在副驾驶座上,手伸在吹风口,暖气吹在掌心,祛除寒冷。

“这个小镇,就叫海边的曼彻斯特,一开始我和你一样,也搞混,甚至我以为是去英吉利的曼彻斯特,还让助理订了机票。”

斯嘉丽开车稳稳当当,叶秦笑眯眯地望向窗外,冷冷的海,空荡荡的街道,几只海鸥在灰蓝色的天空盘旋。

这里,既没有风靡球场的红魔,也不是英国摇滚的诞生地。

只是一个海边的普通小镇,带点沧桑。

甚至为了跟英吉利的曼彻斯特区别,才特意把名称改成“海边的曼彻斯特”。

“海上的渔船这么少?”

“这里的渔业全部转移到波士顿,但好在,能买到鱼。”

斯嘉丽舔舔舌头,“东西都带来了吗?”

“呶,在她手里。”叶秦朝羊超越努努嘴。

………………

“嘶啦,嘶啦。”

电磁炉上的锅里,冒着香喷喷的热气。火锅底料的香味在小炒一番以后,全都飘在房屋里。

叶秦轻车熟路地按小火,再撒点盐,然后往锅里倒几杯热水。

沸腾的开水中和火锅底料的黏稠度,两种奇妙液体的混合,使盐份得到充分的稀释。

“吸溜,吸溜。”

斯嘉丽、林彬、羊超越三货,一人抱着一个碗,四人围坐一圈。

“肯尼斯,赵,你们来吗?”

叶秦看了眼吞了吞口水的约翰赵,还有导演肯尼斯罗纳根。

“秦,你在煮西红柿汤吗?”肯尼斯罗纳根凑了过来。

“这是华夏的火锅。”

叶秦拆开保鲜膜,一碟碟土豆、鱼肉、菠菜、卷心菜、虾、牛丸摆在桌子上。

才刚起锅,斯嘉丽、羊超越就像饿死鬼投胎,啪啪啪的双鬼拍门。

没咋着呢,就看那肉刷刷的往里下。

“等等,还差一样。”

叶秦把墨西哥小圆椒夹了一个,涮在锅里,这个辣椒比华夏辣椒厉害十倍。

果不其然,一个个辣的面红耳赤,大冷天吃火锅,有滋有味,满腔热血。

再喝几口茅台,包括约翰赵,没见识过华夏美食的几人都打开话匣。

主要是唠嗑。

开局的时候已是十点钟了,不知不觉转到十一点多,仍然兴致颇浓。

从美食到八卦,从八卦到片子。

“秦,演约翰赵的儿子,你没有带来吗?”肯尼斯罗纳根疑惑道。

“他需要处理下签证,很快就会来。”叶秦摆摆手,打消疑虑。

“亚裔演员本来就非常难找,何况是要找快成年的年轻演员。”

肯尼斯罗纳根指了指约翰赵,后者抱怨道:“因为好莱坞给我们的机会太少!”

“爷儿,我能理解,我完全能理解……”

叶秦聆听着肯尼斯罗纳半醉半醒的埋怨,之前因为跟制片人、发行公司闹僵,前作给雪藏五六年,上映俩周又恶意下架。

顺风顺水的职业生涯,被打击到低谷。

因此,才在马特呆萌的灵感上深加工,整个本子一丧再丧,而且跟颓丧不一样。

躺平,佛系,葛优躺,那都是一种无可奈何的自嘲。

《海边的曼彻斯特》,简直是要在观众的腿上写下一个大大的“惨”字。

悲剧的内核是浪漫,但它不是。

叶秦要演的约翰李,本来幸福圆满,家有娇妻,有儿有女,但一次炉子生火,忘了做好防护措施,引起了一场火灾。

这场悲剧里,子女全都葬身火海。

她的妻子也对他恨之入骨,离他而去。
别放玉势了好不好 被黑人肉到高潮痉挛
而他,从此浑浑噩噩、一蹶不振,过着穷困潦倒的悲惨生活。

没财富,没权利,没地位,连自己都照顾不好,如果不是约翰赵演的哥哥的突然离世,有个侄子需要他当监护人,他永远不会回到伤心地。

“按一般的套路,该在照顾侄子的过程中,救赎,反省,振作,在岁月的当中,慢慢地对过去的自己释怀。”

肯尼斯罗纳根爆粗道:“但去他吗的治愈,时间只会让人更痛苦,秦,你能懂这种感觉吗?”

叶秦默默地点点头,面朝斯嘉丽,眼神凝固着。

斯嘉丽一怔,就见他动作很慢,拿烟,咬烟,点火,抽烟,用着法式的吐烟,烟雾从嘴角一点一点地飘走。

整个人都压着一股气场,沉郁,且随时爆发,仿佛热闹是我们的,冷淡是他的,火锅很红,他很冷。

肯尼斯罗纳根一下子就酒醒,约翰赵张张嘴,近距离地观察,那种诡异安静,让人窒息。

特别是,在烟雾缭绕里若隐若现的眼睛。

叶秦收敛表情,发出轻笑:“是这个意思吗?”

此时,鸦雀无声。

斯嘉丽的眼眶微红,刚刚那一瞬间,她仿佛看到一个受伤的灵魂。

“就是这种,就是这种!”

肯尼斯罗纳根兴奋地连拍桌子,他心里却像灌了几两茅台,火辣辣的喷薄欲出。

“我恨不得现在马上就开机,把你刚才的表现都录下来!”

叶秦摇头谦虚道:“肯尼斯,我需要你再帮我找当地的居民,我的口音不是正宗的波士顿口音。”

“我也一样。”斯嘉丽主动道。

“再好不过,如果现在能下雪,就更完美。”

肯尼斯罗纳根挠挠头。

“雪?”

叶秦走到窗户前,轻轻地打开一条缝,冷风飕飕地来,寒意骤起。

夜黑风高,火锅渐凉,杯盘狼藉,各奔房间。

“唔……”

叶秦眯了眯眼,视线里一片昏沉,莫名地感觉到不舒服。

因为不像平常,一觉睡到自然醒。

胸口闷的慌,四肢被绳子牢牢地缠绕,有一股股冷气往温暖的被窝里钻,可奇怪的是,吹在脖子的微风,是热乎的!

迷迷糊糊间,他突然睁开眼。

有人,在动他的车钥匙,要他开车!

卧槽,女鬼压身吧?!

“斯嘉丽?”

轰,曼彻斯特的海,一直在涨。

一直到,潮涨潮落。

“莎利,你真要去那个小镇,去见那个华夏人?”

梅根埃里森喘了口气,拿出两根女士烟,其中一支丢给莎利雷石东。

“当然,绝对不允许派拉蒙脱离雷石东家族的掌控。”

梅根埃里森殷勤地点上打火机:“我陪你去,我有钱!”

莎利雷石东叼着烟碰到火,笑道:“不用,不需要太复杂,既然菲利普找的是他跟旺达,那么我就邀请阿狸、DMG参与派拉蒙的竞价。”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244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