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乳h系小说 教室讲台上张开h男男

谁能告诉他,为何车中坐着的人会是萧清寒?萧衍之去哪儿了?

刚下早朝没多久,又见到了当今陛下,这世上还有什么比这更可怕的事情么!

明承惶恐不安的跪地行礼道“臣、臣……参见陛下。”

萧清寒在看到明承的时候心中错愕万分,他本以为自己可以再隐瞒一阵子,谁知居然这么快就被明承发现。

同时,他又在心底暗自庆幸,幸好目前发现他的只是明承而不是明汐,若是明汐发现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他可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

“侯爷请起。”

萧清寒难得纡尊降贵亲自将明承扶起,明承战战兢兢后背发凉,尽管圣驾在前,可对于萧衍之的好奇远远大过他此刻的心悸。

“敢问陛下怎么会在这里?”明承问完这句话后,抻长脖颈朝萧清寒身后的车架望去,“萧公子是在马车里么?”

他话音刚落,倏然一阵风轻轻吹过卷起车帘,露出车内空空荡荡一片,须臾功夫又慢慢垂下。

此时此刻,明承的心底渐渐升起一种诡异的猜想,可这种猜想才刚刚划过就被他否认掉,不可能,怎么可能呢……

萧清寒长身玉立,面容俊逸,丰神俊朗,他一语不发,就只是用那双浸染霜寒的深邃眼眸深深凝了明承一眼。

明承被萧清寒浑身逸散出来的冷冽清晰吓得面色刷白,随后他颤颤一笑,“萧公子是不是有事出去了?要不然陛下先进去,臣在这里等等他。”

明承说完后就挪开了步子,不肯面对这样的情况,甚至心中怀着一些念想,希望真正的萧衍之出现。

奈何很快,萧清寒直接打破了他的幻想。

“侯爷,我就是萧衍之。”

这一次萧清寒不再自称“朕”,殊不知他的这一句话直接将明承吓得面色惨白。

明承抬起手轻轻擦去额角的汗渍,笑道“陛下……你可真会开玩笑啊……”

萧清寒肃然道“不是开玩笑,我一直以萧衍之的身份待在明汐身边,当然,我不是故意欺瞒她,衍之是朕的字,知道这件事的没有几人。”

若不是说出这句话的人是皇帝,明承都想攥紧了拳头上去狠狠打他一拳。

“陛下这是何意?”明承眼带戒备地看着萧清寒。

萧清寒淡然说道,声音低了几分“侯爷莫要生气,只是当时初见时因为一些私心就没有透露我的身份,导致明汐自始至终都不知道此事,也希望侯爷能帮我隐瞒一二。”

明承在心底忍不住破口大骂真是不要脸,太不要脸了!

明承没好气的冷哼了声,“若非今日臣在此碰巧撞破陛下的身份,陛下还要隐瞒到何日?”

萧清寒的此番举动确实惹人诟病,若是换了其他大臣碰到这样的事情可不得乐坏了,就差没把自己的亲女儿亲自送到陛下的床榻上。

可明承不一样,他对明汐一片拳拳父爱之心,他就从来没想到让明汐进宫去做什么妃子。

妃子那是什么玩意,就算当皇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他也不愿意自己的女儿入宫受苦,皇宫可是吃人的,单单先帝时期那后宫就厮杀的可怕,更不必说如今成功坐上帝位的萧寒笙心机有多重。

大概是心中对明汐的偏爱盖过了他对萧清寒的惧怕,就算萧清寒冷凝着一张脸,他也丝毫不怵。

萧清寒眼睫微垂,淡声说道“我与明汐只是朋友,等到时机成熟我自然会将自己的身份如实相告。”

未几,他轻抬眼睫凝着明承淡淡道“侯爷千万记得为我保密,若是泄露了半点风声,那我也只能让明汐入宫了。”

萧清寒说到最后语焉不详,仿佛真的对明汐有几分眷爱,但他的眼眸深沉如霜,顷刻间布满阴翳。

爆乳h系小说 教室讲台上张开h男男

这一刻,他虽未曾自称“朕”,可浑身上下流露出的天子气场生生令明承惊惧不已。

明承这才恍然回神,告诫自己眼前之人是当今天子,睥睨天下。只要可以,随时可以伏尸百万、流血千里。

明承将心中重重复杂的心思遮掩下,艰涩地看了一眼萧清寒后抿唇答道“臣……遵旨。”

沉浸在钻研水泥中的明汐浑然不知外头发生了何事,她认认真真地看着面前制成的水泥说道“你们的配比错了,水泥粉只占四成,其余的要六成。”

“另外,你们将这些东西放到窑中烧制的时候需要烧到液态状,最后可别忘了将这些东西烘干磨成粉末状再装到袋子里。”

明汐说完这些,面前的赵伯和几位匠人恍然大悟拱手抱拳道“多谢乡君指点,乡君可真厉害啊,知道得这么多!”

被人当面夸赞,明汐脸红道“其实也没什么……我会的这些也都是别人教的。”

赵伯笑着回道“就算是别人教的,但乡君学以致用,也很厉害的。”

这是明承第一次看到明汐展露出专业的姿态来,他跟在萧清寒身后惊讶须臾,紧跟着就看到萧清寒已经迈步上前。

萧清寒轻声开口叫她的名字“明汐。”

听到这一熟悉的声音,明汐回头朝他招了招手“你来了,怎么这么久才进来?”

明汐分明记得他在一盏茶前就到了,要是平时肯定立即进门,怎么这一回耽搁这么久?

萧清寒淡然答道“我正巧在门口碰到了侯爷就闲聊了几句。”

明汐看了一眼一旁脸色不太好的明承,又看了看从容无比的萧清寒,总觉得他们两人之间的气氛太过古怪。

秉承着对萧清寒的了解,明汐低声问他道“是不是我爹为难你了?”

闻言,萧清寒眉梢一挑,为难他?他为难明承还差不多。

他的神色有少许停顿,落在明汐的眼中自然落实了她的想法。

她不禁转身对明承说道“爹,衍之他平时人很好的,对我也很好,你别为难他了。”

明承被明汐的这句话说得一懵,他难以置信地看了眼明汐,又看了看静默不语的萧清寒,心底恨得咬牙切齿。

真是没想到,陛下竟然还会说谎了!

明承面色倏变,他正要开口说话,一旁的萧清寒已然说道“明汐你误会了,侯爷并没有为难我。”

明汐的脸色变了变,黝黑的眼珠子在二人之间转来转去,“既然没有为难你,那你的脸色怎么会那么难看呢?”

“是我先前想到一些不好的事情。”萧清寒说完后,对明汐做了个口型。

——会考。

明汐浑身一震,若不是萧清寒提醒,她都快把这件事抛诸脑后了。

“快快快,我们不能在这里待着了,去你的酒楼吧!”

一提到这件事情,明汐几乎都忘了明承还站在这里,她扯过萧清寒的衣袖就要往外走。

她才刚走几步,就被萧清寒拉住。

萧清寒将自己的衣袖从她手中抽出,轻声说道“侯爷还在这里。”

糟了,她忘了这里可是古代不是现代。

明汐很难想象此刻的明后才能脸色难看成什么样子,但又想到自己的会考,她只能腆着笑脸对明承说道“爹,我和衍之还有事情,我们先走一步啦!”

说完后,明汐也不敢看明承的反应如何,她立即跑出了门口。

明承幽幽看了一眼消失不见的明汐,转而对萧清寒说道“陛下真是好手段。”

字字嘲讽之意,面上却是恭敬无比。

萧清寒淡然处之,掀开眼帘瞥了他一眼,“侯爷,过几日明楼就能回府,你可要好好约束他,莫再惹出先前的事情。”

这一句话,瞬间将明承心底的各种心思击溃,他这才恍然想起先前明楼的事情还是面前的这人帮的忙。

拿人手短,明承一时之间不知再说些什么。待他抬头的时候,发现萧清寒已然走远。

清风散漫地吹过树梢,将树叶吹得沙沙作响,蔚蓝的天际飘过几缕浮云,穿过青山顶端又随风离开。

马车的车轮在地上碾压出深深的辄痕,明汐抬头看了一眼坐在自己对面的萧清寒,忍不住问道“你和我爹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我总觉得不太对劲。”

明汐的反射弧确实有点长,若不是被水泥等等的杂事牵扯着,她也许还能更快反应过来。

萧清寒淡然答道“没有。”

见他波澜不惊,似乎真的无事发生的样子,明汐才垂下眼睑,慢悠悠说道“你们最好不要骗我,我最讨厌别人骗我了。”

听了这话,萧清寒心底一颤,背过手紧紧攥着,眼底含着一丝深邃浩瀚。

“若是骗你的话,会如何——”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246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