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主人拽我奶头调教我/ 粗大撑开娇妻娇嫩

陈子庚道:“这汤就要熬好了,我跟阿姐一起吃。”

谢良辰看着阿弟的头顶,她怎么觉得阿弟刚才的话意有所指,出去一阵子,回来之后发现阿弟比从前更聪明了似的。

这顿饭从天亮吃到天黑。

陈老太太带着谢绍元和谢良辰一直将宋老太太送到村口。

宋老太太拉着陈老太太道:“这两日我还要来,你可不要嫌我烦。”今天是陈家村团圆的日子,她不好喧宾夺主,但还会另选日子正式拜访。

陈老太太应着:“那怎么会。”她总觉得宋老太太今日这话说得十分郑重。

等到宋家马车走远了,陈老太太让谢绍元扶着回到院子里,收到谢绍元活着的消息,陈老太太就让村子里的人帮忙在主屋旁又盖了一间屋子,屋子里盘了火炕。

陈老太太道:“以后你就带着子庚住在这边。”

谢绍元路上还想着做这些,没想到老太太早就准备齐全,脸上露出笑容,心中百感交集。

陈子庚过来抱住谢绍元:“以后我就与姑父一起睡了。”

“好,”谢绍元将陈子庚抱上了炕,“往后铺炕都归你。”

谢绍元说着拍了拍陈子庚的屁股:“这么大了不尿炕了吧?尿炕可要跟姑父说,免得咱爷俩儿没有褥子铺。”

谢良辰没忍住笑出声。

田卉珍父女还没有走,谢良辰和陈子庚将两个人请进院子里又说了好一会儿话。

田卉珍对代州的事也很好奇:“听说那一仗很惊险,大家都受了伤。”

谢良辰点头。

田卉珍道:“宋将军都带着伤上阵,更别提他身边的人了。”

谢良辰道:“程将军也一样,箭矢擦着他耳边过去,肩膀也被砍了一刀。”

田卉珍惊呼一声:“那现在怎么样了?要不要紧?”

谢良辰没想到田卉珍反应会这么大:“伤口虽然长,幸好没有太深,不至于伤及筋骨。”

“那就好。”田卉珍回一句,发现谢良辰正定定地瞧着她。

田卉珍硬着头皮道:“怎么了?”

谢良辰道:“你认识程将军?”
Sm主人拽我奶头调教我/ 粗大撑开娇妻娇嫩
田卉珍抿了抿嘴唇:“见过两面,没怎么说过话。”

谢良辰试探着道:“还说过话?什么时候?”

“你去邢州那一次,”田卉珍目光略微有些闪躲,“闹了些误会,我将他当做了小贼,差点打了他一鞭子。”

谢良辰道:“然后呢?”

田卉珍道:“没有了,就这些。”

话这样说着,田卉珍却有些坐不住了,刚好听到田承佑起身告辞,田卉珍也急忙道:“你们早些歇着,明儿有空了我再来。”

谢良辰没有急于探听内情,她与宋羡的事也还没有告诉田卉珍。

田家父女离开,陈咏胜也被黑蛋搀扶着摇摇晃晃往家去,今天高兴村中好几个人都喝多了。

尤其是陈咏胜,这是他做里正以来最高兴的一天,因为家宴上又多了一个人,一个他以为再也见不到的人。

屋子里就剩下祖孙三代,谢绍元就要与陈老太太仔细说说这些年的经历,还有八州那边的情形。

话才说到一半,大门就被人扣响了。

陈子庚下地去开门,就瞧见陈咏胜满脸怒气地走进屋。

见到陈老太太和谢绍元,陈咏胜就开口道:“大娘,姐夫,你说这算什么事?那个苗子贵,天天围着我转,‘叔’‘叔’地喊个不停,还给我揉肩、上药,对我这好那好,原来是惦记着我家玉儿。”

谢绍元“啧”了一声,好熟悉的味儿。

陈咏胜将弟弟家的女儿当自己亲生闺女护着,没想到轻轻松松就被那小子糊弄了。

陈咏胜坐在炕上仔细地跟谢绍元说着:“我这不就成了引狼入室?好几次都将苗子贵叫到屋子里说话……那时候他准就不怀好意了。玉儿将来是得说门亲事,但……这也……在我眼皮底下动坏心思。”

陈咏胜琢磨了半晌看向谢绍元:“姐夫,这事若是轮到你头上,你生不生气?是不是得打那小子几棍子?”

谢绍元还没说话,陈老太太道:“你动手了?”

陈咏胜挺直脊背:“动手了,正好黑蛋拿着棍子进屋耍,我一把夺过来,结结实实地打了他好几下。”

陈咏胜又去看谢绍元:“这要是换了姐夫,姐夫打得更狠。还不得掐脖子啊?”当年他可是亲眼看到姐夫是怎么被打的。

谢绍元皱起眉头,他没打,更没掐脖子。

陈咏胜接着道:“辰丫头还没说亲呢,玉儿年纪比辰丫头还小,这么早就将孩子嫁出去,万一将来受了委屈,我对不起我弟弟一家。”

谢绍元觉得今晚陈咏胜过来就是为了扎他的心。

陈咏胜偏偏没有注意到谢绍元的神情:“姐夫你说,我眼神儿是不是不好?怎么就没发现呢?”

这次谢绍元回答的很快:“是不好。”宋羡整天在陈家村来来去去,陈咏胜还不是没瞧出来?

即便到了现在,陈咏胜还觉得没人惦记着良辰。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256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