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黑人不停的要了我& 不要了,太深了h

此时营中将士正在校场上操练,看到宋羡前来,纷纷停下行礼。

宋羡似往常一样巡视一周,临走之前吩咐几个家将:“虽然辽人现在不敢轻举妄动,你们依旧不能松懈。”

家将们应声。

宋羡道:“出任何差错,回镇州之后,你们就都不用来府中宴席了。”

家将们道:“大爷放心。”

等到宋羡离开,家将们才面面相觑:“刚刚大爷说,要让我们去府中吃酒?”大爷会犒赏他们,但从不会在府中摆宴席,他们总觉得这话意有所指。

常安看着宋羡的背影叹口气,他自觉地留下来解释:“大爷和谢大小姐定亲了。”

家将们这才恍然大悟,抬起头看不远处的宋羡,宋羡背对着家将们,正静静地等在那里。

怪不得大爷走得那么慢,是在等他们追上去贺喜吧?

“给大爷道喜了。”

宋羡听着背后传来家将的声音,再也控制不住欣喜的神情。

从今往后,他就是有家室的人了。

朝廷加派了兵马前来八州,杜琢才算松了口气。

他虽然是节度使,戍守的不过是绥州、银州两地而已,攻打八州之地之前,朝廷多拨给他两万大军,但战事损耗不少,如今有太多关卡需要人手,这样一分散立即捉襟见肘,等待援军的时候,他是生怕哪个环节出差错。

现在好了,算是幸不辱命。

杜琢这边才松口气,立即带着人前往代州,想要看看宋羡这边有什么可以帮衬,这场仗宋羡承担了太多,每每想起来他都觉得有所亏欠。

算了。

当时在京城宋羡拉着他东走西逛,在圣前说要效忠广阳王后辈的事就一笔勾销了。

在京城闲逛那次,不是宋羡太招摇,宋羡是为了大计着想,不得不那样做,好让皇上放心。

至于在皇上提及广阳王后辈……也许那时候宋羡还不知道,广阳王真的还有后人在,而且就藏身于宋羡的驻守之地,镇州的陈家村。

再说广阳王也是光明磊落,忠义无双的人,他之前就很敬佩,攻入太原府之后,听说广阳王当年种种,更是心怀崇敬。

杜琢好不容易说服了自己,快马加鞭一路奔袭到了代州军营。

宋羡将杜琢迎进了中军帐。

杜琢急着道:“辽人如何?有没有动静?”
两个黑人不停的要了我& 不要了,太深了h
宋羡道:“自从萧兴宗被关押之后,那边派了两次使者送来信函,我已经让人送往京中。”

杜琢点头:“这么看来萧太后是想要设法迎回那位三皇子了。”

说完这话杜琢道:“你如何思量?用三皇子换回萧兴宗?”

宋羡道:“眼下这样的时候,两国不想开战,我生擒三皇子就是想要对付萧兴宗,不过光换萧兴宗还不够。”

杜琢仔细地听宋羡说话。

宋羡道:“我还想开榷场,八州之地如此,是因为高豫昏庸,但也有辽人之祸,不如开榷场来往贸易,对八州百姓也是个弥补。”

开了榷场,虽然大部分贸易都是朝廷把持,但只要分一点给八州,对八州也是利处。

杜琢道:“辽人皮毛、马匹都是顶好的,马匹朝廷不会让,皮毛……你是不是想做毛织物?”

宋羡点头。

杜琢接着道:“八州这边连织机都没有吧?等到开榷场买卖毛皮的时候,也不知道来不来得及筹备?”

“来得及,”宋羡道,“会有人帮我安排这些。”

杜琢看着宋羡,这个“有人”指向还能不能更明显一些?做毛织物和线穗的还不就是陈家村?

现在的谢大小姐已经不是从前,等皇上将一切查清楚,难不成宋羡还要广阳王外孙女帮他做事?

旁边的常安见状不禁暗地里叹口气,自从大爷和大小姐定亲之后,他耳朵都快起茧子了。

杜琢看左右没有旁人,压低声音道:“若你指的是陈家村那位谢大小姐?你不怕她……”

杜琢话没说完,就发现宋羡眉目含笑,平日里的漠然和肃穆一扫而光,他不禁愣在那里,宋羡为何笑得这么吓人?

杜琢脊背汗毛竖起,只想立即转身离开代州。

宋羡道:“还没与杜兄说,家中长辈前几日已帮我定下了亲事,等我们差事了了,还请杜兄去镇州吃杯酒。”

杜琢本就不是木讷之人,听得这话哪里还有不懂的道理?

不过这个消息还是让杜琢怔愣了半晌才回过神:“你是说,你与谢大小姐。”

宋羡应声:“幸得谢家长辈应允,才能定下这门亲事。”

杜琢哑口无言,宋羡是什么时候有这样思量的?在此之前,还是在知晓谢大小姐身份之后?

宋羡道:“去年守岁时,我祖母就去了陈家村,其中有不少曲折,感激谢大老爷如今愿意点头,否则还不知道我这婚事要等到什么时候。”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280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