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玩弄公主高肉| 堕落的校花系列h文

皇上思量到地势关系,或许能考虑将沁州给昭义节度使而非王家,这样将来对我们必有益处。即便还是将沁州给王家,日后沁州若是有变,昭义节度使也能帮忙。”

总之东篱先生有两策,上策自然是与杜琢平分八州,中策就是舍沁州出去,下策也许要弃两州。

东篱先生道:“真的弃两州,我会前去找昭义节度使,让他出面争一争沁州。”

东篱先生为日后做谋划,谢良辰起身感谢东篱先生。

东篱先生道:“勿用如此,我来到陈家村,收了子庚做关门弟子,汀真又一心教你,我们已经将这里当成了自己家,既然都是家里人,自然要做自己能做的事。”

说完这话东篱先生也起身:“时辰不早了,你还有别的事要忙,快去吧!你们离京这阵子,有我们守家,可以放心。”

谢良辰再次向东篱先生和许汀真行礼告辞,这才走了出去。

“阿姐,”陈子庚迎过来道,“谢绍山一家又来了,正在村口纠缠姑父呢。”

村口。

谢绍山拉住大哥谢绍元的手不肯放。

谢绍山听说谢绍元活着回来时,心中就满是懊悔,早知道会这样,他何必去争长房的财物,大哥回到镇州,他从前占得那些便宜还不是要吐出来?

如果他不贪心,留着良辰在家中,现在开熟药所,卖线穗的就不是陈家村了。

谢绍山之前受了罚,打点了许多银钱,今年秋天才回到家中,那时候陈家村就已经十分兴旺,不过他知晓陈老太太和谢良辰油盐不进,没想着登门来求,如今大哥回来了,谢绍山哪有不动心的道理?

于是谢绍山到处筹借银钱,买了些礼物准备登门求大哥,哪知道人还没去陈家村,就听到谢家和宋家结亲的消息。

谢绍山简直不敢相信,他还以为谢良辰自己做主退掉苏家的婚事,不可能再有更好的姻缘,断没料到谢良辰还能嫁入镇国将军府。

谢绍山还没回过神,大哥就带着京里来的官员去谢氏族里,给官员看了与大嫂的婚书,还拿出一幅大嫂的画像,让族人当着官员面前辨认,经过这桩事后,他就听到了一个传言,说大嫂是广阳王之后,乃实实在在的郡主。

谢绍山鼻涕眼泪齐流,央求谢绍元:“大哥你可要帮帮弟弟,总不能让宋将军有我这样一个二叔,再怎么说我也是宋家的姻亲啊!”

谢绍元手臂一甩,谢绍山不禁一个踉跄,被迫松开了手。

谢绍元皱起眉头:“你们是如何待良辰的?如何想要谋得长房的财物?良辰搬出了谢家,你们还与外人勾结想要陷害陈家村,做出这样的事,你还有脸到这里来?”

谢绍山哪里肯罢休,又再走上前:“大哥,这其中定然有误会,弟弟当时也是被人所骗。”他还不是看上了镇国将军府的门庭,这才想方设法为宋家做事。

谢绍山眼睛通红:“大哥,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调教玩弄公主高肉| 堕落的校花系列h文
陈家村的人听到消息,纷纷赶来村口,谢绍山见到这样的阵仗,不禁向后退去,恐怕这些乡野之人拿起棍棒来打他。

谢二太太乔氏咳嗽一声,谢绍山才止住脚步。

谢绍元道:“你哪里知道错了?”

谢绍山一脸悔意,他是真心实意觉得错了:“大哥……我……”

“我替你说,”谢绍元道,“你现在后悔只是因为觉得巴结错了人,如果当时站在宋羡那边,也就不会有今日,我说的对不对?”

谢绍山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谢绍元接着道:“在你心里所谓的对错不过就是利益、好处罢了,若陈家村现在还似之前一样,即便我回来了,你们别说来请求我原谅,会想方设法与我撇清干系。”

“我十四岁就出门赚银钱,回到家中给你买了笔墨纸砚,供你读书考取功名,你便是这样回报我的?”

谢绍山只觉得许多双眼睛落在他身上,他结结巴巴地道:“大……大哥……”

谢绍元道:“你方才说的没错,不管是宋家还是我和良辰,都不能有你这样一门亲戚,如今高堂不在了,你们也未曾在家中给我留下住处,那宅院、地契都在你手中。”

“你之前行为不端,被逐出谢氏一族,你手里的财物,是不是都该留在谢氏?我这就写文书给族中长辈,请族中做主为我拿回谢氏家财,从此之后我与你们再无瓜葛,日后也不必再来往了。”

谢绍山听到这话,张大了嘴,在他心里大哥可不是这样的,小时候大哥经常护着他,怎么现在如此绝情?

谢绍山还要纠缠,谢绍元道:“你再不离开陈家村,我这就去禀告衙门,说你无理寻衅,少不了要将你抓入衙门打上几板子。”

谢绍山不敢再说话,谢子桓上前搀扶起父亲:“爹,咱们回去吧,您还嫌脸丢的不够多?”

这下谢绍山和乔氏都彻底死了心,只能带着儿女灰溜溜地离开。

谢绍山刚走了几步,就听到背后传来谢绍元的声音:“等等……”

谢绍山心中一喜,以为大哥回心转意,没想到却听到谢绍元厉声道:“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与你丑话说在前头,你敢打着谢家、宋家的名号出去做事,定会有人寻你算账。”

谢绍山结结实实地打了个冷颤。

谢绍元回到家中,谢良辰忙给父亲倒了热茶。

谢绍元看向女儿,眼睛中没有了怒气:“回来之后我就该去寻他,也是一直有事抽不开身,现在他送上门来正好,将一切说得清清楚楚,让他以后安安分分,免得给你或是宋家找麻烦。”

谢绍元太了解谢绍山,即便这边得不到好处,也会以他弟弟的身份出去招摇,可能会被人寻到机会用来对付良辰和宋羡。

所以谢绍元才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这些话,他还要送信给谢氏一族,让族中人尽皆知。

“我也是给他们一家留一条活路,”谢绍元道,“你二叔心术不正,以他现在的情形,就算再算计,不至于弄出太大的祸事,但凡给他一点点机会,可能就要落个家破人亡的下场。”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280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