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是长辈的禁忌文H* 我想看你自慰h

宋羡这才将京中的情形与谢绍元说了:“薛老将军能证实当年的情形,加上从镇州取回了郡主的画像和郡主留下的私章、信笺等物,郡主的身份已经清楚了。”

郡主的面容虽然和十五岁时有些差距,但仔细端详就知晓是同一个人。之所以没有被人认出,一来郡主很少出门,平日里又对容貌加以遮掩。二来镇州不似八州之地,谁也没见过广阳王郡主,也就不会将谢陈氏和广阳王郡主关联在一起,毕竟这两个人身份相差太过悬殊。

直到谢绍元被辽人盯上,夫妻两个这才远离镇州,避免被人发现端倪。

宋羡接着道:“朝廷有意将张渭河老将军召入朝中任职,已经有人去代州请老将军,不过老将军八成不会答应。”

宋羡来京中之前已经猜到这一节,与张老将军提及过此事,老将军不愿意入朝效命,只想留在八州之地。

谢绍元道:“老将军就算真的入朝,皇帝也不会加以信任。”更何况张老将军心不在大齐朝中。

宋羡点头:“我提前做了打点,到时候配合张老将军请辞,让老将军拿了赏赐就回代州。”

谢绍元觉得甚好:“萧兴宗呢?”

宋羡道:“朝廷让使臣去了辽国,只要辽国答应几个条件就可交还三皇子,其中一条就是将萧兴宗押回大齐,另外两国还要在灵丘开设榷场。”

一块大石落了地,虽说广阳王战死,是当今皇帝算计,但萧兴宗也从中推波助澜,更何况之后萧兴宗去了辽国,帮着辽国作恶多端,郡主也是因此没了……能看到萧兴宗的下场,谢绍元心中不免痛快,至于剩下的人,还可以慢慢清算。

谢绍元感觉到手臂被拉住,谢绍元转头去看,左边是陈子庚,右边是良辰,他这么大的人却要两个孩子安慰。

谢绍元一笑道:“是好事。”

宋羡和谢绍元又提及皇帝准备给他们的赏赐,还有陈家村纸坊才做出的蜡笺。

宋羡道:“建国寺的香火旺盛,藏经纸很快就在京中传开了。”

陈子庚听得眼睛发亮:“我们还有白蜡笺、粉蜡笺和花笺呢。”

宋羡道:“这些纸笺送去了笔墨铺子,等你们进京的时候,就能知晓卖的到底如何。”

陈子庚与宋羡还有许多话要说,谢绍元看了看沙漏:“时辰不早了,有什么话明日再说,都去歇了吧!”

宋羡又看向谢良辰,他们还没得机会单独相处。

谢良辰看到宋羡微深的目光,眉眼中满是期冀,忽然想起宋将军当年冷若冰霜的模样,她抿嘴挪开视线,催促黑蛋几个早些安置。

客栈中渐渐安静下来。

谢良辰躺在炕上,听着陈老太太的鼾声,却没有半点的睡意。

男主是长辈的禁忌文H* 我想看你自慰h

本应该安安稳稳地睡觉,可又怕有人会一直在外面等着。

眼下已经很冷了,寒风透骨,他肩膀上的伤……

等到外面没有了任何动静,谢良辰这才叹口气,重新起身穿好衣衫,轻手轻脚地向外走去。

谢良辰关好了门,抬脚走进了院子,还没有去寻守在外面的常安、常悦,就看到高大的人影快步向她走来。

即便看不清楚面容,但她也知晓这是宋羡。

她的腰身被揽住,他带着她快步走出了小院子,到了一处僻静所在。

谢良辰抬起头,正准备仔细端详一下眼前的人,就被拢入宽阔的怀抱中,熟悉、温暖的气息顿时将她整个人笼罩。

而她耳边也传来熟悉的心跳声。

“阿姐。”

谢良辰听着耳边传来宋羡的声音。

被这样喊久了,好像没有从前那么奇怪,反而会觉得宋羡这样叫尤其不一样,心弦也随着微微颤动。

宋羡道:“我们定亲了。”

谢良辰应了一声:“嗯。”

宋羡接着道:“我瞧见了你的庚帖。”

谢良辰有些意外,她抬起头来看宋羡:“你还没回镇州,怎么看到的?”

宋羡笑,在代州等朝廷兵马前来的日子不好过,因为他知晓祖母会去陈家村为他提亲,就算他与谢世叔事先说了,却也心中忐忑,恐怕谢世叔会不答应。

终于等到了消息,终于踏实下来,不时地就要拿出家书看一看。

许久没见良辰,思念之情与日俱增,却又有旨意不准他离开军营,只能天天盼着,后来被他想到一个好法子,让家将回到镇州将良辰的庚帖取来。

见到庚帖上她的名字,又被营中将士们纷纷恭喜了一次,这才觉得好了一些。

宋羡压低声音:“我等不及了,让人回府中取了过来。”

谢良辰望着宋羡,这人怕不是傻的,一张庚帖有什么好看的?还让人那么远从镇州带去代州。

谢良辰道:“现在呢?又让人送了回去?”

宋羡轻声道:“带去了京城,等我们回镇州时,再带着一起回去。”

谢良辰不知该说些什么了,只觉得宋羡的声音格外的轻柔,让人心软的一塌糊涂。

搂在她腰间的手臂又收拢了一些,宋羡垂下头温热的气息扑在她的脸颊上,他的声音就在她耳边:“阿姐,我想你了。”

谢良辰只觉得自己的心仿佛要从胸口跃出来。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281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