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乱小说2第400部* 快穿之各种禁忌攻略h

跑了一段路后,姜意意小脸都有些白了。

贺斯荀一勒马缰,黑马前蹄仰起,停了下来。

“不好玩吗?”贺斯荀眼神里带着几分兴奋,他知道她在庄园过得压抑,想给她放松放松。

“你看我的样子像是好玩吗,快放我下去!”

见姜意意一脸不快的样子,贺斯荀有些不解,但还是下了马,而后抱着她也下了马。

刚把她松开,姜意意双腿一软,差点跪了。

幸好他快速抱住了她。

“怎么了?”

他紧张问道,难道刚才磕碰到了?

”下次再也不骑马了。“

”是不是哪里碰到了?“

”没有,我们走走。“

见姜意意自顾朝前走,贺斯荀只好跟上。

“你刚才在书房找到什么了?”姜意意的心情平复了一些,问道。

“什么都没找到,他这人很谨慎。”贺斯荀看着她扳着小脸,追问道:”意意,真的没事吗?“

姜意意白了他一眼,这男人太没眼见了!

没看到她被马儿颠的半死,真是有苦难言。

“贺斯荀,风哥去哪里了?”她转了话题,两人相处时间短暂,她不想浪费一分一秒。

“风哥?什么时候叫得这么亲密了?”

“你连他的醋都吃!”

“和你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人,我都在意!”
杂乱小说2第400部* 快穿之各种禁忌攻略h
“沈大哥,这样总行?”

这个称呼总算让贺斯荀稍微满意了:“去找盛年歧了。”

“盛年歧会不会出事?”

“你别忘记了,是他差点把你害死的,他要是出事了,拍手叫好才对!”贺斯荀想到了那场火灾,面色冷了下来。

“火灾的事情应该和他没关系,再怎么说,他毕竟也是你同母异父的哥哥……”

“沈宸风告诉你的。”贺斯荀面色更难看了,“他还告诉你什么?”

“其实他也挺可怜的,从小就要戴着面具生活,大人之间的恩怨却要他去承受。”姜意意摸了摸贺斯荀的眉眼,虽然顶着一张陌生的脸,但她能猜到这张人皮面具下的是什么样的表情。

“你在同情他?要不是他囚禁你,你也不会遭受火灾,我们的孩子也不会早产……”贺斯荀咬了咬牙,没再说下去。

他和盛年歧各自长大,他在盛家作为少主培养,而他却在外头跟个流浪孩子一般长大,比惨,谁惨一目了然,本就没什么兄弟情,这件事一发生,别说兄弟了,他们就是仇人!

“不过比起我跟他,被盛年歧顶替身份的那个孩子更可怜,到现在生死未卜。”贺斯荀皱了眉,他还存了一丝希望,要是能找到盛二爷的儿子,或许川幽草还能轮到他。

“那二爷的儿子也该有你这么大了吧,这要是找得到,早就找到了,不可能一点消息都没有。”姜意意也想到了,三爷的川幽草就是来换二爷儿子的。

“盛西聿不肯放弃,我也没办法,只能尽力找吧。”别说他现在去三爷那抢川幽草了,连王室现在都拿三爷没办法,三爷那不找到那孩子,一副同归于尽的架势,任谁都扛不住。

想到盛西聿那人,姜意意也有些动容,大概这就是三爷的信念!

这时,姜意意的手机响了,是莉莉来电。

肯定是伊西多回来了。

她抬头,看着树木圈成了一方天地,太阳高挂,竟已到正午了,明明她才跟贺斯荀耳鬓厮磨片刻,就过了一个早上了。

“回去不骑马了。”姜意意心有余悸,双股颤颤。

“那背你?”

姜意意点头。

见姜意意走路姿势有点怪异,贺斯荀总算明白了,

他忘记他自己皮糙肉厚的,而她只是个娇滴滴的大小姐。

“下次再这样,以后都别想碰我!”他还是不明白,她今个儿这么脆弱,还不是他昨晚太卖力了!

“遵命,我的女王!”

趴在他宽厚的背上,鼻间是他带着淡淡烟草味的气息,姜意意把头靠在他的肩上。

他踩着草地,稳稳地往回走。

望着前方的庄园建筑,她真希望这一路可以没有尽头,就这么一直走下去。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288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