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街突然开了遥控器最大| 办公室里疯狂的要了她

反正已经没有救治腿脚的机会,助行器带来的不良反应也就无所谓了。

“阿荀,以后的科技会越来越发达,你的腿一定会有其他办法的。”姜意意搂住了他的脖子,她知道这些安慰很苍白,可是她希望他不要就这么放弃了。

他低低嗯了一声,不想因为他,而影响了她的情绪。

“宋鹏那边已经找到了米路的下落,等把她带到加罗,你们身份就换回来。”贺斯荀说道。

“别这样,她回来只会遭罪,我想好了,到时候我用死遁脱身,两边都能交代。”上次凶手杀她,让她有了这个想法。

“意意,何必为了一个陌生人去涉险。”男人皱了眉,死遁,说得简单,做着可不容易。

“大概我特别喜欢那句有情人终成眷属吧。”因为她知道爱情不易,既然用了对方的身份,也想做件力所能及的好事。

贺斯荀想说什么,终还是忍住了。

大厅门口,沈宸风正在和伊西多攀谈。

伊西多的绿瞳一直注视着前方。

骄阳中,一抹高大重叠的身影出现在视线里。

伊西多绿瞳一眯,面色沉了下来。

“肯定出事了。”沈宸风却露出了大惊失色的样子,疾步朝他们走去。

伊西多冷着脸跟了上去。

“莱修少爷,米路小姐刚才从马上摔下来了。”贺斯荀出声道。

“严重吗?”沈宸风转头对边上默不作声的伊西多喊道:“妹夫,赶紧去把你们的医生喊来,我可怜的妹妹。”

伊西多皱眉,招来了佣人,让去请医生。

“米路小姐晕过去了。”

姜意意紧闭双眸,她才不要去应付伊西多,直接装晕。

“快背她回房。”沈宸风虚扶着,三人健步如飞回了大厅。

伊西多像个透明人似的被忽略了。

他脸色很不好看,那个被包在大衣里的女人几乎看不到脸了,真是没用,骑马也能摔了!

这边医生给姜意意检查,贺斯荀去了洗手间。

逛街突然开了遥控器最大| 办公室里疯狂的要了她

刚才他的手机一直在振动。

担心是李秀那边有急事。

拿出来,却是一个未知号码的短信。

——姜意意露面必死!

连发三条!

贺斯荀面色骤变,是谁给他发这样的信息?

枫城盛家。

老宅灯火依旧,却没了往日的生气。

一抹修长的身影在回廊里缓步前行。

绘制着祥云图腾的黑色长衫,领口加了层白色蓬松毛领,衬得他五官异常精致,俊美无双,像是古画中走出来的美男子。

只是他形状似桃花的眼底却多了几分黯然。

老曾跟在身后,拉开了一小段距离,他脚步无声,像是鬼魅般。

望着前方萧瑟背影,他心里也是惆怅无比,曾经风光无两的盛家落寞了,就如院子里开败的残花,毫无生机。

他提了口气,打起精神,这三爷还在,盛家就在。

冬天都过了,春天还会远嘛!

花,有重开日。

一切都还有希望。

在经过盛年歧的荷花苑时,三爷停下了脚步。

“我父亲告诉我,我二哥的儿子就算是死,也要让他葬入祖坟里,他是年字辈,叫盛年锦,望他锦绣一生。”三爷幽远的声音被夜风吹远。

“三爷,您一定能完成您父亲的遗愿的。”老曾安慰道。

三爷望着荷花苑三字,目光变得深沉,久久未动。

直到一名手下急匆匆从黑暗里走了出来,把类似手环的物件交给老曾。

在三爷示意下,老曾按下了手环。

一个3D全息影像出现在他的面前。

影像里,一张欧式大床出现在眼前,隔着一层纱帐,床上的人只能看个模糊轮廓。

三爷背着手走到了床侧,微微抬起下巴,垂眸望着纱帐后的男人。

“赫伯特王子,又见面了。”

“西聿,恭喜你,成了盛家新任族长。”一个略嘶哑的男声传来,夹杂着压抑的咳嗽声。

三爷嘴角带了一丝没到达眼底的笑意,“是值得恭喜的事情,可惜家人未能团聚,始终少了几分喜悦。”

“西聿,把川幽草给我,条件由你开。”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288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