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红酒瓶玩她h& 写错一道题就让学长干一下

只是他没再碰那毛肚和其他奇奇怪怪的食材。

“那天从马上摔下来,伤到哪里了?”伊西多突然出声问道。

姜意意一时没料到他会提那日的事情,小声回道:“磕了下后脑勺。”

“马厩里新进了几匹小马驹,下次要骑就骑它们。”

“好,谢谢。”姜意意脸上笑着,虽然伊西多没看她,但总觉得哪里有些怪怪的。

吃完火锅,伊西多给了莱修一张邀请函,是王室举办的一场晚宴。

这让姜意意几人都始料未及。

“莱修,晚上我们一同去。”伊西多落下这句,就称有事匆匆走了。

本来他该带米路一同出席,现在整个加罗都在传她得了传染病,他虽知这是谣言,可米路的红疹一直消不下去是事实,刚好和未来大舅子一道。

“好事,去见见世面。”沈宸风收好邀请函,邀姜意意,“快帮哥选下礼服,不能丢脸。”

“沈大哥,王室里会不会有认识莱修的人?”姜意意却有些担心,她和沈宸风敢假扮别人,那是因为山高水远,庄园里的人都没见过本尊,他们才可以这么肆无忌惮。

“就算有认识的,我也能应付,别担心。”

姜意意看着沈宸风胸有成竹的样子,也不再那般担心,跟着他回了客房。

“对了,差点忘记了,我给你带了新婚礼物。”沈宸风像是突然记起这茬。

“沈大哥!”

“入戏太深,就当给你和贺斯荀的贺礼。”沈宸风说着,边去了里间拿礼物。

很快,他就拿着一个锦盒出来了。

姜意意接过,打开。

里头却是一支簪子,簪子款式很简洁,簪头是两片相连的小叶子,用料却是祖母绿宝石,价值连城。
用红酒瓶玩她h& 写错一道题就让学长干一下
但仔细一看,簪头却有缺口。

“这是我姐的遗物,是当年她嫁入盛家时,我爸亲自为她订制的,本来是三滴水滴,代表了沈字,只是可惜另外一颗水滴遗失了……”沈宸风边说边看着姜意意的反应,想从她眉眼间看出什么来。

姜意意却看着那簪子缺口有些出神,她想了什么。

“意意?”沈宸风喊她。

姜意意回了神,“你不会想把你姐遗物送给我吧,那我可不能要,到时候怎么也得送给你外甥的媳妇。”

“那你先帮我保管吧。”沈宸风像是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把锦盒合上,塞给了姜意意,“我一个大老粗,带着这玩意,老担心掉了。”

姜意意想拒绝。

“让你帮我保管下,你就这么推辞,亏我当时把你从大火里拉出来,我那眉毛头发都被烧掉了……”

“行行行,那就暂时帮你保管了。”姜意意还能说什么,接过了锦盒,她觉得锦盒有点烫手,因为那簪子的残缺形状她好像在哪里见过。

“知道你担心我那男助手,去吧,我吃太饱得躺躺。”

“那晚些时候来找你。”姜意意拿着锦盒,就匆匆离开了。

站在原地的沈宸风,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那如释重负的一笑,是他多年未有的轻松……

姜意意回了房间,本以为贺斯荀会在房间里等她,可房间里却是空空的。

让莉莉去找,莉莉很快就回来了。

说是那男助手半个多小时前离开庄园了,很多人看着他离开的。

半个小时前她还在沈宸风那,肯定不是沈宸风让他离开的。

那他这么着急离开是为了什么?

不过转念一想,他会扮男助手就是来看看她的情况,他自己那边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吧。

但他这一走,她多少有些不舍。

而且她看向沈宸风让她保管的锦盒,她想在贺斯荀那确定一些事情。

此时,在离庄园不远的一处偏僻角落里。

两道身影正隐在绿林处。

“爸,你急着找我,出事了?”贺斯荀望着面前背对他的瘦高男子,他穿着黑色唐衫,头发发白,他有些心疼他的父亲。

“姜意意没死,对吗?”贺城转过身来,一双犀利的黑眸如鹰隼般盯着面前的儿子。

贺斯荀抿了下薄唇,沉默以对。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289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