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性美人被强行宫交np^ 你越叫我就越使劲

“那是他妹妹!”

“那行吧,我会把您的话转告给大王子。”季严没再多纠缠。

在老曾等手下怒视下,季严转身离开。

“哦,对了,您姐姐也很想念您,这次刚好也去看看她。”他又道。

“滚!”三爷几乎从牙缝里挤出这字。

季严这才快步走了。

“三爷,这会不会是陷阱?”老曾立马开腔。

“把手机拿给我。”

接了手机,盛西聿第一时间给贺斯荀打了电话,他无法直接联系到林仰,只能让贺斯荀当中间人……

鸡鸣声夹杂着狗吠声,此起彼伏。

林芷被吵得头疼,幽幽醒来。

眼睛都还没看清,剧烈的疼痛感袭来,她已经分不清具体疼的是哪个部位,反正哪里都疼,跟散架了一般。

“醒了,起来吃药。”一个烟嗓男声响起。

林芷想深呼吸来缓解疼痛,没想到这一吸气,胸腔疼得跟炸了一般。

一张满脸络腮胡的脸凑到了她的面前,在她的诧异下,快速给她把了个脉。

“你还真是我见过最强悍的孕妇,车子都摔烂了,胎儿还好好的。”络腮胡见她脉象逐渐平稳,点了点头,对上她那迷茫的目光,皱皱眉:“你不知道你怀孕了?”

林芷眨巴了下眼睛,刚想思考,脑袋里像有把大锤一样敲击着她的天灵盖,疼得她都龇了牙。

“现在的小姑娘啊。”络腮胡摇摇头。

“大叔,我这是在哪里啊?你说我怀孕了?那孩子爹是谁?”林芷喉咙都要冒烟了,张了好几次嘴才发出声音来,声音粗嘎破碎,“我又是谁?”

对于林芷的反应,络腮胡倒也不意外,她脑袋受了重击,引起失忆症状也正常。

本来他根本不想救她,那满车的弹坑,一看就不是寻常人,要不是她肚子里还有一个,他才不想招惹麻烦。
双性美人被强行宫交np^ 你越叫我就越使劲
“我头好痛,我怎么什么都想不起来了。”林芷按着脑袋,撕心裂肺的痛。

“只是失忆了,运气好的话很快就能想起来,把药喝了,可能对你那胎儿有点影响,但保命重要。”络腮胡端着一碗黑乎乎的药给她,“你以后叫我东叔,别人要是问起,就说是我远房亲戚,暂时叫小芳吧。”

林芷还有些懵,但一口气就把药汁给喝完了,一来口渴,二来她想快点好起来,太疼了。

“你这丫头倒是挺厉害,这么苦的中药眉头都没皱下。”东叔有些惊讶。

林芷砸吧了下嘴,喉咙也润了些:“味道挺熟悉的。”

东叔收了碗,给她盖好被子:“睡一觉吧,醒来有可能就想起来了。”

东叔一走,林芷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外头动物叫声吵得她头更疼了,她忍着痛挣扎着坐起了身。

大概是听到声响,一条大黄狗跑了进来,站在床边,歪着脑袋看她。

门口还有一只往里探头的呆头大鹅,冲着她嘎嘎直叫。

林芷疼得龇牙咧嘴,还不忘朝小伙伴们挥手打招呼。

大概是看出她行动不便利,大黄狗还跑来帮忙顶住她的身体。

“好狗,和贺家那条……”林芷话到嘴边就打住了,因为她记不得接下来要说什么了,头又疼了,但她还是记住了贺家两字,应该是对她挺重要的,至少是她认识的。

床到门口也就三米不到的距离,她却走了五六分钟,出了一身汗,疼啊!

望着外头鸡鸭满地跑的小院,林芷微愣了下,而后舔舔嘴,鸡腿,鸭腿,鸡翅膀,鸭头……她的脑海冒出了一连串的词,肚子也咕咕叫了。

摸摸肚子,这里头有胎儿,她结婚了?还怀孕了?

那她对象是谁?

一想脑袋就疼。

“怎么下床了?倒是挺坚韧。”东叔正拿着刚摘的新鲜蔬菜走进来,见到女娃竟然自己下床了,也是有些惊讶。

“饿了。”

“我去给你下碗面。”大叔转身就进了一旁的厨房。

林芷望着山头的落日,又摸摸肚子,长长叹了口气,想不起来了,不管了,吃饭最大。

“你这丫头,都伤成这样还四处走。”见林芷走进厨房,大叔那张满是胡子的脸也看出了无语。

“东叔,我要饿死了,我现在能把你家给彻底吃穷。”林芷寻了一方板凳,颤颤巍巍坐了下来。

东叔见她那小流氓一样的坐姿,他有点担心他是救了一个祖宗。

但还是给了她一个热乎乎的洋芋,让她先垫肚子。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289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