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在上面吃一个在下 p 罗浮生安蓁蓁开车

“好了祁先生,我们出发吧。”

祁世墨点点头,看着女人纤细的手指,挽着他的胳膊,哪怕只是暂时的,幸福感也油然而生。

一个小时后,苏阮已经开着车,将祁世墨带到了自己的住处。

至于祁老太太,则是被司机开车送回了祁家。

一进别墅,祁世墨就感觉到屋子里有些空荡荡的。

他一想到无数个夜晚,这个小姑娘回到家里,面对冷冷冰冰的房间,内心该是有多么的冷清。

他是个男人,是个成熟的男人。

在面对这样冷清的家,并不会感觉到什么异常,但是他面前的苏阮,却只是个小姑娘。

“家里就你一个人住吗?”

他的话刚说完,就听楼上传来了一个声音。

“阿阮,你回来啦。”

那清亮的女声,让祁世墨恨不得把刚刚的话又吞回肚子。

他原本以为等他搬到了苏阮的住处,就可以跟她两个人住在这里。

就算不是同居,也在名义上是同居了。

然而,谁知道还有第三个人。

何知瑶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就感觉到了一抹冰冷的目光扫视过来。

她收起放在苏阮身上的目光,朝着那个人看去,就看到了祁世墨出现在房间里。

“阮阮,祁先生怎么会……”

得,她一句话还没说完,这男人的眼神就更加吓人了。

苏阮反倒不以为然,她只是将东西放在了桌子上。

然后开口:“祁先生是为了救我而受了伤,他现在出院,但是伤口还需要护理一段时间,所以我把他接过来照顾。”

“原来是这样啊。”

何知瑶恍然大悟。

就算她再怎么傻,也早已经看出来,祁三爷对她家阮阮的心思。

“那我去把饭菜拿出来,刚之前就做好了。”

她说完高高兴兴地溜回厨房,不敢再待在客厅。

她觉得吧,如果她再待下去,会被祁世墨的眼神杀死。

果然,何知瑶离开以后,整个客厅里再次陷入一片死寂。

苏阮扫视了一眼整个大厅,以及楼上楼下,然后冲着他道:“房间差不多都是空的,你想住在哪里,自己选吧。”

听了她的话,祁世墨并没有上去寻找房间,而是盯着她道:“你住在哪间房间?”

苏阮随口便道:“我这个人懒得上下楼,所以我的房间就在1楼呢,就是你对面的那个走廊第一间房。”

祁世墨顺着她说的方向看去,就见那间房对面也有一间房。

“那我就住在你对面那间房。”

哪里知道,苏阮却开口:“哦,那间房呀,那间房瑶瑶住着呢。”

祁世墨觉得非常疑惑,因为他刚刚明明看到,何知瑶是从楼上下来的。

“怎么,你不相信?”

苏阮说话的时候笑了一下,然后冲着他道:“瑶瑶在楼上,是因为她去找东西吧。”

祁世墨淡声道:“没事,我可以住在你旁边那间房里。”

“哦,随便了。”

说完这话,她就看到何知瑶端着菜,正往这边走。

“瑶瑶,怎么不找个抹布垫着?你的手细皮嫩肉的,别被烫着了。”

她说着,已经上前接过了何知瑶手里的菜。

快速把菜放在了桌子上,苏阮扭头就对着她道:“你去端凉的或者温的。”

何知瑶吐了吐舌头,跟着苏阮一前一后去了厨房。

祁世墨静静的站在大厅,他怎么觉得,他好像有点多余?

但是没关系,女大不中留,只要给何知瑶安排一个对象,那么这个电灯泡,也就不存在了。

忙着端菜的两个人,完全不知道祁世墨心里在想些什么。

四菜一汤,好在做的饭有点多,所以足够几个人吃。

这是吃饭的时候,祁世墨基本上一句话也插不上。

两个女生刚开始似乎还有些顾忌,但到最后话匣子一打开,就关不上了。

这是他从来都没有见过的阮阮。

这个时候的她,才是这个年纪应该有的天真无邪。

无拘无束地笑,随便攀谈,没有在外面看到的那么冷冰冰。

“对了阮阮,我听说,白少已经被关进监狱里了。”

何知瑶说到这里,语气都跟着有些不太对劲。

她吃饭的动作慢了一些,因为她知道,她们阮阮以前跟白老板的关系非同一般。

“嗯,这个我知道。他作恶多端,如今真相水落石出,也算是罪有应得了。”

何知瑶听到她这么说,也才松了一口气。

“我听说她后来好像精神上出了问题。”
一个人在上面吃一个在下 p 罗浮生安蓁蓁开车
苏阮应了一声,依旧吃着面前的饭菜。

何知瑶也不再讨论这个话题了,那个白老板她先前有在电视里见过。

不知道为什么,哪怕是隔着屏幕,她感觉白老板的眼神,也跟先前大有不同。

但具体是哪里有些不同,她也不明白,好似现在的白老板,更加给人一种阴森可怕的感觉。

一顿饭吃完,苏阮便着手开始给祁世墨收拾房间了。

自从瑶瑶来到这里之后,两个女生为了自由自在,就跟王妈讲了以后,只是只需要每个礼拜定期来打扫房间,其他时间想去哪里都可以。

所以像这些简单的琐事,就需要亲力亲为了。

苏阮觉得,只有做这些事情,才觉得她是在生活。

铺床,摆放生活用品,还有将书桌也整理好。

顺便还给祁世墨的房间里放了一台电脑。

她知道,这个男人即便是在医院那段时间,也一样处理着公司的事情。

所以电脑是必不可少的,还有打印机等等,一切办公用品,她这里也一一俱全。

祁世墨看着苏阮忙碌的背影,瞬间发现,他这么多年一直缺失的,原来就是这样的生活。

这就是一个完整的家的样子。

“好了,都收拾好了。”

苏阮看了一眼时间:“今天周末,祁先生应该没有那么多事要处理,记得劳逸结合,我这边还有事,就先回房了。”

今天她还要给黄梦然补课。

当然了,因为人没有在盐城,所以即便是补课,也只能远程控制。

然而她打了一个视频过去,却没有人接听,再打过去一遍,同样没有人接听。

她索性拿出本子开始研究解决题思路,然后拍照发给这小丫头。

祁世墨躺在柔软的大床上,嘴角的笑意更浓了。

“你想要的,不就是这样的生活吗?”

黄梦然站在房间里,正在挨训。

她发现,自从她变成女孩之后,妈妈总会有无数种理由来训斥她。

就连她来姨妈,妈妈也会在这个时候厌恶的说她脏。

她不明白,妈妈也是女人,妈妈也会来姨妈,为什么她会觉得这是肮脏的东西?

等妈妈训斥她的时候,她只能强迫自己不去听她的话,然后不断的在心里默念——

“不听不听,和尚念经。”

仿佛也只有这样,才可以让她在面对母亲的说教,能忍受得住。

“听清楚了吗?”

这是母亲说教最后总结的一句话。

她用极其恭敬认真的态度冲着她道:“听清楚了。”

苏明薇看着这个呆头呆脑的女儿,忍不住叹一口气。

“好了,我看你的智商也就到这里了,能理解多少,只能看你自己的。去吧,好好读书。”

黄梦然如释重负,然后赶忙去拿手机。

看到上面有未接视频,以及姐姐发来的照片,她才想起来原来今天还有姐姐的课。

可是距离视频以及照片发送的时间,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

她知道姐姐很忙,所以准备给她回复,她会按照图片里的内容认真去看,认真去分析。

哪里知道,正当她想回消息的时候,手机却不翼而飞。

下一秒,已经被妈妈捏在手里了。

“我终于知道,你是怎么跟那个臭小子勾搭的,我警告你,以后不许拿手机了,在中考没有结束之前,你都得乖乖的给我看书学习,听懂了吗?”

黄梦然看到妈妈连她的手机都要没收,一下子着急了。

“妈妈,你把手机还给我,我没有拿手机聊天,我是用手机上课呢。”

苏明薇冷笑一声道:“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还有,网络课程不如线下的好,我已经给你报了线下的课,还有一个小时时间,你现在收拾收拾,就出发吧。”

“你给我报了课?”

苏明薇瞥了她一眼:“可不就是报了课吗?跟你那两个表哥还有表姐一起上,四个人一起,老师教的也不错。”

“你表哥他们家在哪,你知道吧,自己去。”

黄梦然站在那里不动,她根本都不想去表哥家,因为那两个表哥总是捉弄她。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297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