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荡娇喘呻吟的娇妻 墨燃给楚晚宁下情药

“好了不要再闹脾气了,快跟你表哥他们一起去厨房吧,老师马上就来了。”

黄梦然听了这话不情不愿的跟着几个人来到书房,可是那几个人的眼神始终在她身上打量。

“看到了,有胸。”

“腰还挺细的。”

她听到几个人的话,只想离他们再远一点。

表姐也在这个时候坐到了她身边。

“梦然,其实我有一个问题一直困惑着,你怎么知道你是个女生,不是个男生呢?”

这句话真的超出了黄梦然的理解范围。

因为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问话的女生看到黄梦然一脸迷茫,更是笑个不停。

“不是吧,你妈妈连这个都没有告诉过你?那你生物课上了吗?”

生物课她还真的没有上过。

曾经的她嗜睡,上课不是发呆就是睡觉,大脑一片空白。

就算是现在回忆那些知识,其实多数也都是盲区。

她咬紧牙关不说话,可是窘迫的模样已经告诉大家,她到底知不知道了。

“看你这样子肯定不知道,姐姐就破例告诉你一次。”

表姐说着,已经伸手将她拽进怀里。

女孩子身体的柔软,再加上淡淡的芳香,让她想到了姐姐,所以这会儿感觉十分安全。

然而,接下来对方说的一句话,让她彻底傻眼。

黄梦然否认道:“不是,不是这样的。”

表姐道:“你的意思是,我在骗你?像你这样的傻子,我有必要骗吗?”

黄梦然也不知道是被‘傻子’这两个字激怒,还是被之前那句话激怒了,她突然站起来,暴躁地喊起来:“我不是傻子,我才不是傻子。”

她这样突如其来的暴走行为,也让表姐愣了一下。

反应过来之后,表姐直接骂道:“你这个蠢东西疯了吗?吼什么吼,吓了我一跳。”

另外两个男生也在这个时候站起来,一步步朝着黄梦然靠近。

最后他们一左一右,抓住了黄梦然的手。

“走呀,哥哥们带你去玩一下。”

黄梦然以前就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他们欺负她傻,然后把她带到别的地方,跟她一起玩红绿灯。

然而这个游戏玩完之后,每次都是她输,输掉的人要吃风,吃雨吃疙瘩。

游戏规则是让她从他们的胯下钻,吃风就是呼气,吃雨就是吐口水,吃疙瘩就是拳打脚踢。

每一次她被打得痛哭流涕的时候,他们就会告诉她:“哭什么哭,这是玩游戏,你一点都玩不起。”

她也有告诉过大人,可是大人也知道他们的游戏规则,对此也只是表示是一场游戏,表哥表姐们闹着玩而已。

就这样,这令她害怕的游戏,一直玩了上10年,现在她已经16岁了,还是玩着这样可怕的游戏。

“不,我不要这样的游戏,你们让开,我不要玩这样的游戏,我不想跟你们玩游戏。”

她奋力挣扎,想从他们的束缚中逃离,哪里知道两个表哥一左一右抓着她,她根本挣脱不掉。

“姨妈,姨妈快救救我,姨妈,表哥他们欺负我!”

她大喊着呼救,而不是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这几个孩子们嚷嚷着说要吃哈根达斯,姨妈已经开着车出去给他们买了。

所以这栋房子里除了不敢上前多管闲事的保姆,就只剩他们了。

“你喊呀,就算你喊破喉咙也没有人上来的,怎么样?是不是很害怕?害怕就对了。”

黄梦然哭着,满眼都是绝望。

她可怜巴巴地冲着面前的表哥表姐道:“表哥表姐,我不想玩这个游戏了,我已经长大了。我们不是说好了来上课吗?”

表姐笑着道:“为什么不喜欢玩呢?之前我们不是玩得很愉快,还有你以为今天真的是来上课的,不是啊,就是为了我们兄妹几个好好玩一玩的。”

“所以不要害怕,我们走吧,这次我们不玩红绿灯,我们玩打牌好不好?”

黄梦然听到这话,神经放松了一些,但是他还是不敢相信这几个人的话。

“只是玩打牌吗?而不是打我?”

表姐咯咯的笑着:“我们哪里有那么坏,你是我们的妹妹呀,我们呵护你都来不及,怎么会打你呢?”

黄梦然还是不相信。

“我还是不想去,我在这里过来等老师来上课,我答应姐姐了要好好学习,争取考个好高中……”

她的话说到这里,已经被表哥粗鲁地拽着头发,然后往外提。

“跟她这么多废话干什么?让她去她就得去,不去咱们就拖着去。”
放荡娇喘呻吟的娇妻 墨燃给楚晚宁下情药
她拼命尖叫着,另外一个直接拿了东西塞进她嘴里。

然后三个人将她这么一抬,朝门外走,她怎么挣扎都挣扎不开,只能任由他们把她拖进了一个房间里。

“砰!”

她被这几个人抬着直接扔在了地板上,冰冷的地板砸得她骨骼都疼,其中一个踹了她一脚道:“妈的,没想到看着这么瘦,其实还挺沉的。”

黄梦然疼得说不出话来,她紧紧地皱着眉头,一只手揉着刚刚摔到的地方。

“你们想怎么玩,本来想让她跟咱们打扑克牌,可这死变态不配合,要不咱们玩一个刺激的,让她猜牌。”

“猜对了,咱们就打她一巴掌。如果猜错了,那我们就脱他一件衣服。”

黄梦然一听这话,这还了得,不管她猜对了还是猜错了,受到惩罚的人都是她,她凭什么要跟他们玩这个游戏。

“我不要跟你们玩游戏,你们放我离开这里。”

“我求求你们了,放我离开这里好不好?”

那几个听到这话,面面相觑,然后哈哈笑起来。

“她居然会求人了,不错不错,傻子有长进了。”

“我听说她之前傻,是因为吃了那个药,她妈可真够变态的。”

另外一个接下这话茬道:“如果她妈不变态,怎么会生出来这么一个变态玩意儿?”

几个人听到这里,又是一阵哄笑。

在他们看来,这仿佛是多么好玩的事情一样。

黄梦然从他们的嘲笑当中听出了,他们不肯放她的意思。

她背靠着沙发,双眼胆怯地看着他们在环顾了一眼四周,发现距离她最近的地方有个窗户。

如果她跑得够快,一定会跑到窗户边上,然后再从窗户上翻下去,那么她就得救了。

就算她不翻下去,也能坐在窗边上警告他们,如果他们胆敢再上来一步,她就从楼上跳下去。

于是趁着这几个人还在哈哈大笑的时候,黄梦然咬紧牙关,一个百米冲刺,一下子冲到了窗台边上。

几个人反应过来,在想要朝窗台边上靠近,就听见黄梦然冲着他们喊叫:“你们都不许动,给我站在远点听见了没有?如果你们再动,我就跳下去!”

几个人被黄梦然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懵住了。

但很快他们又反应过来,尤其是表姐。

她冲着黄梦然道:“你跳呀,你敢跳吗?小傻子,我告诉你,我们家的楼很高,你要是直接跳下去,肯定会摔死,就算不摔死也会摔成个残废,到时候坐在轮椅上,我们照样欺负你。”

听到表姐的话,黄梦然更绝望了,她哭着控诉她:“你们太坏了,就算这个时候我摔残废了,我也要告诉表姨,还有警察,说是你们逼我的!”

她的话说完,往窗台下看了一眼。

只见楼层的确挺高的,她有点害怕,完全不敢往下跳。

几个人看出了她的想法,再次哈哈大笑起来。

就在这时候,一只毛毛虫爬到了她的手上。

黄梦然看到毛毛虫,惊讶的大叫一声,然后手一甩,整个人失去重心直接摔了下去。

只听砰的一声,几个人赶紧跑到窗台边上,就看到黄梦冉已经掉落在地上,昏迷不醒了。

“这死娘们真的掉下去了,怎么办?”

“我们快报警吧,如果她死了怎么办?”

“叫什么警察?你是不是傻了?赶紧叫救护车,不关我们的事,是她自己爬上去然后掉下去的!”

三个人达成一致,赶忙拿出手机开始拨打急救电话。

随后三个人快速跑到楼下。

是表妹拨打的急救电话,电话里的医生冲着她道:“你们千万不要动,因为现在还不知道伤势怎么样,所以一定不要动她,以免造成二次伤害,我们的医生很快就会来。”

表姐嗯嗯啊啊地答应着,然后来到楼下,他们看到黄梦然后脑勺已经有血迹蔓延出来了。

电话挂断,三个人更加慌张,保姆也在这个时候赶了过来。

“表小姐这是怎么了,天哪,表小姐是从楼上摔下来了吗?”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297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