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课同桌让我打开腿被他摸 那么多水啊

或许有些人天生就不对付吧,比如四哥只要看到她,就不喜欢。

这一点,她还真拿他没办法。

等她坐在了副驾驶上,扣好安全带,旁边的四哥还是有些不对劲。

她没有说话,拿出手机开始划屏幕找人跟她聊天,翻来覆去,也没有什么可以聊的人。

何知瑶现在在她家里,她已经想象到,她正在忙碌地收拾东西。

比如打扫卫生,整理东西。

当时她看到她忙碌的背影就在想,如果以后她的瑶瑶嫁了人,肯定也会这样温馨地给她丈夫,把家里的一切收拾得井井有条吧。

只是不知道,那个人究竟是谁。

苏言泽一直用余光打量苏阮。

这臭丫头自从上了车,就一句话都不跟他说。

这会儿就算是闲到无聊地看新闻,似乎也不愿意跟他说话。

他有些懊恼,也有些奇怪的感觉。

仿佛不想让她跟自己太亲近,却又忍不住亲近。

这种感觉,让他郁闷到了极点。

他有些不耐烦地打着方向盘,不管是打方向盘还是踩油门,都带着一股怒气。

终于,他实在是因为受不了这份尴尬,开口问:“跟我说话就那么难吗?”

“啊?”

苏阮没想到,四哥突然间这么问她。

在她的潜意识里,四哥自从见到她就不喜欢她,这话这么询问,岂不是怪怪的。

因此她敷衍地开口:“没有啊,你想聊什么?”

听听,听听,这臭丫头说的是人话吗?

凭什么叫其他人哥哥,叫他的就是你啊,我啊这样的称呼。

不开口说话还好,这一开口说话,又把他给气到了。

他不说话,不打算搭理这丫头。

苏阮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

话匣子都打开了,她这么问四哥又不说话。

于是她将手机收起来,双手插兜,目视前方道:“听爷爷说,梦然进医院了,这件事情你有了解多少?梦然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

苏言泽好气啊。

这会他的好妹妹,已经开始打听外人了。

分别了这么长时间,也不关心关心他,甚至连一条消息都没有发给他。

反观其他几个。

这个倒好,直接带着女朋友去云城找她。

二哥在云城做医生,两人接触的时间肯定不少。

老三是在娱乐圈拍戏,听说还是跟苏阮一起搭戏。

老五平时不吭不哈的,可他知道,老五最有想法。

说不定早就在私底下跟阮阮打好了关系。

合着兄弟五个,就他落在了最后面?

想想还真的挺气的。

因此他阴阳怪气道:“黄梦然是吗?那是黄家的事,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苏阮原本想解释,黄梦然也跟他们是一个爸爸。

但又一想,或许他们一直都跟爸爸还有后妈,在一个屋檐下生活,矛盾诸多。

有句话叫做,未经他人苦,莫劝人善良。

她不了解他们的过往,也没有必要强求他们去喜欢黄梦然。

她有些尴尬道:“我只是随口问问。对了,前面那个路口下环城高速,然后往盐城第一医院去,谢谢!”

苏言泽听到苏阮的吩咐,就知道他准备去哪里,于是再次询问:“你是要去看她?”

苏阮没有否定,淡淡地应了一声。

“嗯。”

“她就有那么好吗?一个外人生的孩子而已,从小被爸爸还有妈妈精心呵护,她有什么不好的,这次还不是自己贪玩不小心从楼上摔下去。”

苏阮试图解释:“可是爷爷说了,她小时候有被吓过,连桌子都不敢爬,怎么可能爬到窗户上,然后不小心摔下去?”

“用你的说法,是有人想谋害她?图什么呢?图钱?好像她爸她妈也没几个钱,或者是,图把她推下去坐牢?”

苏阮听到这话,一下子生气了。

她用极其冷漠的口吻道:“麻烦路口的时候,停一下车。”

苏言泽意识到自己说的话有些不对,可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已经收不回来了。

他只好讪讪道:“着什么急,我说了要送你,那就把你送到医院。”

“不必了,我受不起。”

苏阮的回答依旧极其冷漠,似乎她的忍耐也到达了极点。

苏言泽执拗不过,只有再把车开下高速,然后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停车。
上课同桌让我打开腿被他摸 那么多水啊
车子刚刚停下,苏阮就让他把车门打开,然后推开门就下去了。

苏言泽呆呆的看着她,看着妹妹站在路边上挥手打车。

可是来来往往的多数都是私家车,根本没有谁搭理她。

他有些内疚,然后下车走到她身边道:“你看你连车都打不到,还是上我的车吧,我最多20分钟就能把你送到目的地。”

“我说了不用了,谢谢。”

她的语气依旧冰冷,看起来气还没有消。

苏言泽后悔极了。

可他又觉得自己没有做错。

他不过是说了一下黄梦然那个丫头,难道他有说错吗?

爸爸在黄梦然出生以后,就完全忘记了他们的存在,要不是爷爷帮忙拉扯,他们恐怕早就出意外了。

而他最讨厌的也正是黄梦然。

他记得有一次,黄梦然摔倒,后妈看到之后二话不说,直接抓住他,啪啪两个巴掌。

然后大声告诉所有人,说是他把黄梦然从沙发上推下去。

还有一次,也是因为黄梦然抢他的东西。

他不给,黄梦然就哭了,后妈就说他欺负黄梦然,直接上来掐他的脖子,扬言要把他掐死。

爷爷看到之后质问,那个女人却倒打一耙,哭着说,如果她真的把他掐出个好歹,她可以抵命,但是绝对不允许他们欺负自己的儿子。

呵呵,欺负。

他们哪里有时间去欺负她。

想到这些,苏言泽苦涩地笑了一下:“希望你的做法是正确的,我也希望那个丫头,跟她妈妈不一样,是个知恩图报的人。”

他说完这话,没有再劝阻苏阮,而是静静地站在一边。

直到苏阮真的打到了车,并且扬长离去。

他才在原地愣了好一会儿,最后钻进自己的车里离开了。

他的妹妹,终究是要跟他不亲近了吗?

苏阮打了车,就催促司机快点开,她要去医院看望妹妹。

终于,在车子开了20多分钟以后,她抵达了第一人民医院。

在到达医院之后,她第一时间打电话给爷爷,确认黄梦然现在住的病房是哪里,然后一路找了过去。

走到房间门口,她就看到躺在病床上,鼻子上插着氧气的黄梦然。

一开始还十分的正常,不过渐渐的,乐白秋却感觉到精神有些恍惚。

不过她以为自己有点缺氧,所以吸了几口自己带下矿洞的氧气之后,她并没有当过一回事,依旧在下面检查矿洞内部的矿石样品。

紧接着,意外发生了。

乐白秋身子一歪,直接倒在了地上,一点预兆都没有。

经过检查,让他们松了一口气的是,乐白秋只是晕倒了,身体视乎并没有出现其他的问题。

周忠光听见总负责的人话后,便说道:“那快点把董事长送回港岛吧。”

三天之后。

港岛养和医院。

“乔治医生,我们董事长到底得了什么病,你们查出来了吗?”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298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