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死你个荡货视频 调教女仆高H

“你不懂,你不懂啊!”拍拍自己好友的肩膀,瑝羸溜溜达达的回房睡觉去了,剩下刘导独自在风中凌乱。我不懂?我又不是机灵小不懂!

躺在床上的许凡,今天的触动其实很大。瑝老师虽然没说的很具体,不过也透漏出一些信息。但是己事己知,就自己这小身子骨,真掺和进去,不说尸骨无存,最次也是挫骨扬灰。所以,还是得猥琐发育,嗯,稳住,千万不能浪。

默默的闭上眼睛,时隔4年,许凡又一次呼叫了系统。

‘系统!系统你在不?’

“系统已死,有事烧纸!”

‘别的啊!怎么这么绝情?不就是一段时间没找你么,怎么跟老娘们儿似的,还闹脾气呢!’

“一段时间?宿主,你知道我这四年是怎么过的么?”

‘(⊙o⊙)…抽烟喝酒垒长城?’

“我可去你大爷的吧!你赚的那点儿点赞数儿,都不够我一晚上输的!我现在给别人打工了!人家比你靠谱多了!”

‘啊?你不光是我的系统啊?’

“你简直是想瞎了心!就靠你?西北风我都喝不上!”

‘嘿嘿,你不要这么绝情么!我这不是回来了么!我保证!以后多找你玩,好不好?’

“真的?你不要欺骗我啊!我跟你说,我生气的话,我自己都怕的!我超凶的!”

‘呐呐,放心!我说话一向算话!’

“那…那就再原谅你一次哈!”

“谢谢系统…你最好啦!……?(°?‵?′??)”

‘滚开!不要占我便宜!再见!’

“别!!骚等!!系统,我现在还有多少点赞值?”

‘没了,输光了!现在一点都没有了!’

话音一落

,不管许凡再怎么呼唤,系统都一声不吭。实在没辙的许凡,只好也安静的睡觉了。

早晨的阳光透过窗子照进卧室,许凡也清醒了过来。瑝羸昨晚出去的事许凡是知道的,但是既然人家没说,自己也不好多问,此时瑝老师也准备起身去跑步。看见许凡醒来,直接歪头邀请,问他要不要一起?

许凡自无不可,看了一眼边上睡的正香的贺老师还有把整个脑袋都蒙住的鹏鹏,起身和瑝羸一起开始出门慢跑。

路程过半,瑝羸突然问道:“豆豆,你家是做什么的?”因为没有安排摄像机跟着,所以许凡知道这是完全私人的问题。

许凡摇摇头。道:“瑝老师,我说不知道,您信么?其实我是真的不知道。我家在哈龙,也就是冰城。但是我几乎没见我家二老出去工作过,小时候似乎有点印象,老爸整天东跑西颠的,但是我老妈基本就是在家照顾我。我也问过,我妈告诉我,我爸是捡破烂的,但是我总感觉他们在演我~”

瑝羸第一次见到还有不知道自家父母工作的孩子,一时间谈兴大发,差点忘了自己的正事儿。一直到两人折返,瑝羸才转回了正题。“豆豆,你有师承么?”

许凡摇摇头,他知道师承是什么。在蓝星,师承,是一个人身上最大的标签。正所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师父不是那么好拜的!因为,一旦拜师,尤其是正式行了拜师礼的,那么,从今往后你的人生将与自己的师兄弟、师父融为一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根本没往瑝羸收徒上想的许凡还在愣神儿,就被瑝羸的直接给震了!

“许凡!你愿不愿意拜我为师?”瑝羸这一开口,许凡直接摔了一个大马趴。努力了好几下也没爬起来,干脆也不起身了,直接转头,就着这个姿势恭敬的磕了三个头。“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瑝羸站定身体,受了三拜,将许凡扶起,看着已经破皮的膝盖,一巴掌拍在许凡的头上!“笨死你得了!我这决定貌似有点草率了!”许凡摸着脑袋嘿嘿嘿的傻笑,这才像一个仅有22岁的青年。

“凡凡,我既然收你入门墙,那么,等到节目结束,你需要飞一趟京北。我会正式收你为徒。到时候,是要请人观礼,同时奉告祖师的。一星和鹏鹏也是如此。你这次回家,先和家里打声招呼,然后直接飞京北,正式收徒之前,你需要一身得体的衣服!”嘱咐完许凡,见他的膝盖都破了,师徒二人也不慢跑,慢慢的向萝卜屋走去。

这一次的萝卜屋之行,虽说丢了拾万的酬劳,但是多了一个师父。整体来说,许凡是赚翻了!

背着背包,许凡在院子里和众人告别。“师父,我先走了。贺老师、鹏鹏、一成、妹妹。再见哈!”

听闻许凡管瑝羸叫师父,四人皆是一脸震惊。什么情况?怎么一觉起来称呼就变了?其中三人是真震惊,至于贺老师?能和老狐狸当了二十多年挚友的人,你真觉得他是小白兔?呵呵,小伙子真年轻~因为埋的时候岁数就不大……

背着包的许凡踏上了回家的旅程。拾万元说不心疼是假的,但是自己真的只是想结个善缘。毕竟刚在节目组将曲芬芬给怼了,万一那老娘们儿发疯,不求节目组出言相帮,但至少也别落井下石不是?

至于那个大马趴,半是真实半是戏。啥体质啊?一个马趴就起不来了?就在地上的那一会儿,许凡的小脑瓜转了至少80圈儿。拜不拜师?好处多坏处多?这老狐狸是不是有什么目的?迅速的思考了一下。

自己好像也没啥值得人瑝老师图的,再说,就算不混圈儿,背靠大树好乘凉啊!说瑝老师过气的,真是瞎了你的狗眼!殊不知,人家可是正经的博士生导师!就那一票学生!注意!是学生,不是徒弟!联合起来都够任何人喝一壶的!

所以,直接趴地上直接拜师就完了。自己这只是拜师呢!不比那些认干爹,认干爷爷的强多了?再加上狗系统黑了自己的点赞,这有了师父,随便介绍两个大咖邀首歌,那不比

自己唱香多了?
爽死你个荡货视频 调教女仆高H
一瘸一拐的回到家,许妈妈看见儿子的样子,直接问道:“咋的?飞机失事崴脚了?怎么还瘸了呢?这家伙,一米六一米七的,本来就不帅,这下好了。我这儿媳妇是不是又远了?”

“怎么可能!老妈,飞机失事?您以为我做的是游乐园的小飞机啊?还有!您儿媳妇现在在第一附小呢!您还有的等呢!”许凡直接接话。

“死崽子!裤子脱了,老娘看看!”虽说损哒着自己儿子,但是毕竟是自己身上掉下的肉,说不心痛那绝对是假的。

许凡坐在沙发上,露出已经包了纱布的膝盖。

“咋的了这是?给人下跪啦?磕成这德行?你这是去参加节目还是去散打了啊?”听见自己媳妇和儿子的对话,许爸爸也从书房出来了。

“滚边啦去!不会说话就把嘴闭上!没人当你是哑巴!”许妈妈心疼的要死,对许爸爸自然没啥好脸色。许爸爸摸摸鼻子,直接坐在了儿子身边。

“您别说!还真给人跪下了!我拜了瑝羸老师为师!”许凡那叫一个嘚瑟。正在给许凡的膝盖上药的许妈妈手一抖,一瓶子云南白药直接全倒上去了!

“我的妈!我这就是破个皮,不是大出血好么!”许凡一脸的无语。

“多上点!好的快!”许妈妈草草的将许凡的膝盖重新包上,拉着许爸爸就出门了。“儿子好好在家呆着,我去买点骨头给你炖个汤!”

沙发上坐了一会儿,许凡挪到冰箱前,准备拿根大脚板凉快一下。打开冷冻层的抽屉,里面明晃晃的摆着好几根的大骨棒!还是肉贼多的那种!

摇摇头,许凡也不去想那两夫妇有啥悄悄话还得背着自己说。自己的爸妈,自己不信他们还能信谁?

楼道里,许氏夫妇一边下楼,许妈妈一边说道:“老头儿,你说姓瑝的是啥意思?他不会看出来了吧?”

“能有啥意思?要不就是惜才了,要不就是臭小子做了什么事情入了他的眼了。咱们都快十年没出现了,谁都不会想起咱们的!”许爸爸道。

“别人我才懒得管,我就担心我儿子!敢碰我儿子,我就…”许妈妈直接一脚踢开了楼道的铁门。

“放宽心。我不比你上心?谁也动不了臭小子!除了咱俩,哈哈哈!”许爸爸笑的一脸的慈祥。

夫妻二人拐进小区的菜场,去给儿子买骨头。楼道门口,一个中年大姐正在掏钥匙准备开门。钥匙插还没等转一圈,门就开了。“真是的,现在这物业太能糊弄人了!这才修好几天啊!又坏了!”

家也不回了,直接奔着物业走去!今天高低得看着物业的维修人员把门修好!要不自己的安全怎么能得到保证呢!自己一年那300多的物业费都白交了!维修师傅屁颠颠的跟着大姐回来,在大姐的注视中,修好了单元门。维修师傅还特意拽了下门,示意这次真的是修好了!大姐这才放物业师父离去。

许妈妈买完菜回来,伸手轻轻一拽,哎嘿!门开了!两口子直接上楼,只剩下饱受摧残的单元门在那里独自哭泣。

做好了骨头汤,许妈妈亲切的跟儿子交谈。

“凡凡呀,你为啥拜姓瑝…咳咳,那啥,瑝老师为师啊?”许妈妈充分的表现出中年妇女特有的八卦。

“没啥啊!师父在娱乐圈也是知名的大佬了!就是为人很低调,他老人家想收我为徒,我就直接拜师了呗。”许凡十分没有诚意的敷衍着自己的老妈。

自己的路还是要自己走,师父那边的事儿,就不要让自家二老知道了。就让他们安享晚年就好了,一些事情,没必要让他们知道。

许妈妈见儿子没有啥想说的欲望,干脆也不问了。看看时间,也到了自己广场舞的时候了,那帮子老杀才!要是没有自己镇着,指不定又起啥幺蛾子!

嘱咐儿子不要浪费了自己的手艺,扭头就去跳广场舞去了。许凡看着眼前蒸馒头的焖罐,估计自己今天是不用吃别的了!

喝了两海碗骨头汤,许凡实在是整不下去了。正好,自己还没见过老妈跳广场舞呢!自己得帮老爸把把关!别有那妖艳的老爷子,再迷了老妈的眼!

许凡冲着不知道在书房里干啥的老爸打了声招呼,直接一瘸一拐的去找自己老妈去了!真是的,怎么会有自己这么贴心的宝宝!自己身负重伤,还要去帮老爸盯梢!自己实在是太为自家二老着想了!

许凡才不会承认,自己是因为骨头汤实在是喝不下去,自己是出去溜达消食的!

许凡家是一个很老的小区,楼房的年龄都快跟许凡一边大了。很小就跟着父母搬来的许凡,曾经也是这一片的孩子王!如今,当初的小伙伴有的成家,有的参军,还有的直接成为了远近闻名的街溜子。

楼下的小花园里,三楼的牛大爷和五楼的马大爷正在下围棋。石做棋盘木为子,俩大爷杀的难解难分的。

看着慢慢远去的许凡,牛大爷重重的落下一子。马大爷瞅了半天,直接从棋子篓里掏出两个子,投子认输!棋盘上,四颗黑子连成一线,好么!这二位,下的是五子棋!真是,白瞎这棋盘了!

俩大爷也不下了,牛大爷又瞅了一眼许凡,慢悠悠的说到:“十年了,就快了!”马大爷一边慢慢的将棋盘上的棋子收起,一边回到:“是啊,就快了!”棋子落入棋篓,发出金铁相交的叮叮声。

自家的小区转了一圈,许凡也没看见自己的老妈在那一支活跃在广场上的老年舞蹈队中。跳秧歌的?不可能,自家老妈就没这爱好!跳慢四的?也不可能,那慢慢悠悠的节奏绝对不是老妈的菜!

直到溜达到自己的小学,现在已经降级为幼儿园的原校址的后院时,一阵噼里啪啦的打击声引起了许凡的注意。

这个时间点,幼儿园已经放学,怎么还有打击声?不会是哪个涩会闲散人员在里面斗殴吧?不过听着也不像啊!好奇心爆棚的许凡悄悄地靠近了围墙。这件事教会大家一件事情!好奇固然重要,但是那是建立在自己有绝对的安全之上的!

靠近紧闭的铁门,许凡顺着门缝往里瞅去。一群穿的五花八门的中年人,正在摧残一个个可怜的小木人!那个小木人还有个众所周知的名字-木人桩!切!真没劲!还以为是啥fz现场呢!

结果是一帮叔叔辈儿的在这儿练拳!正觉无趣的许凡刚要转身离去,一个熟悉的身影吸引了他的注意!就是这角度不怎么好,许凡搭上大门,想将铁门稍微推开一点让自己看的更清楚一点。

谁曾想,那铁门就是虚掩着!根本没锁!几乎将身体的重量都放在两只手上的许凡,直接一个前扑,不但推开了大门,自己还又一次趴在了地上!真是造孽喔!本就受伤的膝盖,这下子伤上加伤。

院子里的打击声停止,许凡微微抬头,院子里各位叔叔婶子的目光全部盯在自己的身上。一双熟悉的鞋子停留在自己的眼前。头上一个声音传来:“怎么了宝贝!这个五体投地大礼是送给妈妈的么?骨头汤喝完了?怎么突然来找妈妈?想看妈妈的广场武?”

许凡顺着声音再次抬头。那个疑似的身影果然是自己老妈!许凡悟了!难怪家里都是妈妈当家做主!难怪每次的混合双打老妈总是手持兵器!估计是怕自己一个不小心一巴掌拍死自己吧?毕竟这天天打击木人和在真人身上实操绝对是不一样的!

“没!没喝完~我就是出来遛弯消食儿,听见声音就挺好奇的!对!好奇!就是好奇!”老妈这才是真·广场·武!一点都没有打折扣的那种!我的乖乖!这要是说出自己是想为民除害一把,估计自己老妈能把自己除了!

拉起还在地上趴着的许凡,许妈妈说道:“儿砸!为娘的今天就教给你一个道理!知道啥叫好奇害死猫不?”

“妈!我是你亲儿子!不是表的!血浓于水啊!”许凡不知道联想到了啥,声儿都变了!

“臭小子瞎想什么呢!回答问题!”徐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301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