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绳玩到失禁play男男 在农村我妽让我满足她

其实许凡就是想吓唬一下这个接待小姐姐。见人家眼眶都要红了,许凡当时就麻爪儿了!“你别哭啊!我就是想吓唬你一下啊!我刚才差点被你吓死啦!我跟你照相还不行么!”

要不说,女人!善变是你的代名词!前一秒眼泪都要出来的小姐姐,下一秒笑的就跟捡了钱似的!拉着许凡一顿花式连拍!临送许凡进电梯的时候,还笑嘻嘻的对着许凡说道:“豆豆!总经理办公室在16楼!上去你就能看见啦!提前祝你端午安康哦!”

我戳!端午!五月初五!许凡急急忙忙的将手机掏出来,上面显示的时间是****年6月19日。还好还好!离端午还有3天!老师让自己提前2天到,明天飞刚好来的及!

哎呦!真是谢谢前台小姐姐了!果然好人有好报!许凡乘坐电梯到了16楼,确实是上来就能看见!这么大一层,就是一间办公室!真是狗大户!自己那65%明显是要的少了!

硕大的落地窗前,一张气派的红木办公桌摆在前面,黑色的老板椅可以180度的调节,不论是坐还是躺,都十分的舒适。在办公室的一侧,还有一条小小的室内高尔夫球道。一间被间隔出来的玻璃小屋,百叶窗并没有落下,一张足有2米的大床就摆在里面。

许凡突然想起了一个神圣的职业-秘书!穿着一步裙,踩着恨天高,前凸后翘黑丝绕,肤白腿长水蛇腰!(不是肚子凸哈!)这邓总!一定是个秃子!未老先衰的那种!

刚出电梯门,一个二十多的小伙子就站在了许凡的面前。很有礼貌的伸出手,低声问道:“您好!我是邓总的秘书赵宇鹏!请问?”

“我是许凡!来签合同!”真是扫兴!竟然不是妹子!差评!许凡的小愿望没有实现,自然没有啥好脸色。

“原来是许先生!老板已经久候!请跟我来!”小伙也没理会许凡的脸色,毕竟给他饭吃的,可不是这个比他还帅的男人!

跟着赵秘书前行,在边上竟然还有一间茶室!许凡心中暗想:‘等我有钱了。我也要这么整一间!’有没有用先不管!毕竟逼格满满!

推开门后,赵秘书先打了个招呼:“老板!许先生到了!”

“哈哈哈!有失远迎!欢迎啊~许先生!您可是让我好等!”人未至声先到!一个身高在185以上的中年男子出现在许凡的面前。

头发一丝不苟的向后梳的十分

整齐,锐利的眼神被一副金丝眼镜阻隔,让他有了一点儒雅的感觉。合体的西装扣子整齐的扣着,离许凡还有近三米的距离,就已经伸出了手,以示欢迎。

老狐狸!许凡的第一印象!头发还不少!第二印象!

许凡急忙上前几步。“实在是不好意思!来的时候接了好几个电话,耽误了点时间!”论扯淡,许凡不虚任何人!我会说我一觉睡到9点?我会说我一顿早餐吃了快50分钟?我会说我蹬的自行车过来?没可能的!

“哈哈,理解!理解!毕竟现在许先生可是当红炸子鸡!找您的人应该是络绎不绝啊!这样,一会儿我们签完授权,咱们小聚一下,我也给您介绍几位行业内的精英!”邓总笑的那叫一个灿烂!

“哈哈,先看协议,小聚的事情不急!以后有的是时间!”许凡还能不知道这老家伙的想法?签完协议领着自己见几个所谓的精英,然后不出三分钟,自己就得赶着上热搜!这是想直接断了自己的后路啊!

看来橙子音乐还是有点急了!虽然昨天电话里说的天花乱坠的,好像合作已经敲定,但是只要没有自己的签字,那就完全是一纸空谈!果然!还是有点猫腻啊!不过不急!慢慢来!钱先到手再说!

在二线音乐公司中,橙子音乐算不错了。

毕竟,天音自己不敢琢磨,毕竟是总督府扶持的,万一真开口了,那就真是人家怎么说怎么是!

完美国际和轻音都是外资企业,肯定不会考虑。尤其刚跟轻音撕了一把,他要是找自己,那才真是脑袋有包!

凡美集团最近的重心明显是放在了影视剧上,以后也许会有合作的可能,但是现在绝对不是合作的好时机!

所以,二线拔尖儿的橙子绝对是优中选优的了!

两人分宾主落座。赵秘书去取合同,许凡打量了一下茶室的布局,羡慕的对邓子阳说道:“邓总这里,还真是舒适的紧啊!就是少个女秘书!”

走到门口的赵秘书:‘我是不是要失业了?’

邓总一脸的黑线!这小子怎么跟抽风似的!之前像只小狐狸,这会儿怎么感觉这脑子不咋好呢!但是授权还没签!忍了!“嘿嘿嘿,家有猛虎,怎嗅蔷薇?”

“哎呀!邓总!年少不知女秘好!错把男秘当成宝!您都得年过半百了吧?怎么还看不透啊!”许凡笑的那叫一个猥琐!老滑头,我恶心不死你!

“小赵!小赵!授权书呢?怎么还没拿来啊?”邓少阳觉得再让这小子说几句,自己估计就得进盒子了!这小赵!一点灵醒劲儿都没有呢!平时挺机灵个孩子啊!

小赵推门而入,将授权书放在了茶几上。许凡也不客气,拿起授权书挨个字的查看起来,时不时的还拿出手机点几下。

这神奇操作,邓总和小赵都看呆了!邓总示意了下小赵,小赵会意,弯下腰问道:“许先生这是在查什么呢?”

许凡大方的将手机屏幕转向小赵,上面硕大的阳光律师事务所的logo,下面是一个对话框,这祖宗!现场连线律师审合同呢!

小赵都不知道怎么跟自家老板说一下许凡这个骚操作!只好打着哈哈,说道:“许先生,我们的法务绝对是专业的!您在网上找的这些律师,业务水平真的堪忧!”

赵宇鹏真的要为自己的机智点个赞!不动声色的就把老板想知道的事情说出来了。

邓总自然知道自己秘书的意思,哈哈一笑:“许先生要是担心,我可以请我们的法务上来,给您详细的解释一下!”

“不必了!食君之禄,担君之忧!您的法务,我可不敢用。”许凡也没藏着自己的小心思,直接拒绝。

足足看了一个半小时,才将仅仅三页的授权书核对完毕。嘿嘿一笑:“邓总久等了!实在是小门小户的,不得不谨慎一点儿!”

已经快要睡着的邓总强撑着已经快要黏住的眼皮子,迷迷糊糊的说到:“您还算小门小户啊!那我们简直就是中下贫农啦!”

“哦?邓

总对我很了解?”许凡等了许久的机会,貌似就要到了!

“怎么会!您才是我们的财神爷啊!所以您怎么能算小门小户呢?您说是吧?”邓总终于找回了神志,一个急拐弯就把话给圆回来了。

这老狐狸!等我遇到机会一定得把你那点小秘密都给你套出来!

授权已经签订,剩下的就是等着橙子音乐运作一下,自己就可以等着收钱了!扑棱扑棱的小钱钱,还有红彤彤黄灿灿的点赞!哈哈哈,这日子是越来越有盼头儿啦!

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赶紧订张机票,明天麻溜的飞京北!误了拜师大典,那就有意思了!

婉拒了老狐狸的小聚邀约,许凡告辞离开,真是的!一点实际好处都不给!想用小爷做宣传?想屁吃!就连橙子音乐要派车相送都没答应,许凡走的那叫一个迅速,就好像后面有鬼追似的!

直接骑着共享单车,许凡蹬到了八杯酒,他要确定一下月光他们是不是也过去。要是能蹭一张机票那不是美滴很!到了八杯酒,现实直接给了许凡一棒子!紧闭的大门上一张红纸张贴,龙飞凤舞的写了几个大字!‘东家有喜,暂停营业!’

我戳!狗东西!说好的苟富贵,勿相忘呢!抛下自己先跑了!还是人不是?许凡直接掏出手机,直接给徐清打了电话。
走绳玩到失禁play男男 在农村我妽让我满足她
“儿子!你在哪?”许凡问。

“爸爸在机场!儿子你呐?已经到京北了吧!都不说等等我!你等我去了的!”徐清答。

“老子现在在八杯酒门口!准备找你一起走呢!你竟然抛下我这孤寡老人!真是!要你何用!”许凡才不会说,自己早就把拜师的事情扔到脑后了!

“那你快点吧!我在京北等你!我准备登机了!见面聊!”徐清直接掐断了通讯。

无可奈何的许凡只好订了晚上的机票,回家报备。许氏夫妇巴不得自己这碍眼的儿子赶紧消失,许爸爸更是直接给他改签到最近的一趟航班,亲自送儿子到机场。

在机场的时候,许爸爸思虑再三,还是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皱皱巴巴的纸条。“这是你小叔的电话。在京北万一遇到什么不能解决的事情,你可以直接给他打电话。”

“我还有小叔?老爸,从没听你提起过啊!”许凡看着这张皱皱巴巴的纸,怀疑的看着自家真·老子。

“你小时候见过,但是很多年没有联系了。”许爸爸的语气中,多了一丝怀念。“一定记得,不到万不得已,不要联系你小叔。你已经是个男子汉了!我相信你知道什么情况才是万不得已!”

见老爸如此的郑重其事,许凡也直接点头,示意自己已经明白了。

“去吧!儿子!你只要记住一件事儿!天下之大,你尽可去得!”觉得自己说的很有格调的许爸爸背手转身,准备接受儿子的彩虹屁。

等了半天,身后一点声音都没有!许爸爸疑惑的转身,哪里还有自家兔崽子的身影?真是!媚眼抛给瞎子看!

已经过完安检的许凡,看着候机大厅里一脸懵的老爸,笑的就像一个小狐狸。‘老爸!不管是什么原因,让您偏居一偶十几载,这一次,就看儿子帮你打破这束缚!’

飞机起飞,京北,许少爷,来了!

2小时后,京北兴大机场。

随着人流出了机场,许凡坐上了出租车。“师傅,登云楼!”

“好嘞!您坐稳喽!”一脚油门直接启动,师傅的嘴也跟踩了油门似的,那家伙!都赶上居委会大妈查户口了!

许凡的心情还是不错的,所以也就有一搭无一搭的跟司机师傅聊得各种嗨!

临下车的时候,司机师傅递给许凡一个口罩。

“豆豆啊,能不能拿口罩换你一个签名?我家姑娘是豌豆荚!”司机大叔的手向前伸了伸。

“Σ(⊙▽⊙”a!大叔您这么稳的么?这一路您是一点端倪都没有啊!”许凡接过口罩。“我跟您合个影吧,我还没给人签过名呢~别再以为是假的~”

跟司机师傅合拍了几张照片。司机师傅说道:“您现在大小也是个名人啦!口罩啥的还是得戴戴啊!这也就是遇上了我!要是换了旁人啊,您估计机场都出不来!”

许凡笑道:“啥名人啊!就是个人名!不过,还是谢谢您啦!”说完,许凡解开安全带下了车。和司机师傅挥挥手,许凡迈步向着登云楼走去。

登云楼,是京北城中诸多古迹之一。据史书记载,此楼始建于300年前,全木质结构。楼高三丈三,共有四层,是京北最出名的饭店之一。

一层不设低消,普罗大众均可消费;二层三层则是包厢,包房不同则消费也不一样;四层则最为神秘,传说中,只有接到邀请的人,才能在四层用餐,其它时候一律不得登上四层。

离拜师大典还有3天,许凡今天来,就是来踩点儿的。暗自记下地址,许凡也不多待,直接转身离开,前往自己刚刚订好的酒店。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许凡给瑝羸打了个电话,约定好二人10点在登云楼见面。9点50分的时候,许凡再次站在了登云楼的门前。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302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