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说前男友又大又长知乎 角色扮演制服play打光屁股

正在打量,里面走出一位小二打扮的男服务员。“您好!请问是许凡许先生么?”

许凡答道:“我是。您这?”

“您好!许先生。瑝先生已经交代好了,说您应该马上就到!所以我冒昧的前来询问。你请随我来!”小伙计在前面引路,一路前行直奔四层。

小伙计站在通往四层的楼梯口,伸手示意:“四层需要您自行前往,小的告退!”许凡心中暗笑,整的还挺像回事儿。也不废话,拾阶而上。登云楼四层仅有一个房间。或者说,整个四层就是一个房间。

整个儿四层已经布置完毕,两张硕大的圆桌摆在一侧。另一侧则是一张香案,香案上现在空空如也,两排官帽椅就在香案的对面齐齐的摆放着。

瑝羸身着黑色大褂,正和一位老者坐在把头儿的椅子上喝茶。看见许凡上来,瑝羸朝许凡招招手,道:“凡仔!过来这边!”

许凡快步走过去,恭敬的叫道:“师父!”

瑝羸微微颔首,指向边上的老者介绍到:“这位是京北城里号称冯一眼的冯老!你拜师的衣服,可就指望冯老啦!”

许凡一听,急忙一礼:“冯老好!”

“你呀!我就说你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好好的怎么就突然约我喝茶?整半天在这儿等着我呢!”冯老站起身,对着许凡说道:“来,站直喽!待我瞧上一眼!”

许凡依言站好。冯老上下打量了一眼,说道:“行了!茶也喝了,人也见了,衣服什么时候要?”

瑝羸笑道:“最迟后天!”

冯老一摆手,“行,后天中午,准时送到!准备好费用就行了!”说完,也不用人送,自己溜溜达达的就下楼去了。

瑝羸看着一脸不解的许凡,笑着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不明白的?”

许凡摸摸后脑勺,嘿嘿一笑。“师父,我现在整个都是懵的!”

瑝羸笑着开口:“先说这登云楼。登云楼是八杯酒的产业,我为本代朝阳,自然就是这里的坐馆。

再说冯老。这老家伙,是京北城最有名的裁缝大家,若不是我和他有旧,便是你豪掷万金,他也不会出手。

最后,则是五月初五的拜师大典。地点你知道,就在这登云楼。咱们这一门,拜师没有那么多讲究,也不用行什么三跪九叩之礼,你只需饮下八杯酒,就是我的徒弟!”

许凡还是有很多的问题,却不知从何问起。比如即是八杯酒,怎么没见八杯酒的招牌?比如冯老裁衣费用几何?比如拜师宴上的八杯酒,有什么说法?

似乎看出了许凡的疑惑,瑝羸直接对许凡说道:“等你拜师之后,自然知道京北的八杯酒是怎么运作的。裁衣之事,就当师父送你的礼物,你就不用管了。拜师宴上的八杯酒,你要细细思量,唯有其余

七位认可,你才算真正入门!明白了么?”

许凡一头雾水的点头。管他呢!船到桥头自然直!不就是八杯酒?别说八杯,八十杯也不在话下!

时间转瞬即逝,五月初五已到。

许凡一大早就到了登云楼。瑝羸让许凡先去换了衣服,然后随自己在门前接待客人。今日登云楼不待客,仅仅就举办拜师宴。

找了间空房,许凡将小伙计给自己送来的衣服打开。衣服是装在一个木盒之中,木盒通体漆黑,没有任何的花纹装饰,仅仅在盒盖中间有一个浮雕的繁体冯字。

将盒盖打开,一套月牙白的大褂整整齐齐的叠放在其中。将衣服拿起,下面还放着同色系的外裤与鞋子。很难想象,这一套衣服,就是在仅仅一天半的时间里,纯手工制作出来的。现在这种手工制作的衣物,件件价值不菲,更何况还是一位极其有名的大家所做!

换好衣服,许凡发现竟是格外的合身!真不愧是冯一眼!将自己的衣物和木盒交给门口静候的小伙计,许凡信步下楼,站在师父身边,等着客人临门。

阳光下,原本月牙白的大褂上竟隐隐有银光流动,许凡将袖子举向自己的眼前,原来在衣服上,还有银线纹绣的花纹!歪头看了一眼自己师父,他老人家身上的虽是同款的大褂,不过却是黑底金线,更显华贵。

稍站了片刻。第一位登门的客人,果然就是月光-张天赐和远方的徒弟-徐清。月光在前,徐清落后了一个身位,手上还提了一个盒子。

许凡心想,还好!这要是真牵着手来了,我这是叫徐清啊,还是叫月嫂啊?月嫂好像也不对?管他呢!反正没牵手就好办!

月光领着徐清和瑝羸见礼,寒暄几句之后,许凡引领二人上四层,瑝羸依旧老神在在的在门口等着下一位客人。

随着客人的到来,许凡感觉自己的三观都碎裂了一地!原来,八杯酒能在曲协的打压下存活至今,真的是有自己的一套!

要不是今天的拜师礼,自己怎么都不会想到,传说中的八杯酒,除了月光,剩下的七位中,自己耳熟能详的竟有五位!

朝阳-瑝羸,月光-张天赐,故乡-方问双,远方-罗雯,明天-邯鸿,过往-黄湛,自由-毛维佳,死亡-慕容北。

除了自由与死亡,剩下的这几位,无一不是前辈大佬。甚至,早已登上神坛!或许,八杯酒,真的没有像许凡想象的那么简单。那么,能将八杯酒压着打的曲协,又强大到什么地步?许凡已经不敢想下去了。

接待完八位大佬,瑝羸便带着许凡直接也回到四楼。在登楼的时候,许凡还悄咪咪的问自家师父:“师父,不是说咱们这坐馆和酒保就是师徒关系么?我怎么见有几位大佬没带徒弟啊?”

瑝羸瞅了许凡一眼:“你是想问月光和他的小跟班吧?”

许凡嘿嘿一笑:“师父您慧眼如炬!”

“少拍马屁!按理说,坐馆和酒保,一定是师徒。但是,没人规定坐馆必须现在就收徒弟不是?再者,就算收了徒弟,也没说一定要带在身边啊!就像我这登云楼,没有你,没有我,他还能黄了不成?”瑝羸耐心的给许凡解答,两人也终于走上了四楼。

“哈哈哈,你个老狐狸!身为东主,竟然将客人晾在这里!失礼至极!”过往对着瑝羸笑道。

“有好酒,有好菜,我看你是巴不得我不上来吧!”瑝羸也是笑着回怼。

其余几人也笑着打趣。许凡也明白了为什么四楼会宴开两席。左手这一席,是师父们的,刚好八位。

右手这一席,就是他们这些小辈,可怜的!算上许凡,才坐了5个。这其中,月光、自由、死亡还没有收徒,所以,小辈儿这一桌,只有5人入席。

“先行拜师礼。然后我们把酒言欢!今天,必须把你们几个老东西喝倒!”瑝羸也不磨叽。直接准备开始拜师礼。

香案上,不知何时已经摆上了一

只香炉,香炉前,八只玉质酒杯与一把玉壶放在一起。两排官帽椅前,徒弟们按照自己师父的座位,站在第二排,八杯酒的八位坐馆,则是站在香案前,一人手执一杯,将杯中倒满酒水。

倒满酒后,将酒杯一字排开。其余七人全部坐回到官帽椅上,只剩瑝羸自己站在香案前,等着仪式开始。

许凡站在师父身后,看着瑝羸将三支线香点燃,插在了香炉之中。

朝阳:“红日初升,其光万丈;亲传入门,八酒问心。许凡,请作答!”
女友说前男友又大又长知乎 角色扮演制服play打光屁股
月光:“一问:冷月高悬,夜色蒙蒙,何解?”

故乡:“二问:故土远离,乡音已改,何解?”

远方:“三问:前程美景,乱花迷眼,何解?”

明天:“四问:今时迷惘,前路茫茫,何解?”

过往:“五问:功成名就,荣誉加身,何解?”

自由:“六问:身有枷锁,足有镣铐,何解?”

死亡:“七问:生者悲苦,逝者安详,何解?”

一连七问,由坐在椅子上的七位依次发问。许凡略作思索,直接开口答道:

“夜色蒙蒙,顶有月光;,乡音已改,心在故乡;乱花迷眼,目向远方;前路茫茫,足下两行;荣誉加身,皆为过往;足有镣铐,挣脱何妨;生死事小,皆是擦伤!”

“请饮!”“请饮!”“请饮!”“请饮!”“请饮!”“请饮!”“请饮!”

一连七声‘请饮’,说明许凡已经连过七关,最后一关,就是自己的师父了。一连喝了七杯,就算一杯的量不是很多,许凡的脸上也是有了一丝的红晕。

看向自己的师父,瑝羸举着最后一杯酒,笑道:“这最后一杯问心酒,问的是!你小子!还不叫师父!”说罢,将酒杯往前一送。

许凡接过酒杯,一饮而尽。双膝跪地,高声叫道:“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的确,瑝羸说过,八杯酒不兴跪拜礼,但是不兴是不兴,自己身为徒弟,师父说不兴就不拜了?都不用别人说,在座的七位就得笑死!

再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跪自己老子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瑝羸开心的将许凡扶起,大家也从官帽椅上起身,准备入席用餐。瑝羸却是将手一伸!“慢!拜师礼已成,你们这七位大家,是不是该把礼物送一送了!”

月光直接说道:“您这老师都没送呢,我们怎么好抢先送啊?”

许凡直接开口:“我身上这套大褂,就是师父请冯老爷子出手为我定制的,所以,师父的礼,已经送完了!”

“我去!瑝小厨你这么不是人?我在门口就说眼熟么!50多万一套你说送就送?”明天先坐不住了。“你有这钱给我的基金会啊!你知不知道我都快被愁死了!”

50多万?许凡也是吃了一条大鲸!他以为顶天也就三五万了,没想到翻了十倍!

“我徒弟!还配不上这一身儿大褂儿?这位也是个小财主,邯小胖儿你想化缘,完全可以找我徒弟啊!哈哈哈!”瑝羸得意的笑声还没有落下,楼下却传来一个声音。

“瑝老师今日收徒,怎么不告知我们曲协一声儿?如此大喜的日子,我们总要讨一杯水酒喝喝的!”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302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