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好大 娇妻被几个黑了玩的惨叫

想要呼喊,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自己要呼喊什么。

简陋的房内,只有不安的胡真和他身上若有若无的黑雾。

突然有什么晃动一下,屋内就多了一个身影。

紧接着就是一到刺耳又颤抖的声音响起:“魔,魔帝!”

嘭——

一到黑影就已经跪在了魔帝焕泱的身前。

“不知道魔帝大驾,不知道魔帝又和吩咐。”魔护法想了下它应该没有犯事,从初时的害怕,开始镇定了下来。

“本帝不希望出现一丝的差错。”她也不允许她的殿下是属于她人,所以她不允许她的计划有错。

关于她的殿下,她不允许出现任何差错。

“是。”魔护法说着,缓缓的站了起来,对于他们魔帝的做法,它还是理解一点的,毕竟魔帝等了那么多年。

魔护法这会已经退到了魔帝的后面。

魔帝焕泱手中一点光晕很快的就飘向了胡真,然后没入了胡真的体内。

胡真在无边无际的沉重和噩梦里一下子的感觉身体轻松了一点。

咚——

好像有一滴清泉滴落,时间好像静止,他的一切苦恶都好像消散。

同时他感觉到了有个温暖的手把他拉了起来。

“你没事吧!”

胡真抬眸,他已经忘记了呼吸,女人一喜红衣加身,好像一团驱散黑暗的光,给他带来无尽的暖意。

“怎么这么不小心。”女人说着,已经把楞楞的他拉入温暖的怀中……

温润的声音如同戒不掉的毒,一点点侵袭他的心脏。

胡真觉得自己的心在忘了停止后,又狂热的跳动,脑子晕晕乎乎的不知前夕今景。

“走了,今天是我们的大喜,可不能发呆了。”女人说着,胡真就被女人牵起了手。

胡真被牵着走动,他才发现周围不仅仅只有他们两个,周围还有些笑语戏谑的话语,都是说着这两个新人……

胡真这会才发现他女人牵着他走向的是一片喜气洋洋的将军府。

门口有着他的长辈还有将军府的主人,他们其乐融融,和善的在为这一对新人带了祝福和喜乐。

“我……”胡真一时间都不敢动了,脚步也停了下来,他微微低头,他发现他现在也是着一身红衣,与那女人有着同样的红衣……

这是喜服!!!

“姑……姑娘……我我……”胡真有些不知所措了,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了,整个人都开始踌躇。

欢喜有,期待依然……这会更是紧张的开口。

然而牵着他的女人好似看出了他这可爱的模样,被逗乐了。

水好大 娇妻被几个黑了玩的惨叫

“噗~夫郎怎如此迟钝,这堂我们都拜完了,你该唤我……妻主了。”说着最后一句,女人靠近在胡真耳畔戏语。

微热的风撩过耳蜗,让胡真忍不住瑟缩一下,很快就面红耳赤。

胡真忍不住的握紧了手,可他忘了他手心上还有一道温暖的力道,很快那力道也回握了他。

“妻妻主……”胡真慌乱了。

然后就女人一拉,耳边又多了那戏谑的声音:“夫郎,我们该洞房了,莫要错过吉时。”

胡真猛的睁大双眼,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也不敢相信他看到的这一切……

“走了,我的好夫郎。”说着,女人忍不住的勾了勾对方的鼻梁。

胡真看到女人温柔的对待,羞涩有,欢喜有,然不住跟着对方走。

“妻主……”他忍不住再次小声的喊了一句,他好喜欢她的温柔。

“走了,司仪可是说送入洞房,夫郎莫要负了为妻。”

“我……才不会。”胡真听了又是闹大红脸,可是也不忍心不回答对方的话。

一切都好像水到渠成,美满的婚姻,疼爱自己的妻主,还有妻主家的人也十分的好。

胡真感觉他是老天垂怜,他是最幸福的人。

魔帝焕泱微勾着唇,她给了胡真一场美梦,希望不要让她失望。

怪只怪迮希身为天道之人,却插手救了这凡人。

改了对方的命格,自然会染上了因果……

既然都已经有了因果,那就接受这天地的因果。

哈哈哈哈哈哈。

魔帝焕泱看着胡真美梦里的迮希,那人一身温柔,可真是讽刺。

不管迮希如何,只要她的殿下死心了就成。

殿下一身傲骨,自然不会容的下沙子。

焕泱目光再次落到胡真的梦境,她越发的兴奋,好似她的美梦也很快来临。

魔帝一走,魔护法恭敬的行礼,很快的又化作一团黑雾覆盖在了胡真身上。

一梦十三载。

说短不短,说长不长,可这是胡真过的最开心幸福的日子……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304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