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奶头60分钟高潮视频 办公室的屈辱系列

一对母女挽着手走了进来,仿佛十分惊讶在这里看见她。

为什么看得出她们是母女呢,因为这两人眉眼之间的刻薄劲简直如出一辙。

为什么只说眉眼呢,因为她们俩都戴着黑口罩,神神秘秘的,像生怕被人认出来似的。

母女之中的母说:“霍总没时间陪你,也不找个助理帮你拎东西?”

母女之中的女说:“妈,你别扯人家伤心事,大度一点。”

母继续说:“是我的不是,我还以为他们夫妻关系多好呢。”

女应和道:“我心里都过去了,您也不要计较姐姐和霍总的事了。”

短短四句,集语言艺术之大成,浓缩了难以想象的信息量。

沈云棠这才知道原来自己在书里也有个塑料妹妹,哦对了,同样是后妈生的,差了半个月的妹妹。

她翻系统给的书的时候没仔细看,现在才有了点印象,勉强想起来,原主的家庭关系和她可真是像,都有个婚内出轨的憨批亲爹。

她这个妹妹叫什么来着?沈荷还是沈莲?应该叫沈莲吧,从创作角度来说,和角『色』比较贴切。

让她猜猜剧情,该不会是后妈给亲女儿安排了霍聿言这个对象,给继女安排了油头男,结果弄巧成拙了吧?

那原主还是很有可取之处的!

沈云棠看她们表演完,点了点头,转过了脸去。

“要实在闲着没事去村口纳鞋底吧。要是实在窘迫,前面十字路口摆个摊用嘴创创收也是挺好的。”

沈母一向知道沈云棠的嘴气人,可她没想到沈云棠这么气人,完全不在乎得罪她。

她深吸了两口气,突然冷笑道:“窘迫的是你吧?我看你在这店里看了半天了一件也不买,倒浪费人家跟着你嘴都说干了,还以为你是大客户呢。”

柜姐试图『插』嘴:“啊其实也没有……”

沈母自觉抓住了沈云棠的痛点,打断了她,“『插』什么嘴!看看,看看你身上穿的什么,没了你爸你什么都不是,是不是以为离开了家你就高人一等?是不是以为嫁了霍总你就一飞冲天了啊?我告诉你,不管你耍了什么手段,霍总都是喜欢我女儿的,嫁人之后过得很不如意吧?你现在就是后悔,家里也不可能再给你一分钱了!”

她的怨气积攒已久,一口气倒完痛快得不得了。塑料妹妹本来被周围人看着想喊她算了,但听她开始骂沈云棠,骂到了自己心坎里,于是特意等到她骂完了才阻拦。

“妈,别骂了,霍总对她不好姐姐心里也不好受。难得遇上一次,不如我们替她买了看上的衣服吧,免得姐姐心里郁结。”

“她也配花家里的钱?”

“都过去了,咱们一家人就别计较了。”

她们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的这会儿,沈云棠已经找个地儿翘着二郎腿坐下了,并接过柜姐倒的柠檬水喝了一口,还拿起柜姐给的当季新品手册看货号,勾出几个让她后台查查有没有货。

等到她们发挥完,沈云棠这才抬起头来,愣了下,放下柠檬水,给她们鼓了鼓掌。

“说得挺好,还继续吗?”

沈母差点让她气撅过去了,“沈云棠!你听不懂人话吗?”

沈云棠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听懂啦,听说你们要帮我划账。”

塑料妹妹急忙扶住被气得倒仰的亲妈,僵硬笑道:“姐姐用钱比较着急,所以光记着这个了,妈,就当可怜姐姐,我给她付了。”

沈母还要拉着她不准去,然而她为了让沈云棠知道自己过得有多好,等了这个机会不知道多久了。对于沈云棠那种人来说,给她付了这件衣服的钱比杀了她还难受。

沈云荷出道不少年了,虽然自己花得多,但手里的积蓄也不少,流动的资金怎么也有个几百万。

她只身走到柜台前,对柜姐道:“她的账我付了,刷卡吧。”

沈云荷把卡扔到桌面上,侧过头看向沈云棠,期待看到她脸上挫败屈辱的表情。

但没想到,沈云棠只是撑着下巴,静静看着她,嘴边还带着微笑。
玩奶头60分钟高潮视频 办公室的屈辱系列
沈云荷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感觉有一丝不妙。

柜姐的笑容变得十分热情:“好的这位女士,稍等一下,现在我们店里人力比较少,已经在调了,马上就打包好。”

“……?”沈云荷有些隐隐的不安,不解道,“店里没货还是没人?”

“都缺,不过马上就好了,请您稍等。”柜姐笑容甜得牙疼,好像恨不得把她供起来。

什么情况?

沈云荷的脸有点僵硬起来,她有个荒唐的想法,甚至让她不敢相信,强笑着问沈云棠:“姐姐,你这是买了多少……”

仓库里的人终于打包完了,喜气洋洋地推着一排袋子出来:“沈小姐,您看看齐吗?”

“……”

沈云荷呼吸一滞,颤抖着数了数推车上面的袋子,一、二、三……三十六件!

就在此时,里面又推了一辆小推车出来,依旧满满当当,“沈小姐,您清点一下。”

沈云荷猛地扶住柜台,眼前有点发晕。

第三辆车又推了出来,“沈小姐,第三批齐了!”

“第四批也到了!”

沈云棠这才点点头,拿起柠檬水喝了一口,对沈云荷道:“付吧。”

沈云荷气得手都抖了。

她微笑的表情难得破碎,几乎是扭曲地问沈云棠:“我把你当姐姐,你把我当人傻钱多的宰?”

沈云棠这才遗憾地放下了水杯。

“原来你没有钱啊,我还以为你比霍聿言有钱,才敢让我随便刷。”

她面容依旧甜美,音『色』也如往日软绵,还是那副理直气壮任『性』的样子。

沈云棠理着裙子站起来,问她:“也不知道我妈留给沈安国的钱花完了没有,看样子你们小日子过得挺好的,都闲得出来到处给人耍杂技了。”

“我要是讨债,也不至于太过同情你们。”

沈母本来就被她气得不行,看见这些密密麻麻的纸袋更是站都站不稳了。

听见她的话,立马就大声斥道:“你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你妈留了什么钱,家里把你养这么大你还有脸讨债了——”

她嫁给沈安国的时候沈家条件已经很好了,公司也经营得如火如荼,钱像流水一样涌进来,她只需要享受和花钱就行。

对于这个可能分走财产的前妻女儿,她更是眼里『揉』不得沙子,恨不得早些把她赶出去。

所以沈母给她说定了那样一个未婚夫,可没想到,她竟然来了一出鸠占鹊巢。

沈母眼看着这个前妻女儿踩着她往上走,恨得心肝脾肺肾都要裂了,哪里会被她的话唬到。

而作为刚刚回忆过剧情的人,沈云棠的信息和她是不对等的。

原主的疯批和作跟她形成的原因不一样。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307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