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在黑灯舞会被吃奶 高潮搐痉挛潮喷AV

“是!”曾善如笑着应声,他一直都知道大姑娘和以前一般。

曾善如从善如流,按照白卿言所言,在软垫上坐了下来,瞧着白卿言欣赏宝刀的模样,笑着道:“对了大姑娘,善如本想要告假两个月,可上司不批,只能厚颜来找大姑娘求情走后门了……”

“什么事让你找门路找到了我这里?”白卿言笑着同曾善如玩笑。

“几年前曾奉命去照顾稻田出了些问题,善如想要去看看,帮忙处置了之后再回来。”曾善如笑着道,“算上来回的时间,至少需要两个月,还望大姑娘恩准。”

“对……”白卿言抬眸朝着曾善如看去,“你是料理农田的一把好手。”

白卿言将宝刀搁在一旁:“善如,你更喜欢如今炼制兵器,还是更喜欢农田呢?”

“曾善如是大姑娘的下属,大姑娘需要善如喜欢什么,善如便喜欢什么!”

“我知道你的忠心,也知道你能力非凡,不管是你做什么都会做好!但我们白家现在已经不是危如累卵之时,不需要你勉强自己,即便是你喜欢农田也没有什么不好,你若是能增加粮食产量,将你的方法推广开来,说不准还能得爵位。”白卿言其实心中已经猜到曾善如心中喜欢的是种田,她笑着同曾善如道,“以前让你们委屈护着白家,如今你们大姑娘坐在这个位置上,若是还没有能力护着你们去做你们喜欢做的事情,那这个皇帝也算是白当了,你若是真的喜欢……就去吧!”

曾善如听到这话,重重朝着白卿言一叩首,抬头露出笑容来,又低声道:“那,我娘那边……”

“放心吧,佟嬷嬷会以为我需要你过去!”白卿言被曾善如的模样逗笑,“不说你,我也很怕佟嬷嬷。”

“多谢大姑娘……”曾善如连忙笑着叩首,他这辈最害怕的就是自己的亲娘,即便是他现在已经如此大了,他娘二话不说就上来拧耳朵,实在是……让曾善如害怕不已,“可,要是微臣要是走了,这兵器之事谁能来负责?”

“如今大周上下皆是能人,你还怕没有人负责兵器之事?”白卿言笑着道,“你放心,若是真的没有人,我可不会放你走,且……若是能增加粮食产量,将方法推广开来,对我们大周也是一桩好事。”

“是!”曾善如感激不已,连连朝白卿言叩首,“善如一定不负大姑娘信任!”
娇妻在黑灯舞会被吃奶 高潮搐痉挛潮喷AV
瞧着曾善如的模样,白卿言就知道曾善如是真的喜欢在农田方面下功夫。

·

白卿平与沈晏安交接好朔阳之事便从朔阳启程,于六月十七抵达大都城,就在城外与前来迎他的父亲白岐禾、蒲柳见了一面,将妹妹托他带给白岐禾的信交给白岐禾之后,便匆匆进宫去见白卿言了。

如今,白卿平的母亲方氏已经被休回了母家,但蒲柳却留了下来,如今已经是白岐禾的姨娘,帮着白岐禾打理府上的事情。

蒲柳原本也是方氏有意留在白家的,目的是让蒲柳帮帮衬自己的儿女,没成想蒲柳竟然以方氏意想不到的速度成了白岐禾的姨娘不说,还有了身孕,这让远在母家的方氏咬碎了一口银牙。

方氏的女儿也是个沉不住气的,得知蒲柳有了身孕,恼羞成怒还将蒲柳当做寻常仆从对待,大打出手,险些害得蒲柳小产,被白岐禾送回了朔阳老家,日后没有白岐禾的命令……是断断不能出家门一步的。

得知女儿被送回了朔阳老家,方氏匆匆赶去,求着白卿平见了女儿一面,听完女儿的哭诉,方氏越发恨白岐禾和蒲柳,尤其是蒲柳……直说贱人一步登天就露出了张牙舞爪的面目对她的女儿下手,还咒骂白岐禾有和新欢背弃儿女是个负心人。

咒骂归咒骂,可方氏被休,还是担心自己孩子的,所以便想着,即便是她被白岐禾休了,也一定要找一个新的主母压住蒲柳,以免蒲柳那个有心机的贱人一举得男之后,作践自己的孩子!

方氏又觉得这个法子不稳妥,还需要让白岐禾的新夫人不能生下孩子才成,这样她的孩子才能稳稳当当的,甚至不止白岐禾的新夫人,怕是要白岐禾身边所有的女人剩不下孩子,白岐禾的心才能一直在自己孩子身上。

想到这里,方氏又开始撺掇女儿给白岐禾写信,认错服软,说女儿毕竟已经到了要议亲的年纪,请白岐禾开恩,又说之前是因为蒲柳原本是母亲最信任的贴身婢女,如今陡然成了父亲的姨娘她接受不了,如今受了罚冷静下来也能接受了,愿意回去给蒲柳致歉。

白岐禾看完了信,觉得女儿也算是知道错了,到底是自己从小捧在手心里的嫡女,想了想白岐禾当天便派人回朔阳去接女儿回来。

可白岐禾并不知道,自己的女儿已经在方氏的挑唆之下,恨毒了白岐禾这个有了新人在侧,便连她这个女儿都不顾了的父亲,她这一次回到白岐禾身边,身上肩负重任,要让自己的父亲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办法有孩子。

宫中,白卿言见了白卿平,觉得白卿平虽然黑瘦了不少,却又长高了些,摆手示意白卿平坐:“别跪着了,自家人不必多礼,将你放在朔阳如此之久,如今来大都城,我打算让你先任军器监主管兵器之事。”

白卿言既然说先,那便不会让白卿平在军器监待很久,可白卿平并不打算就在军器监混日子等着白卿言提拔,既然阿姐给他铺路,那么他要更争气一些才是。

“阿姐放心,卿平一定做好!”白卿平抱拳道。

其实对于白卿言一直将他放在朔阳,白卿平并没有怨言,毕竟朔阳是白家的根,也是朔阳军的根,白卿言登基为帝,朔阳自然是要有信得过的人替她看着,白卿平都懂。

白卿言笑着点了点头,吩咐春桃给白卿平端一碟子点心过来,问:“见过你父亲了吗?”

“见过了!”白卿平应声就见春桃端来的点心,连忙颔首表示致谢。

春桃行礼后恭敬退下。

“对了阿姐,这一次……我将一直在朔阳白家老宅的古老也带来了,古老年纪大了,之前阿姐成亲和生子古老病了没有能来得及赶来,这一次来,说是……”白卿平语声一顿,“说是想要见见大姑娘和两位小主子,也算是圆了他老人家一个心愿,但因舟车劳顿老人家撑不住,身体虚的很,我便托父亲将古老先送回白府了。”

古老的原话是说他觉得自己应该没有多少日子,就要下去伺候镇国王了,所以想要再来见见大姑娘和两位小主子,等回头去了地下也能好好同镇国王说说,大姑娘有了两位小主子,也算是了了镇国王一桩遗憾。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309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