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小娇乳H 慢慢将珠子推入

“我说过我信你,既然已经开始用你,我便不会疑你……”白卿言定定望着韩城王,“你是仁义君子,牵挂大梁百姓,与其将你困在大都城,不如让你带着旧部去护住沿海的百姓,我知道爱护百姓之心,你不比我少!”

大都城正午璀璨的日光,在摇晃马车帘子后躲躲藏藏,时而团团金光落在马车之中这位年轻的皇帝如白瓷一般的脸上,她极长的睫毛上,这精致清艳的五官平静淡漠,语气分明平静非常,却让韩城王感受到了这位皇帝给予他的信任比他想象中的多更多。

许是白卿言已经强大到,即便是他反……在她的眼里也是以卵击石。

可他一个降国皇子,能得以活命已经是万幸,竟然还能被重用,这辈子还能做一些他想做的事情,这是以前他想都不敢想的。

“陛下信任,微臣感激不尽,亦愿意为了陛下肝脑涂地!”韩城王跪地一拜,抬头后红着眼道,“可陛下,一旦陛下让微臣掌握了兵权,那些蠢蠢欲动之人,怕是会心生他念,那时微臣麾下若有人反,再有人司机参奏微臣……”

“我信你,韩城王!”白卿言定定望着韩城王,“不论别人说什么,除非……是你到我的面前同我说你反了,否则我谁都不信!你若愿意去……辅国君曾经小试牛刀小范围的培养过水师精兵,数量不多,也一并交给你调遣。”

“陛下……”韩城王不可置信的双眸满含热泪,不仅将原来的大梁水师交给他,竟然还要将辅国君培养的水师精兵交给他,他更咽,“微臣……微臣何德何能,能得陛下如此信任!”

白卿言身子前倾,定定望着韩城王的眸子,想要将他扶起来,认真开口:“我清楚在我面前的人,是和白家人一般,心系百姓生死之人!一个敢舍一己荣辱替梁帝背负骂名,向他国称臣之人,定然是心怀天下百姓和将士性命之人,所以我信你!”

韩城王膝行后退向白卿言行大礼:“士为知己者死,微臣斗胆……陛下知微臣甚深,微臣愿对陛下起誓,此生只认陛下为主,终身为陛下……为百姓而生,绝不辜负陛下!”
咬小娇乳H 慢慢将珠子推入
说完,韩城王再次一拜。

“既然说定了,明日早朝之后,韩城王便启程去你想去的地方,去召回你的旧部,守护……沿海的百姓!”白卿言又问,“明日就走,可觉仓促?”

韩城王摇头:“微臣,恨不能插翅!”

“好!”白卿言笑着颔首,扬声对外面的魏忠喊了一声,“去韩城王府。”

韩城王连忙用衣袖将眼泪拭去:“不必,陛下将我在前面放下便是了,以免让旁人知道了。”

“就是要让旁人知道,这一次……是我来请你出面去沿海的。”白卿言示意韩城王安心。

那日,白卿言亲自将韩城王送回韩城王府,便回了白府探望古老。

古老比起在朔阳时,精神状态远没有那么好,瞧出古老是强撑着同她说话,白卿言只笑着叮嘱古老好好养着,说等古老养好了身子,便接他进宫去看两个孩子。

不是白卿言不将古老接进宫,一来是宫中的规矩太多,二来……古老更习惯白府,这里又有府医照看,白卿言还是很放心的。

从古老的小院子出来,白卿言又去看了养伤的高育行,只不过高育行的伤太重了,如今还在卧床,府医说右腿大约是废了,好在高育行的心态还是很好的。

从白府出来,白卿言交代郝管家:“若是定勇侯府有什么需要,我们白家都要鼎力相助。”

“这个大姑娘不叮嘱老奴也定然会这么做。”郝管家笑着道,“咱们白家上下,都不曾忘记过定勇侯当初借棺于白家的恩情。”

白卿言点了点头,快走到门外时转而同好郝管家说:“郝叔,用不了多久……阿瑜他们就要回来了,咱们白府还是要重新修葺一翻,以新气象迎接阿瑜、阿琦和阿玦、阿雲他们回家!”

郝管家听到白卿言这么说,眼眶子一下就红了:“这是应当的!”

“那这些日子就要辛苦郝叔了!”白卿言看着郝管家的模样眉目间多了笑意。

“不辛苦!不辛苦!只要公子们能平安回来,老奴一点儿都不辛苦!”郝管家笑出声来,若是能夺回来几个公子,他累死也是高兴的。

“白府和古老还有高将军就交给您了!”白卿言抬脚跨出白府门槛,“我得先回皇宫处理政务。”

“大姑娘也别太辛苦了,到底朝中还有肱骨大臣在,大姑娘身子骨本就不好,不必凡事亲力亲为。”郝管家这话从白卿言回来已经说了不下三遍了。

“知道了郝叔,放心吧!”白卿言笑着说,“我先走了……”

“哎!大姑娘慢着些……”郝管家立在门口,目送白卿言上了马车,直到连马车扬起的灰尘都瞧不见了,这才转身回了白府,又打起精神来准备重新修葺白府,迎接白卿瑜、白卿琦、白卿玦和白卿雲几位公子的事宜。

·

马车内,春桃用团扇轻轻给白卿言扇着风,低声说:“瞧着高将军像是大好了,大姑娘也能放心了。”

“恩……”白卿言笑着应声,“等锦绣回来瞧见高将军,一定会高兴的!”

“只可惜,二爷再也回不来了。”春枝低沉沉声说了一句,又反应过来怕惹白卿言伤心,转头撩开车窗轻纱朝外面瞧去,“大姑娘,您瞧……这么热的天,咱们大都城还这么热闹人来人往的,这都是大姑娘治理有方的缘故。”

“我们春枝也学会拍马屁了!”白卿言虽然这么说着,视线也难免从春枝挑开的狭窄窗缝朝大街上的熙攘人群望去。

陡然,一个梳着大周男子发髻,头戴玉管的男子从马车旁走过,白卿言眸子陡然紧了紧了起来……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309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