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恋需谨慎爱吃糖的小麻雀 先生,朕要

“能说为什么吗?”

“还是那句话,我散漫惯了。”

席欢颜又问,“公会中人,习的可是书院术法,可曾服过役?”

绅广顿时如临大敌,眼神透着戒备,“我看错东君了,本以为东君与他人不同,却如泸县大尹一般自私冷漠,他们学的是书院术法又如何,东西掉到地上,谁捡到就是谁的,说句难听的,他们不惹事,不倒向火棘公会,已是为帝国做贡献了,没必要再去服役,搭上自己的时间和性命!”

“不必紧张,阁下对后辈的拳拳爱护之心,我已经感受到了,正值多事之秋,你有这样的想法情有可原,我不会多说什么。”

席欢颜拿出一封战书,“想必阁下也知道我们仅仅是为了切磋而来,七天后文武书院,望贵方遣人出战。”

“等等。”绅广站起身,面色冷凝,“还请东君透露些准话,帝国打算将学过书院术法的源师怎么办?”

“这话不该问我,应当问诸位源师,想要选择一种什么样的生活方式。”

她留下战帖,与曲傅骄离开了小巷,去城司拿了城中星级源师武师的资料。

曲傅骄见她不提绅广所说之事,道,“东君不向大尹问问重新服役之事吗,别的不说,让服完役的源师再度服役,恐会加剧矛盾。”

“没什么好问的,一县之长的决断岂容我改变,你发现没有,如今,各地对流落的源术武法和公会武馆家族,态度都不太相同,有的按兵不动,有的想方设法打压,有的在寻找制衡点。

而泸佐城,是想将源师重新收回体系当中,成功或失败,都可看作一个政治案例,为将来正式处置暮州源术武法和公会武馆家族参考,我们只需将所见所闻记下来,交上去。”

席欢颜又叹,“绅广乃六星源师,不肯为帝国出力,确实可惜了,但人各有志,强求不得。”

她没说的是,一旦暮州走上正轨,大部分源师都会乖乖回到体系中,因为体系外留给他们的可利用资源着实不多,不利于修行。

也因此,会有人想法设法阻止暮州走上正轨,最根本之举就是破坏书院的重建。
网恋需谨慎爱吃糖的小麻雀 先生,朕要
绿树公会的这种抗议,某种程度上是破坏之一。

泸佐城三百万人,原有大小四个公会,以及附属武馆、家族数十,除绿树公会外,其他势力基本都因那场大战瓦解了,大尹自上任起便致力于将隐于市的中高阶源师武师收编到军队和灼日府当中,又或推荐给书院。

偏绿树公会有绅广这位六星源师在,地位较重,他带头拒绝了大尹的招揽,其他人一看,也梗着脖子效仿。

反正就是拖呗。

摆脱帝国控制,实现修行自由的论调似乎经过一个冬日的蛰伏,在源师和武师间悄然生长着。

这在中高阶星者聚集的大城尤为明显。

可能是屁股决定脑袋,席欢颜理解此等论调,却不赞同,帝国也许对不起很多人,但对得起源师武师,仅是传术之恩,换他们十年服役,不为过。

如今他们无非是享受过西域式的自由后,想要把权力都抓在自己手中,不再高兴为帝国付出。

她其实也没有为谁抛头颅洒热血的赤诚,但她信奉等价交换,这些人如果自绝经脉,舍去帝国传承的修行之法,再高谈自由,她才会敬佩。

曲傅骄想得不深,他只略感奇怪,东君纵使在策论方面有成熟的见解,但在陌生人眼中,应当是个小孩,绅广却把状告到她面前了,恐有套话或博同情的嫌疑。

不过这点猜测不值得说出来,所以他将话转到了战书上,“泸佐城的二三星源师多达上万,东君打算挑些人下战书吗?”

“全都打一遍是不行的,也做不到,这回就不摆擂台了,你们自己找人下战书切磋去吧,绿树公会我已经预订了,你们不能抢。”

“那还真是可惜,他们中有好几个强劲的三星。”

若不强,席欢颜也不会下战书,她可想着在实战中将自己的战斗方式提升完善。

泸佐城的文武书院在前不久招过生,生源倒是不少,教习讲席却稀缺,连院长都忙得脚不沾地,陀螺似地在各间课室里钻进钻出,同图一行人也闲不住,往书院空房放了行礼,便满城寻找对手和实践课程的资料。

席欢颜将目标放在了绿树公会上,就于七日之约到来前,独自在一片靠南城墙的静僻树林里练习棍法。

她摸索到了一种特殊的战术,以棍枪等为媒介,借招式轨迹,画地符,这好比画中藏字,在变化多端的战斗中是无法做到的,但她本身修习虚空无相,直觉意识非常人能及,几乎可在对方的起手式摆出时,预测到对方所有的动作,加之神念精细度高,多加练习,便能即兴在棍枪攻击中画出地符。

席欢颜将之称为械符法。

席欢颜虽给自己的战斗方式起了正经名字,其实是在虚空无相基础上的随心而动,不拘于招式,没个正经打法,一般脑不抽抽,做不出这样的事,偏她还想将这作为自己的主要攻击手段。

大概是少年心态,狂性未除,未将生死放在眼里,行止终究是大胆了些,她不过是仗着自己天生大力、意识灵敏、神念精微、反应迅捷噫,这样一想,她倒愈发觉得自己可以自成一派了。

席欢颜棍与枪换着练许久,觉得不方便,挑了个黄昏出门去找铺子,打算造一杆棍枪一体的兵器。

兵器方面,她有自己的考量,拟定的兵器还在设计完善中,现在是想要一把临时用的。

她在同州时也有关注棍枪之类的兵器,从凡兵到源具多有了解,就如目前她所用的长棍,白银下品,重达六十五斤,拥有特殊属性破障,瞧她随手一挥,碎屑迸溅,开石如开瓜。

又说她的长枪,白银中品,枪身一丈一,整体轻盈,蛇形枪头,这种枪头一进一出就是一个大血口,更别说刃的煅烧中掺了阻止血液凝结的毫石。

她想将二者重新融了,锻造出新的兵器。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313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