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岗美熟妇的肉唇 余邃时洛用手开荤

后半句话说得不可谓不心痛。

席欢颜道,“长枪虽好,但太轻巧,我用了许久,觉得不太适合我,而这长棍,又缺了一分锐意,我所求,藏刃于棍,棍逾三千斤。”

销匠师稍稍一思考,心中已有想法,“藏刃于棍好办,将棍分成两截,一头接枪刃,枪刃朝外是重枪,枪刃藏于棍身时是重棍。

三千斤也好办,融入您挑的重羽石便行,唯一不好办的是,这一过程,必须将棍分解,您别笑话,我能力有限,恐无法将棍的材质完好分离出来,不如您等一段时间,容我备齐新的材料。”

销匠师对棍枪的理解很合席欢颜的想法,她当即道,“分离我来,你只要负责后续的锻造。”

“那您忙,我也准备准备。”销匠师没有表现出一点疑虑,她说什么就是什么,笑得十分圆滑,告退去准备锻造新兵器的模具,私下揪着蓝衣侍从,叫他立刻动用所有渠道,找齐庚辰金、碎云陨铁等材料,以防小东君分离失败,恼羞成怒。

值得庆幸的是,这一情况没有发生。

席欢颜对神念的操控已炉火纯青,她的神念包裹着长棍,无孔不入,这一长棍,在她眼里,俨然如无数粒子,此时再施反向祭炼阵,完整的长棍立刻分解成一份份材料。

这些材料都是现成的、经过提炼的,销匠师无需再将它们锤炼,于是十天半个月的工期,一下缩短成一天两夜。

席欢颜傍晚时分踏进这家巧乐坊,第三天黎明前夕见到了新的兵器。

一截长三尺,一端有凹口,一截长三尺一,一端带了枪头,一端较细。

销匠师让六七侍从搬起二棍,指着一端凹口道,“东君,您要使枪,将细端合于此,再一转,两截就锁住了,您要使棍,将枪头插入凹处便可。”

见侍从们绷着腰,扎着马步,冷汗津津,席欢颜信它有三千斤重了。

她要求重量,是为了这枪棍的威力,当然前提是她要拿得起,用得动。

她伸出手,一手一截,将它们拿了起来,合而成棍,接着手握端头,随意一挥,破风声尖啸。

销匠师眼有惊异,“真真运斤如风,东君好力气。”

三星高手拿起三千斤东西如常人提水,实属正常,但要将一桶水舞出风,仅凭肉身力量是很难做到的。

这三千斤的重量抡出去,一般的三星高手扛不住,仅此一点,她就先了一步。

“重量合适,再帮我刻上两字,承光。”

席欢颜交了钱,一肩扛着新兵器承光,一手拎着卸去枪头后的枪杆,被销匠师和侍从们送到门口。

下岗美熟妇的肉唇 余邃时洛用手开荤

此时云遮空,尚无亮色,长街上仅余数家全天开门的店铺门口挂着暖橘色的八角灯,照亮方寸之地。

而在她出现的一瞬间,气氛陡变,她看见从巧乐坊廊柱后,转出了打着哈欠的曲老板,上头屋顶又跳下两个书院学子,对面光照不到的屋脊上,似也站了四五人。

曲老板揉了揉脖子,“东君,是绿树公会的人来找茬,被我们拦在了外面。”

那头传来气急败坏的声音,“谁找茬,难道不是你们挑衅公会?!”

一人飞身下来,是个女孩,满头爆炸了般的金色飘逸卷发,衬得她那张桀骜脸极小,一呲牙,像是没成年的凶兽。

之前去绿树公会倒是没见过此人。

“你何名,有何目的。”

“绿树公会小狮王破晓!”

这外号小狮王,名为破晓的人乃会长绅广的徒弟,她前日回到公会,听说席欢颜留了战帖,瞬间就炸了,不管不顾地寻她战斗,其他公会成员不放心,也一路跟了过来。

同图学子能忍他们挑衅吗,自然不能,双方便斗了起来,打了一圈,又回到最初——这小狮王要挑战席欢颜!

小狮王破晓认为帝国对公会的干涉完全没有道理,他们的一切都是靠自己得来的,凭什么帝国掌管暮州后,就冒出服役问题、术法传承问题!

他们不需要为帝国服役,也不需要因为术法获罪!

而最简单的解决之道,就是将这所谓的正统代表狠狠击败,赶出泸佐城!

她大声嘲讽道,“你们口口声声说天下术法出自书院,让所有源师承这个情,今日我就来试试你这书院术法究竟有什么厉害之处,能给你那么大的自信!”

席欢颜严谨地纠正她的话,“我们没有口口声声,也没有说天下术法都来自书院,但是东域源师,确实基本师承书院,这都有迹可循,有册可查,你若有异议,可以报出你修习的术法”

小狮王哪里听得下去,手持两把钢刃扑杀而来,凶猛之势如要将人撕碎,好个张牙舞爪!

席欢颜丢开枪杆,攥着承光一记劈斩,占着长兵之利,后发制人,叫她只来得及交叉刀格挡,这一挡,虎口发麻,身下沉,脚下的地裂开了几分。

小狮王目转金光,兴奋地红了脖子,猎物越强,收获时越满足,她要等不及了!

她的接招也叫席欢颜意外,三千斤的棍在自己的力量加持下,全力一击,竟没将人砸吐血?

呵,正适合磨刀。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314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